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underswap】短篇 晚安

修仙肝文使人头秃 我第一次这么快^q^  @普通的金毛 

Swap骨兄弟 OOC 刀子 点梗 有全然不信要素

为什么人在欠债无数去情况下还是会到处许愿呢QWQ

【总目录】

 

大家看得开心!

————————————————————————————

“刺啦——”

冰凉的刀刃划过胸口,雪镇特有的寒冷空气不停的涌入被划破的伤口,让sans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在变冷……

“哇!”sans从床上惊醒,胡乱的挥手打翻了床头柜上的杯子。

巨大的响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刺耳,sans自己明显也被吓了一跳,惊的差点从床上摔了下来。

“咚咚。”轻轻的敲门声之后,高个子的骷髅出现在门口“sans,你还好吗?”Sans又被吓了一跳,看到门口的身影是自己的兄弟,sans才微微的感到安心。深吸口气,sans向着兄弟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我没事,papy。我只是不小心打碎了杯子……真是的,我睡觉时也太不老实啦,哈哈哈。”

“哈……是吗,那么你能解释一下你头上的冷汗是怎么回事吗?”骷髅走近了黑暗的房间,看到sans的表情明显和“没事”有着不小的差距,不放心的皱起眉头。

兄弟高大的身影在房间外温暖灯光的照射下,泛着温暖的橙色。看着这样的兄弟,sans低下头,努力压下心中的慌乱“我真的没事,我……我只是做了个梦。”

“做梦?”papyrus心中一凛。

他是不是变得可以梦到“那个”了?

papyrus伸手按住sans的肩膀,强迫他直视着自己。看到他飘忽的眼神,知道自己应该猜中了。

心中充满了无力的情感,papyrus语气像是宣判一样笃定“那么,你‘华丽的sans’的自称到哪里去了?你觉得你能够瞒得住我吗?你做噩梦了。”

“嗯……”sans轻轻点头“我梦到了人类。”

Papyrus的身子明显一僵,按在sans肩膀上的手差点把他推倒“你梦到什么了?”

“我……梦到了……什么?”沉默了许久,sans的声音充满了不确定“抱歉,我不太记得了。”对于刚才的梦,他其实已经记不太清了。为了回答papyrus的问题,他不得不努力的回忆起来,却仍然没有抓住溜走的记忆。

梦里的一切都已经变得模糊,唯一留下的,就是切断身体的老旧匕首上那挥之不去的铁锈味道。和着雪镇特有的寒风,让sans勉强压下的恐惧像是有了出口,不可抑止的倾泻了出来。

“papy,华丽的sans是最强的对吧?”惶恐不安的心为了得到安慰,开始渴求着想要的答案。

“对啊,我的兄弟是最强大的。”papyrus摸了摸sans的脑袋“那么,‘最强大的sans’,今晚你愿意陪你的兄弟睡觉吗?”

“怎么了,你害怕吗?没问题,华丽的sans敞开怀抱接纳你。”没有察觉到回答的声音带着轻微的颤抖,急不可耐的拍了拍床铺,sans犹自笑得开怀“还不快上来?”

“你啊……”得到肯定的答案,papyrus没好气的笑了笑,爽快的钻进了被窝。

“哇,一身烟味!”突然加入的身体让sans觉得安心,只是没等他开心多久,就被浓重的烟味呛得咳嗽“你刚刚在房间里抽烟了吗?为什么这么呛?!”sans将papyrus往外推了推,语气充满了嫌弃。

“哈哈哈,抱歉抱歉。”没脸没皮的靠近,高大的骷髅伸手将sans揽进怀里,轻轻拍了拍“好了,睡吧。华丽的sans明天不是还要巡逻吗?”

“嗯,当然。晚安papy。”没再反抗那个怀抱,sans很快就睡着了,只是他不会知道,睡梦中的他紧紧的抱紧了兄弟的胳膊,一夜没有放开。

 

强自忍耐下点烟的冲动,papyrus看着什么都没有的天花板。

为什么sans会梦到别的时间线?而且还是屠杀线。

明明,上个时间线是……

papyrus烦躁的抬起没被sans抱住的左手,才想起他现在不能抽烟,无奈的重重吐了口气“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神,他一定是瞎了眼睛。不然为什么要让像sans这样的怪物遭受折磨?”

papyrus思索着,不断的诅咒着世界加与他们的命运,内心被仇恨啃噬着,陷入了被黑夜更深的暗。直到心中的黑暗也被越来越巨大的无力感取代“呵,我一个人在这里钻什么牛角尖?未来,我不是早就放弃了吗……”papyrus自嘲的笑着,缓缓的闭上眼睛“还是睡觉吧……”

“papyrus……”突然的,sans呢喃的声音响起。完全没有睡意的papyrus立刻睁开了眼睛“sans,什么事?”

Sans没有回答,很明显,刚刚的呢喃只是一句梦话,papyrus叹了口气,刚想继续自己的“睡觉大业”,却被接下来的呢喃惊得睁大了眼睛。

“我不想死……”

Sans的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却在寂静的夜晚里显得那样明显。Papyrus拼尽全力才没让自己跳起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眼睛渐渐的发红。

“你不会死,我发誓我不会让你死。”过了很久,papyrus才勉强平复了呼吸,无声的哀嚎着。他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隐隐带着哭腔。

对你来说,每一次轮回都是“唯一”的,你的生命也是。

“啊啊啊……你活得那么认真,是不是很痛苦呢?”papyrus不知道答案,他从很久以前,就忘记了“认真活着”是什么滋味了。不管是自由的喜悦,还是失去的痛苦,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苍白的牢笼,只是待在这里,就已经足够痛苦了。所以他才将自己“切除”出了世界,这样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再动摇他……明明是这么想的。

但是他又有什么资格拿他的价值观去看待拼命活着的人呢?之前的那些时间线,sans是什么心情呢?是不是每次都想现在这样煎熬,而他可以信赖的兄弟却冷眼旁观着……他一次次的被杀掉吗?

“哈哈,真是个人渣呢……”像是想要填补内心的不安和愧疚,papyrus紧了紧怀抱。臂弯里的小骷髅不安的动了动,本能的靠近,蹭了蹭抱在怀里的胳膊。

“晚安,sans。”被骷髅可爱的动作逗笑,papyrus也终于安稳的睡下。

 

第二天一大早,精神满满的sans在床上打了个滚儿就爬了起来,很明显,他已经把昨天的噩梦忘记了。低头,sans看到了睡得昏天黑地的papyrus,不由的俯下身子推搡着“papy,起来了!”

完全没有sans预料的艰难,papyrus揉着惺忪的睡眼,挣扎着爬了起来“早上好,bro。”

“papy……你没事吧?你确定你不需要再睡一会儿?”像是在地底看到了太阳升起一样,sans异样的眼神看得papyrus有点脸红“不用了,sans。今天我有想要和你做的事情,早点收拾一下,待会我们出门。”

“papy,你真的没问题吗?”

“sans!”papyrus被sans追问的恼羞成怒,脸上的红色快要布满整个头骨。

“我不问了,不问了。快点起来吧,待会要出门,对吧?”虽然疑惑,但是sans却对兄弟突然变得勤快而感到开心。

精神满满的出门sans看向papyrus“papy,我们要做什么?”

“你不是一直想成为正式的皇家卫队吗?我觉得,作为兄弟,我应该要支持你的梦想。所以从今天开始,我要帮助你训练。”

“哇!没想到我的兄弟终于知道华丽的sans的梦想究竟是多酷了。来吧,不要害怕,华丽的sans会接下你所有的攻击的!MWEHEHEHE!放马过来吧!”

 

从那天开始,兄弟间的“特别训练”开始了。

Papyrus不知道这次会是怎样的“chara”来到地底,不论未来如何,他已经不想再后悔。

如同他想的一样,sans并不弱小,他并不是需要自己保护的弱小怪物,而是和他一样……甚至比他强大的头目怪物。

而sans倒是很震惊,不只是因为自己的兄弟不像自己想象中的不像样,更是因为他虽然偶尔偷懒却坚持每天都和他进行“训练”。

只是训练一结束,papyrus就会以光速瘫在雪地里,让sans觉得勤快的papy就像是个梦一样。没好气的笑了笑,sans也难得的在雪地里躺下,和papyrus并肩。

“sans,要是人类到了地底,你一定要抓住他啊。”

“当然!这是我的梦想啊!”

“嗯。”papyrus翻了个身,看向sans“我只是希望你知道,这已经不只是你的梦想,而是我们两个的梦想。我希望你能成为皇家卫队。”我希望你能幸福,在每一个轮回。

“我知道了。华丽的sans会连你的份一起努力的。”

“哈哈哈,真是可靠啊,不愧是我超酷的兄弟。”

 

幸福的日子如同流水一般。

时间经过,papyrus终于明白了sans梦境的含义。

“哈哈,原来是这样。”papyrus扶额苦笑起来“我们果然是兄弟,如果我梦到的是过去,那么你就是未来了。”看着微微敞开的暗紫色大门,里面温和的好好先生却已经不见了。

“你好,请问你是一个人类吗?”与此同时,雪镇的入口处,sans正与人类对峙着。在看到人类轻轻点头的时候,sans露出了“果然如此”的微笑。

“那么,你就乖乖被我抓住吧。”

在废墟转了一圈,却没有找到人类,papyrus不由的心慌了起来,这次人类的速度比自己想象中更快“可恶,我必须赶快找到她,也许……她现在已经见到sans了。”

Papyrus快速向着雪镇前进,因为害怕错过在某个岔路的乱转的人类,他不敢走捷径。只能强自按下因为恐惧而焦灼的内心。

 

“人类,为什么你不会死?”在经历了第四次读档后,sans终于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人类并不强大,甚至比想象中更加弱小一些。

只是……她永远不懂得放弃。

“这大概就是alphys说过的‘充满决心’吧。但是,我绝对不会认输的,不止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papy。”脸上笑容依旧,骷髅的身侧,萤蓝色的光芒亮起,形成了巨大的骨炮。

“咔嚓——”弱小的灵魂不断重复着碎裂和修复的无限循环,而且正变得原来越强。

终于,以某次读档为界限,sans的攻击再也无法碰到人类了。

看着一步步接近自己的人类,sans的心中没有意外,只有淡淡的恐惧和不甘。

“我还不想死,我还没有实现我的梦想,还没有实现papy的梦想!”

他觉得他闻到老旧匕首上铁锈的味道了。

有的时候,现实就是那么残酷,不论怀抱着怎样的心情,死亡都是无法避免的。

-99999

刀刃划过,预料中的寒冷感觉并没有切开肋骨。

迟疑的睁开了眼睛,sans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的灵魂在不断变冷“papyrus!”

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眶中滑落,papyrus低头看向哭泣的兄弟,伸手拂去大颗的泪珠,不好意思的笑了“抱歉,我其实对你撒谎了。我的梦想不是抓住人类,而是让你活下去。一直以来都是个不合格的哥哥,对不起。”

如果你每次都认真的想要活下去,那么为了你的梦想,我会拼尽全力。

 

金色的大厅。

Sans没有擦去留在脸上的泪水,也没有掩饰眼中的仇恨。

“人类,我无法打败你的,对吧?”

回答sans的,是诡异的笑容。

“不过没关系,我本来也没打算活着离开这里……只是,在我死之前,一定会让你尝尽苦头的!”

 

-99999

冰凉的刀刃划过胸口,窗口温暖的橙色阳光照在身上,让sans觉得他没有离开。很快,他发现那只是自己的错觉。认知到这件事的瞬间,sans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在变冷……

“哇!”sans从床上惊醒,胡乱的挥手打翻了床头柜上的杯子。

巨大的响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刺耳,但是sans却没有被吓到,只是默默的流下了眼泪。

“咚咚。”轻轻的敲门声之后,高个子的骷髅出现在门口“sans,你还好吗?”Sans努力睁大眼睛,门口兄弟的身影在泪水中变得模糊,但是却让sans感到安心。深吸口气,sans向着兄弟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我没事,papy。”

骷髅走近了黑暗的房间,看到sans哭的一塌糊涂的脸蛋儿吓了一跳“你真的没事吗?发生什么了?”

“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Papy,今天晚上陪我睡吧。”

Papyrus心中一凛。

难道他还记得?

叹了口气,papyrus摸了摸sans的脑袋“好吧,我陪你。”

再次落入紧紧的怀抱,熟悉的感觉让sans想要落泪。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呼吸,sans的声音里有着自己无法察觉的颤抖“papy,你知道吗?就在刚刚,我有了新的梦想。”

“哦,是什么?”

“我想和papy永远不分开。”

“哈哈哈,我们不会分开的,我们是兄弟啊,缺了谁都不行。”

“嗯。”只是一个字,sans却没能掩饰住自己的哭腔。

用脸颊蹭了蹭怀中的手臂,sans成功的听到了papyrus压抑的笑声。

“晚安,我的兄弟。”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