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retniap!sans】but, I' m here

太太家的天使让我沉迷(渣渣文笔求不嫌弃

怂逼逼艾特亲妈 @想吃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 

G线孤身一人的画家衫!

希望我没OOC 刀子

脑补了衫衫第一次对回声花说话的场景

【总目录】

 

大家看得开心!

————————————————————————————

瀑布,昏暗的洞窟里安静的吓人,穹顶上镶嵌着的闪光石头发出微弱的蓝光,映在骷髅的头骨上。

Sans坐在一簇回声花的边上,在架起的画布前轻轻的涂抹着。但是,哪怕有人凑近,仔细的聆听,也无法听到一丝笔刷划过画布的声音。要不是sans正细微的活动着手腕,他甚至会被误认为一座雕像吧。

不管静坐的骷髅是否像是静止,时间都不会在意,它只会不停的流动下去,不知停歇。

终于,sans轻轻的放下画笔,仔细的端详起画布上的回声花。直到他觉得满意了,就用重力魔法小心翼翼的收起画具。蓝光闪过,瀑布变得空无一人。

“呼……”离开了瀑布,sans才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不发出一丝声音,对他来说实在是有些压抑。

他实在是太害怕了,害怕他一个不小心,就把怪物们的声音,他仅剩的宝物给覆盖掉了。

将自己新画好的画摆在房间,就和其他所有的画一样,sans走出房门,慢悠悠的踩着厚厚的积雪,走向Grillby’s。

与熟悉的开门声不同,店面里没有迎面而来的温暖,明亮的火焰和喧闹的朋友们。sans走到后厨,过了一会儿,带了一根热狗和一瓶番茄酱出来,轻轻的摆在自己的“专座”前。

“啊……番茄酱快要没有了呢。怎么办呢。”sans抬头看向吧台,就像是自己的老朋友正站在那里擦杯子“已经过去多久了?嘿嘿,我记不太清楚了呢。幸好雪镇总是很冷,所以番茄酱不会坏掉,不过也是因为这个,我只能跑到废墟去种水香肠了。也许,我应该试着种点番茄?”说完,sans微微侧过脑袋,装作正在倾听坐在吧台的老顾客们翻译起自己老友说的话,然后像是在同意着什么一样轻轻的点头。

“是这样呢,我对番茄已经走火入魔了。哈哈哈,拜托不要告诉我兄弟啊。”

聊着聊着,Sans吃完了面前的食物,但是他没有离开。

“嗯?你们不知道吗?我现在是自由职业者,也就是说,我的每一天都可以是休息时间呢,只要我想,我可以一直待在这里……”

昏暗的店面里,sans一个人自言自语,装作在和朋友们聊着可有可无的事情。直到他感觉到累了,慢慢的趴在吧台上睡着了。

梦中的朋友们一如既往的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调笑着睡着的他,只是这一次,他们手下留情的没有叫papyrus过来拉他回家。

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

 

第二天,sans从吧台上爬起来,擦了擦不存在的口水,走进后台准备早饭“说真的,我真的应该考虑种些其他的植物了,水香肠热狗我有点吃腻了。”

吃完早饭,sans拖沓着脚步回了家,带好画具慢悠悠的走到瀑布。

“今天我要画哪朵花呢?”sans轻轻的走过花丛,用指尖摆弄着一朵会说话的花儿。

那是他昨天画过的那一朵“我希望有一天,我姐姐和我能看到真正的星星……”

某个孩子许下了心愿,回声花渐渐的趋于平静。Sans转身,抚弄着花丛里剩下的花朵,它们绝大部分都陷入在奇怪的沉默里,但是也有些存放了怪物的声音。

这里的每一朵sans都画过了,不论是花朵本身,还是声音的主人,他们的愿望。Sans为他们画下了真正的星星,却没有办法给他们看到。

地底早已连灰烬都不剩了。

看了看花朵,sans无声的叹了口气“今天,我还是再深入一点吧。”

穿过了几条小径,sans来到了另一片花丛,他将手伸向其中一朵回声花,却迟迟没有动作。

Sans很害怕。

他害怕总有一天他会将整个地底探索干净。

他怕他在永无止境的日子里,走到山穷水尽的那一天。

到那个时候,他该画些什么呢?还是会改做别的事情?

脑海中像是有无数个声音在嘶吼,但是sans却得不到任何答案。

sans摇了摇头,将负面情绪甩走,终是碰了那朵花。

花朵不像是其他的花朵一般存着怪物的心愿,也不是死一般的寂静,而是一个稚嫩的,充满不安的声音。

“我在哪…?这里好冷,好黑……谁来救救我?谁都好!求你了,救救我……”

“但是没有人来。”

回声花里的对话结束了。瀑布却没有恢复原本的寂静。

“啊……”Sans跪在花朵的前面,一只手紧紧的扼住花茎号哭着

“我来救你,所以求你了,让我找到你好吗?”

Sans的声音存进了小径里整片整片的花丛,每朵花都在重复着号哭的声音。

但是,没有人来。

许久,sans擦干了眼泪,听到回声花里的声音,无奈的笑了。

“我能拯救谁呢?拯救怪物的机会……我不是早就错过了?”

地底已经没有其他怪物了,人类也离开了。甚至……连灰烬都不存在了。

Sans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

也许,他还可以试着拯救些什么。

回到回声花的身边,sans对着它说了些什么,然后悄悄的离开了瀑布。

“我在这里。孩子,别怕,我在这里……”

评论(2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