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噢噢噢哦噢噢噢吹爆太太们!!!!!

Iamol:

《THEIR  STORY》

《UNDERTALE》全员向图文合志

主催: @Iamol /原po

文手: @甡甡 / @灼华非花 / @空-能见度0%
           @普雷尔プレア / @难忘旅尘 /
           @Celestials / @Iamol

画手:     @光导纤维 / @旦鸟 / @谜之声真好呢
            @火鸡面真好吃 / @虚无de梦幻
            @ccyvling  / @六神花露水6-6
            @某地下摸鱼路人 / @捏嘿嘿
            @cocoпитa / @coxx

          
宣图: @Iamol /原po

页数:150p--180p

规格:A5

其他:待定



咱UT圈又有本啦!!!赶紧买买买!!!为了让更多小伙伴买到本子为了增加咱的销量,各位请不要大意的给个小红心小蓝手诶!!!能转载就更棒啦!!!
肝了好久终于把初宣肝出来了,能参加这么神仙的本子!再肝都值得!!!!!
呜呜呜呜呜小红心小蓝手和转载呜呜呜
爱你们哟呜呜呜呜

噢噢噢哦哦(`∀´)ψ













































































写第一个评论的人的点梗(限ut/死亡游行,无车)。

爱生活,爱唯唯(●'◡'●)ノ♥♥♥biu~

唯艾-VIA:

给尘尘 @难忘旅尘 的配图!原文在这里/

————

和主婚人与新郎不同,新娘穿着白色的长裙,披着白色的头纱。她化了不浓的妆,遮掩着脸上和身上几块深紫色的淤青。红色的皮质项圈和她身上的装扮一点都不配,她难受的轻轻扯的项圈,却完全没有解开的意思,看着身前的骷髅一脸掩饰不住的幸福表情。

————

抱歉隔了这么久QAQ……很努力地想表达出那种感觉却总觉得不太够,尘尘超级棒的!

 

是的,我就是想说
我入官方的sans外套了
咩哈哈哈哈
(被老妈暴打)

【undertale】短篇 向阳花

点梗  @不知好歹烤乳鸽 骨兄弟 相互送花 糖 ooc 人类组(百合向)
花语等来源于百度百科
阿福成年设,女性 chara是幽灵,除了flowey和frisk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只有福看得见)
故事背景是frisk的pe后,但在她之前有过其他的玩家,那些周目的情况和分支都被chara告知过
这次的故事不是个很严肃。。。或者说严重的事件,只是小小的日常,小小的放不下和温暖的朋(损)友们(o´ω`o)ノ
……
啊~第一次写兄弟糖!兄弟俩都像是向日葵,一个如同小太阳般温暖,一个热爱着追逐太阳。
我要太阳他们!(被打死)

清晨,漂亮的小洋房前。

一位看起来十几岁上下的女孩抱臂站在小院的草坪上。她紧盯着右前方禁闭的房门,不耐烦的在草地上乱走。不一会儿,她的身上就被草叶上的露水打湿了。

衣服湿了,女孩干脆坐到了地上,微凉的感觉让女孩打了个哆嗦。她抬头看了看愈发强烈的阳光,被刺的眯了眼。

“呵~今天真晚啊。”暖暖的阳光带走了身上的水意,身体暖和了起来,女孩就迷糊了起来。肩膀瘫了下去,女孩忍不住轻轻打了个呵欠。

“砰!”

随着巨大的关门声,sans又一次被“扫地出门”,像是漫画里的人物一样夸张的翻了个跟头,摔在了庭院的草皮上。

“在变成正经的人之前不许回来!”就算是隔着门,气鼓鼓的声音也清楚的传了出来,让在门口接应sans的frisk露出无奈的笑容。

“早上好,sans。”frisk慢吞吞的从草地上爬起来,又打了个呵欠,才漫不经心的把摔在地上的sans扶了起来。

“又被papyrus赶出来了?”frisk拍掉sans身上的叶子,冲他挤眉弄眼。

“所以你才会来这里接我不是么?”sans刚想说句谢谢就抬头看见了人类的调侃的眼神,没好气的拍开他拍向自己肩膀的手“去哪儿?Grillby's?”

“天黑之前回家!”门后隐隐传来了某人的吼声。

“哇,可怕可怕。”frisk呲牙,夸张后退两步。

“喂!”

“好了好了,死弟控。”做了个投降的手势,frisk拍了拍挂在腰间的一串钥匙,往外面走去。钥匙就像是男生们最喜欢的那样被别在腰带上,随着女孩的走动摇晃着。

她故意走得很夸张,超短裤下柔嫩的大腿伴着哗啦哗啦的声响,被金属打的发红。

“快停下,吵死人了。”sans一巴掌拍在frisk后背“我不会给你机会让你显摆新玩意儿的。”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frisk取下钥匙,手指插在钥匙圈里转的欢快。

“跟我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当当当当~”无视人类得意洋洋的表情,sans看到的,是一栋漂亮的建筑——干净的白色墙壁,精致的玻璃橱窗里整齐的摆放着各种花朵,门口木质的架子上,牵牛花的藤蔓的间隙中,吊挂着兰花的盆栽。

哪怕没有鼻子都能闻到植物附近空气特有的味道。

“这是?”sans忍住快要溢出喉咙的惊叹,转头看向frisk。

身材匀称的女孩正是最美的年纪,她的皮肤是小麦色,不是长相传统的美人儿,却有种大气的,野性的美丽。现在她正穿着牛仔短裤和大胆的低胸T恤,胸部大的像是要撑爆衣服。更别提从露水印里隐隐约约透出的蕾丝胸罩。

sans的眼神变得古怪,这样的女孩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能开花店的干净淑女。不过……

“嘿嘿,我终于攒够钱了……也多亏了妈妈的帮助。”

看起来果然还是那位母亲最懂孩子的心。

“我还没有完全收拾好……不过请进。”刚刚臭屁的表情变成了腼腆的傻笑,frisk拿出钥匙打开门。

“那么,欢迎我们的sans,成为这家花店的第…嗯……三位员工。”frisk拿起了一条围裙,把它套在sans的脖子上。

“哦?我不是第一个?”sans惊讶的拽起围裙,看着上面用别针别在上面的,写着自己名字的标牌。

围裙是最普通的深绿色防水布,是那种看起来会在夏天带来闷热的款式,围裙看起来很干净,正中间有一个大大的口袋。

在它的下摆上,还有一个小小的,手工缝制的向日葵。
“当然,我拿少女的魅力蛊惑了……嘿嘿,敬请期待……不过,你这件围裙是不是太长了?你看起来……就像是没穿裤子。”frisk上下打量sans,但很快,她的表情就变得古怪,说到最后甚至忍不住喷笑出声。

那件围裙被砸到了frisk脸上“哎呦,被标牌砸到很痛的哎!好了!我不笑了不笑了!”frisk不满的抱怨,在把围裙从脸上扒下来后看到骷髅发蓝的眼珠和抬起的左手立刻没脸没皮的求饶了起来。

“我明明是买了最小号的啊,下次我要去童装区……哎呦!”frisk小声的嘟囔,还没说完,后脑挨了一下“喂!我姑且是你的老板啊!真是的,对我这么狠,我一定要去向papyrus告状。”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

“吼吼,帅气的sans先生,你要还是游手好闲的在街上乱晃,您伟大的弟弟papyrus会让你进家门么?”

“额!”

“哎,好吧好吧,至少把围裙带回去和他说一句‘找到工作了’好吧?他很担心你的,你只要有心情的时候来帮下忙就好了。会给你算时薪的。”

“哎?”

“哎什么哎?真当我需要你在这儿碍事啊?好了没你的事儿了,你不是要去Grillby's吗?快滚快滚,别在我这儿占地方了。后天就开业了,我还要好好收拾收拾呢。”frisk扬着下巴一脸恶相,看起来就像是在赶流浪汉的刁钻老板娘。她看着sans脸上的笑容,内心愉快的幻想着他笑容下正火冒三丈的情绪。

可惜还没来得急关上店门把人“扫地出门”,蓝色的魔法就拉着她一起出门,去了熟悉的小酒吧。

女孩只能在内心哭喊着被“同流合污”的事实,忘我的偷走sans面前的薯条。

“真香!”

结果被恶魔诱惑的某人那天只顾着吃喝玩乐,一点也没收拾她的店面,不过次日中午,当她揉着脑袋爬起来的时候,就发有位田螺先生帮她搞定了一切。

“计划通!”frisk得意的哼哼“你们这群小傻子,老娘早就吃的透透的了。”

*真是从容啊你。

“当然,你老婆就是这么聪明。”frisk在床上翻了个身,抬头看着半空中的幽灵“chara,我们出去走走吧?”

papyrus很生气……或者,也许他也没什么值得生气的事情。他曾经遇到了一个善良友好的人类,她解放了被困在地底的怪物们,帮助他们自由的在地上生活。

现在的生活已经没什么不满足的地方了。

但是sans,他的兄弟明显不是。

是的,他和原来一样懒惰,一样喜欢恼人的笑话,待人礼貌和善。

但就是哪里不对!

自从来到地上,sans就过着家→grillby's→家的单箭头生活。

乍一听好像和原来没什么区别,可对于能与整个地底的怪物成为朋友的家伙来说,地上几年的生活都没能交上人类朋友的情况,大概可以算得上异常了。

这几年sans睡觉的时间也比以前多了很多。

papyrus认为,没有人能比自己更了解他的兄弟。当他们还在雪镇的时候,那个懒骨头虽然看起来在偷懒,但大多时候都是行踪不明的,papyrus很少能在grillby's找到他。

现在的话……papyrus只能说他有了百分之百能抓到他的地方。可惜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都不想去找那个混蛋。

以前是因为一定找不到,现在是因为他不想他回家。

“哼,有什么意义呢?这混蛋从来都不会因为我改变什么。”papyrus一愣,突然惊觉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应该说不愧是兄弟吗,不过他可不想与自己的兄弟同流合污。

狠狠给了自己一拳,papyrus背上包出门。

现在他是有正式工作的!

恨恨的锁上门,papyrus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连窗户缝都没有留下一个。房间里的每个门,每个橱子都被他上了锁。想必哪怕是某位会时空把戏的家伙,回家以后也不会那么轻松的。

虽然不多,这也已经是papyrus全力的拒绝了。

“sans,我是天真,但我不是个迟钝鬼!”

frisk的花店多了个“勤快”的员工。sans是个勤快的人,来自她亲爱的chara的第一手消息,sans这个家伙其实很厉害,也很喜欢让自己变得忙碌,以用来忘记,或者说是逃避一些事情。

更何况她还有完美的感情攻势!

懒散的趴在柜台上眯眼,frisk不得不承认,哪怕是邀请mtt度假村的清洁工跳槽的时候,挑战性也比sans强一点。

“啊……工作狂属性最棒了。真没想到这会是台比pap还强的永动机。”心里开心的想着,frisk歪着头,暗搓搓的看着正给她读书的幽灵。

*小懒蛋,开心了?

chara用余光瞥了眼犯懒的frisk。

“无与伦比的快乐。”frisk转头避开sans的视线,给了chara一个大大的笑容“不过我们还能再开心一点。”

“sans小员工,过来,伟大的老板给你个重要的任务。”

……

老老实实的整理着美盆花的标签,frisk揉着脑袋上的包,忿忿不平的嘟囔着sans的坏话。

“真是两败俱伤,不过还是我赚了。”

sans到底也没有拿到新的围裙,明显不舍得自己绣品的frisk大手一挥,拿缝纫机哒哒哒的把过长的部分叠了起来,还美其名曰“等你长个还能解开”。

而sans现在正穿着这件半残的围裙,挎着个小篮子给路边的行人发传单。

当然,如果单单只是这样,他的老板frisk不会像现在一样等着一脑袋包。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正是架在他肩膀上的,巨大且幼稚到极点的头套。

这个头套远比想象中沉重,更是大的惊人,巨大的开口让sans只能把它歪歪斜斜的架在肩膀上。从远处看,就像是一个大脑袋长了两条腿。

*哼哼~让我来看看你是哪儿来的新型怪物。

chara肆无忌惮的飘在sans的斜上方,很遗憾,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frisk能看得到她。这也就是她的老板为什么要把她派出来偷拍sans的黑历史。

sans的头套是个巨大的卡通向日葵,看起来有一点像是长了一脸麻子的flowey的脸上,画着看起来有些智商捉急的脸。
chara噗嗤噗嗤的笑着,举着手中的摄像机360°无死角的拍摄着生无可恋的“大葵花”。

“谁在那儿?”一道魔法一闪而过,从chara的身上穿了过去。chara后背一僵,严肃的盯着怪物的背影。

“啊,妈妈你看,向日葵在发光。”路人的声音打破了诡异的气氛,身边的压力陡然一轻,让chara松了口气。

*真是见鬼,也太敏感了吧。

没了偷拍的兴致,chara收起摄像机,悄悄飘回了花店。

“欢迎我们的吉祥物大人回来。”frisk夸张的拍着手,一副欢迎的样子。

“我…回…来…了…”sans的声音让frisk有种要被审判了的感觉。她缩了缩头有些心虚“啊……哈哈哈,那个,sans大哥,工资,工资给您,我给您日结好不好?今天去grillby's我请客,您高抬贵手,高抬贵手。”

“哈……”frisk故意摆出的市侩样子让sans的一点努力都散了干净,挫败的敲了敲脑袋,sans放下那只蠢爆了的头套转身开门“不用了,我今天要去买点东西,然后早些回去。”

“哦,是么?那你拿着这个吧。”看着消气的sans,frisk转了转眼珠,把刚刚说好的请客抛在脑后。伸手从柜台后面拿出一束向日葵,塞进了sans怀里。

“怎么?要求婚?”sans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滚滚滚。”frisk踢sans一脚……理所当然的miss了“老娘有我的亲亲老婆,这是你老板我给单身狗的福利,爱送给谁送给谁,最好勾搭到一个愿意跟你的傻瓜去吧。”

把难缠的员工推出了店门,frisk看向斜上方的chara,和她悄悄钻进了仓库。

“嘿,flowey,你在吗?”

结果sans到了黄昏才从锁匠那里拿了一串备用钥匙回家。这个时间papyrus应该去超市买东西了,他搂着花的手机械性的晃着钥匙,本能的打算搭上栅栏翻过去。

突然,他瞥到了门口的信箱。

和过去一样,他们分别有这两只信箱,也从没保管过对方的钥匙。不过,和他不一样,papyrus不会锁上自己的邮箱。
而来到地上以后,papyrus的邮箱就总是会塞得满满的。来自朋友的,来自熟人的,来自工作场所的各种各样的信件都整齐的理在半开着门的邮箱里。

“嗯…是哪里的粉丝给他整理的信件吧。”sans收回搭上栅栏的手,从钥匙里找出了属于邮箱的那一把打开。里面除了些grillby's账单空无一物。

他伸手拿出那些信封,才发现他已经空不出手去翻栅栏。
sans无奈的看着frisk硬塞给他的花。

「爱送给谁送给谁,最好勾搭到一个愿意跟你的傻瓜去吧。」

“向日葵什么的,一般都是送给朋友的吧……真亏得那家伙能掰出那么多说法来。”sans看了看塞满东西的手……和手上的钥匙,他就是为了不在家里也要狂用魔法才准备的这些东西,要是现在改变主意,他之前一段时间的行为会变得毫无意义啊……

有了决定的sans把手里的花束塞进了邮箱,他的手法可不能和pap的那些朋友比,但考虑到不要弄乱别人的努力成果,他还是勉勉强强的把花平整的塞了……嗯……放到了邮箱上面。

“唉……真是废了一骷篓的力气。”

“你说微笑的垃圾袋察觉到chara了?”花店的仓库里,flowey正用自己的藤蔓攀在一支水管上“这不可能!就连我也……我不相信!”

“我也不想相信。”frisk无奈的摊手“不过,这是chara说的,她不会在这种事上撒谎吧?”

“我当然相信chara!”flowey焦急的打断,担心却又漫无目的的看向frisk身周的空气“chara对我来说是……我不可能怀疑。”

“嗯,所以我们在这里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办。”frisk安抚的摸了摸flowey的花瓣“别担心,你的想法她怎么会不知道。”

“所以,我们需要确认他是不是真的察觉到了。我们一开始决定隐瞒chara的存在只是为了不让爸爸妈妈他们难过,不是吗?”

*对我来说只是不想让那个难缠的家伙对你陷入信任危机而已。

chara不满的哼了哼,frisk无奈的瞥了chara一眼。

chara不能算得上是幽灵,因为她没有灵魂。也因此,她无法像是mtt一样,可以操作机械的身体。除了frisk,没人看得到她,听得到她,哪怕告诉toriel她们chara的存在,也没有办法沟通。

谁也无法安慰谁,结果只能像现在的flowey一样,做着让双方都觉得难受的小心翼翼。

所以,frisk和chara才决定,不再告诉任何一个人。

空旷的仓库里安静了很久,空气里充斥着植物带来的潮湿气息,和打湿的水泥的气味。

frisk蛮喜欢这样的气味的,很幸运的,chara也喜欢。

虽然感觉已经算不上偶然,不过她们两人很合拍。

*我觉得我有主意了。

“真巧,我也是。”给了flowey一个挑衅的眼神,frisk笑得灿烂,向chara伸出手“我可爱的小姐,我们去grillby's吗?”

最近的依波特镇发生了很多事情。

怪物大使frisk开了一家花店。

人类间最受欢迎的怪物papyrus有了一个秘密的追求者。
追求者每天都会从frisk的花店买一束向日葵,放在papyrus的邮筒上。

frisk花店的看板吉祥物好像会一些奇特的杂耍。而且完全毁灭了吉祥物业界不允许说话的约定,让各种各样的冷笑话接踵而出。

各种各样的传言都与frisk与她的花店有关,让很多人不得不开始怀疑,这些是不是都是frisk店主静心编排的广告。
现在,传言的中心,我们的店主frisk,正在名为grillby's的酒吧里喝酒。

是的,这也是传言的一环,从frisk第一次在grillby's喝酒开始,女孩“沾酒就醉”的体质就声名远扬了。

好像是光闻到味道就会脸红一样,然而frisk本人好像意外的喜欢这种感觉,所以自从第一次喝酒以后,每天晚上都会去grillby's报道了。

所幸,姑娘喝完酒以后并不会闹。只安安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微微仰头和不存在的某个人说话。

对于看着她的人来说,也就是“看,这小酒鬼喝酒说胡话呢。”的程度吧。

“嘿嘿嘿,亲爱的你真是太棒了,哈哈哈哈,这绝对是一辈子的黑历史,要好好保存,好好保存。”frisk没形象的抱着一只酒瓶趴在桌面上,她的脸蛋因为酒精极度充血,脖子也像是断了一样没力气的软着。不过,她正在聊天的对象明显要高于她,所以女孩不得不极力歪着脑袋说话。

“你说,他会察觉到吗?”

*谁知道呢?不过那家伙可比你想象中的细心太多了。

“嗯……到现在我都难以相信sans会那么厉害啊。”frisk心不在焉的吹着自己的刘海“就和他会认真工作一样难以置信,明明在我面前他从头到尾都是……那样的。”

*你也不想想我们认识多久了。

“是啊,认识很久了,还知道那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frisk不满的噘嘴,一脸谴责的看着chara“我是最不了解你们的那一个,更是最不了解你的那一个……哼,也不知道要是有点选你会不会就这么不要我了。”

*怎么,吃醋了?

chara斜眼看着frisk,和她不一样,frisk有那么多选择,人长的可爱,性格也好,更是怪物们的英雄……结果,却只会傻乎乎的凑着她,甚至还这样乱吃飞醋。

她又怎么可能不觉得她可爱呢?

“当然!”frisk信誓旦旦的承认了“你那么好,万一被抢走了怎么办。”

*只有你看得到我。

“哈!所以如果有得选你果然……啊啊啊!你这个负心汉!嘤嘤嘤……花心大萝卜!混蛋chara!”

也只有你会这样守着我,怕人抢走我了。

*傻瓜。

“啊啊啊chara你个混蛋!我们还没结婚呢你就嫌弃我了!坏东西!讨厌!哼!”

*……

最后,女孩们狩猎的对象有没有上钩我们还未可知,不过同一时间,papyrus再度收到了那份神秘的礼物。

但意外的是,理应兴高采烈的怪物,却完全没有平常应有的兴奋样子……

“捏……”papyrus有些扭捏的拿起摆放在他邮箱上的一束向日葵。这礼物并不是每天都会送来,而是很有眼里的在上一束有些枯萎的时候送来。

papyrus倒不是在怀疑跟踪狂,因为他会把自己每天都情况全部发布在手机的社交网站上。而是……

“啪嗒。”从花束朴素的,防水纸的包装里掉出了一张小小的贺卡。贺卡明显不是精心手写的东西,打印着藤蔓花纹右下角有着明显的花店商标。

上面用小小的字体打印着花朵的传说,花语之类的小贴士。

「向日葵花语为“沉默的爱,没有说出口的爱”。」

「向日葵代表追逐阳光。」

papyrus的脸有些发热。

如果是原来的他,也许会兴奋的高举双手,大喊大叫的想要找出他隐藏的粉丝。不过这些年来的地上生活,让他学会了清楚的分辨一些感情……也许。

因为他还是和原来一样,想要找到送花的人。

不过比起这些,他更在意的是……

“sans!听说你找到工作了?!!”papyrus打开家门,房子里黑漆漆的。

看起来没人在家。

“现在是傍晚,他没回来也算正常……”

不过,和以往不同,这次我可以,期待些什么吧?

小心翼翼的花束放在门边的小桌上,papyrus转身锁门,重新抱起花小心的上了楼。

frisk和chara的计划可以说是失败的,因为sans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另一个传言——papyrus的暗恋者上。

frisk和chara的计划也可以说是成功的,因为等sans和跟踪狂一样偷偷跟着papyrus,后知后觉的发现传言的主角根本就是自己以后,也终于有了余裕去关注他顶头上司的无聊八卦。

这也逼得frisk不得不在grillby's说了快半个月的胡话。

不过,虽然计划施行的磕磕绊绊,frisk却也找到了与sans单独喝酒的机会。

“嘿,小员工,来陪你老板我喝酒!”

sans还没来得及摇头,frisk就满面笑容抓住手臂“如你所想,你已经错过逃跑的时机了。”

sans认命的斟酒,一言不发的闷头喝着自己杯子里的液体。
奇怪的是,对面没有传来任何动静。

“还没开始吗?”本着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想法抬头,sans看到确实空空如也的一排酒瓶……和眼神清澈的女孩。

“sans。你对chara这个名字有印象吗?”

*frisk?!

chara被frisk的直白吓了一跳。

“当然有,当年地底的大明星嘛。”sans摊手,眼神有些飘忽“没有她,也许就不会有之后的一堆破事了。”

“……”

*……

“……抱歉。”sans向着女孩的方向低头“我知道这和你们没关系,她在的,对吧。”sans叹气“我现在没办法感受到她,这次过于和平了,和平到我没有办法看到她。”

“嗯。”frisk轻轻点头,sans拍了拍她的肩膀“谢谢你们。”他的表情恢复轻松“所以,你们来找我一定有什么事要说吧?不然你没必要突然和我介绍她。”

*哼,这家伙真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必要的事情就不会做。
chara闷闷的抱怨着,frisk却有些意外sans的豁达,她向着chara讨好的笑笑“sans,我是想和你说,如果你有想要做的事情,想要喜欢的人,可以放心的去做,去喜欢,不用有太多负担。”

“kid……”

“我是什么意思你一定明白。”frisk打断sans“我喜欢chara,她就是她,由现在的记忆,性格,经历造就的她。如果她忘记我,回到原来的地方,用同样的方式相见,我的心境也不可能回到当时的我,我们的关系也不可能与现在相同了,你明白吗?”

“哪怕不是为了所有人,只是为了我自己,有些事情我也不可能去做的。我不傻,没有你脑子里担心的打打杀杀,也不想诅咒自己的恋人或者和她重新开始。所以,你不需要害怕,也不需要小心的对待我。”

“所以,不要再让他担心你了。”

“哼,你说的是谁呢?”被说破心事的sans脸控制不住的红了,却还转过头去,小声的负隅顽抗。

“这种时候还死鸭子嘴硬??”

*这种时候还死鸭子嘴硬?!

两个女孩愣了愣,同时转头与对方对视……然后同时笑了出声。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两个人笑得停不下来,独留一个人懵逼的sans。所幸他没来得及楞很久,就被一对儿心急的小情侣赶出了开始升温的房间过二人世界去了。

papyrus很焦灼。

本来只是想着难得sans找到工作,就替他收拾下房间,让他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来迎接新生活。但被忘在床上的围裙上,正印着和那张贺卡上如出一辙的,花店的标志。

“papyrus,你在我房间干什……”

“呜哇啊啊?!?”突然来到自己身后的sans吓了papyrus一跳,papyrus大声的惊呼也吓的sans一个激灵。

“哇?!pap你干什么?”sans心有余悸的揉了揉胸口,才发现papyrus意外的安静。

抬头看去,papyrus就立刻撇开了目光,脸上有着可疑的红色。

“你怎么了……”sans看到了papyrus手上的围裙,想起那些越传越过分的谣言,心里多了几分了然。

“sans。”papyrus纠结了一会儿,终于握紧拳头,看向sans搭话。

“怎么了?bro?”sans抬眼看向papyrus,只觉得他不安分的样子同往常一样可爱。

“……向日葵真好看。”papyrus憋了半天,也只是吐出这样一句不痛不痒的话,气得他直想乱挥拳头。

“是啊。”sans被papyrus单纯的话语逗笑了,哪怕极力忍耐,声音中的笑意也明显的过分。

“sans!”papyrus有点恼怒的瞪过去,却看到了sans脸上的笑容,不由得也笑了。刚刚的那点不满早就被他抛在脑后“终于想开了?”

“嗯。”sans点头,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看了papyrus一眼“你知道我在纠结什么吗?”

“不知道。”papyrus摇头,语无伦次的解释着“但关于你的事情我全都知道!那一定是现在已经可以不再去担心的,无关紧要的庸人自扰了。”

“你只需要做你自己就好了,可是看看你,来到地上以后就开始自甘堕落,我简直不敢相信,你本来都是……”papyrus像是终于从天空落到实地上一样感觉到了安心。而人一放松下来,话也像是开闸的水库一样喋喋不休了起来。

“多谢了。”sans伸手拍了拍papyrus的肩膀,papyrus顺从的弯腰,压抑到了一个对方能够碰到的高度。

“也不看看我是谁?”papyrus骄傲的叉腰……又突然泄气的弯了下去“不过这次伟大的是frisk呢。”

“哈哈哈哈。”sans再次拍了拍papyrus的肩膀“你也是。”





























……

“额啊啊啊~终于结束了呢。”frisk大大的伸了个懒腰,一脸餍足的表情“终于不用再在酒馆里费劲儿啦。”

*怎么,不喜欢这样和我说话么?

chara不声不响的瞥了frisk一眼,手指悄悄伸向对方后腰。

“喜欢是喜欢啦……”求生欲极强的frisk整张脸贴在桌子上,让她头顶的chara开始不得不开始怀疑怀疑她是否也和自己一样不需要呼吸。

“我更喜欢听你说话,我说太多听你声音的机会都变少了啊!”

*所以,和你一样,我也很想多听听你的声音,不可以吗?

“当然,我的荣幸。”

当一切故事谢幕以后,唯一不变的,就是某位花店老板爱说胡话传说了。

【undertale】灯光 舞台 永不停歇的剧目

这篇文是受到少女歌剧与一位叫kate9115的太太的一篇承太郎中心的文的影响写出来的(疯狂安利
sans only无cp
是的,卡文卡到脑抽的时候脑子里净是些奇怪的玩意(ㆆ﹃ㆆ)

「灯光,舞台,准备好了吗?」
「快点!快点!观众们已经着急了!」
「道具,主角就位!舞台要开始了!」

┏(^0^)┛♥各位观众,欢迎欢迎来到undertale的世界♥┗(^0^)┓

= )

装修奢华的剧场人满为患,足有三层的客席都完美的达成着自己的任务。
舞台的主角正站在幕布的后面,轻轻的叹息着发着牢骚。
“我都快要记不起剧场空旷时候的样子了。”
幕布升起,主角眯了眯眼,抬起头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舞台对面的坐席。
灯光晃眼的向头顶和身前照射,反衬着对面的坐席黑暗与安静。他歪了歪头,认命的踏步向前。
“真是够了,我都演烦了,为什么这些客人还不觉得腻味呢?”主角百无聊赖的在心里开着小差,回忆着过去的情景——那时他也是主角,只是表演的剧目却不是这种大戏,哪怕是公演的第一天,剧场的客人也是稀稀落落,没什么兴趣的样子。
对,和现在的他差不多。
“所谓大受欢迎的剧目,其实也就是这样无聊的东西呢。”习惯性的想要摸摸脑袋,主角突然想起来现在的场合,勉强忍住了。

『那是一个美好的日子,花儿绽放著,鸟儿在鸣叫,在这样的日子里,一个像你一样的孩子…就该在地狱里焚烧殆尽。』主角念出剧本里的台词,是属于英雄的,充满着正义的话语。他空荡荡的脑壳里,传来来看台下观众小声的惊呼。
“啧,真是矫揉造作。”

这个舞台提供了一切对他有利的东西——绚烂华丽的灯光,振奋人心的音乐,正当的审判的理由,悲壮的收尾。
这一切都将他推向了舞台的中心,让他成为观众热爱的形象。
却唯独忘记了给他一个下台的出口。

「不不不,这可不行——」剧场的狗老板摇了摇头「你是我们的头牌,我们的主角。」
「你要演到所有观众看腻为止。」
“哼……好吧。”
可惜,他不喜欢演戏。
“主角先生,请问你热爱您演绎的角色吗?”
“当然,我热爱我的职业。”鲜花与掌声下,主角得体的笑着,一脸幸福的样子。
幸福到根本看不出来,舞台上的人是悲剧的主角。

「真是放屁。」一位观众这样写下来评论「那只是他的最后一句台词而已,不得不说,他的演技还不错。」
「话说,你们难道还能蠢到相信,悲剧的主角从心底里喜欢自己的生活吗?」
铺天盖地的炮轰袭来。
「嘿,嘿!兄弟们,别误会,我和你们一样,最喜欢品尝他人的悲剧啦!」

ε٩(๑> ₃ <)۶ з

活动发布专用号:

愉快的国庆接文活动

题材:十字路口

堪称哀鸿遍野的愉快接文hhhhhh

写手何苦为难写手(buni

第一棒 @普雷尔プレア  第二棒 @难忘旅尘 

第三棒 @唯艾-VIA 第四棒 @_(•̀ω•́ 」∠)_纳尼智障 (这是个强行拉来凑数的可怜画手) 

第五棒 @水星蛇 (全场最佳)

一年一度的漫展
和我的战利品ヾ ^_^♪

❤❤❤

NIGHT 【Æ】:

我是迟到小孩!【bushi】赶不上群里的活动呃呃呃再也不瞎揽瓷器活了【我恨高中】
原文 @难忘旅尘 画不出万分之一的好呜呜呜
*三周年快乐呀!
被压图吓怕了……´_>`
拼图火葬场了
【废话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