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undertale】短篇 红叶

曲梗 寿命论 sf 刀

曲梗来源是歌姬计划X里luka的红叶

部分歌词使用

之前在群里说好写个刀子给瑞比吃,接着!(扔

【总目录】

大家看得开心!

——————————————————————————————

“呐,sans,你喜欢枫树吗?”

“怎么了,突然问起这个?”

已是深秋时节,今天的伊伯特山却像是被注入了生命的画作一样,充满了活力。

山顶上,本就因为气候而常青的树木中,不知为何有着一棵枫树。

而女孩与骷髅就那样并排站在枫树下面。

“嘿嘿,没什么。”女孩抬头仰望着树冠,阳光透过树叶细碎的撒在地面。美则美矣,却过于耀眼。女孩的眼角有些发涩,但她仍然看了那枫树许久,直到眼睛保护性的流出了眼泪。

“只是……我听说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女孩转头看向身边的骷髅,充满水光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

“哦?是什么事情?”骷髅配合的笑笑,拿袖子擦了擦女孩眼角的泪水“kid,不要一直盯着太阳看。不然可是会‘虾’掉的。”

虽然是个烂笑话,女孩却发出了一连串的笑声。她蹲下身子,捡起了刚刚从树下飘落的一片叶子,向着骷髅挤眼“我听说,如果一个人捡起一片枫叶,那么会与这个人共度一生的人就会出现在身边呢。”

“嘿kid,那你恐怕要失望了。”sans拍拍女孩的脑袋“我是个懒骨头,不会去做什么多余的努力。”

“那么就是说,我为此做出努力,也是可以的吗?”

看着女孩期待的目光,骷髅的心中不由暗暗叹息“为什么不呢?kid,我并没有能力阻止你的。”

“嗯,这样就够了。谢谢你,sans。”阳光下,女孩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sans不得不承认那确实很美,只是……就像他并不会阻止女孩去直视太阳,他心中一直以来埋藏的不信任与刻在骨子里的懒惰让他选择了旁观。

“毕竟我不能保证,现在的一切会不会变得子虚乌有。”

“sans,frisk,你们在干什么呢?快跟上来!我们要去人类的城镇啦!”让伊伯特山充满活力的身影从草丛中出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papyrus,别着急,我们来了。”sans揉乱女孩的头发,率先转身跟上了兄弟。

“嗯……”没有失望,女孩只是将手搭在刚刚骷髅碰到过的,仍感觉微微发热的头顶呆站了许久。直到脸上的红晕退下,才缓缓的跟上。

 

时间总是缓缓流逝,女孩也有成长为女人的时候。

对于frisk来说,这是一段格外平稳的时光。

“快要冬天了呢。”女孩与骷髅缓缓的走着,感觉到秋风袭来,女孩不自觉的裹了裹衣服。

“是啊,我们快点走吧。”看到女孩的动作,她身边的骷髅微微有些紧张。他拉起女孩的手,想要立刻带着她归家。

“嘿嘿嘿~”女孩向着骷髅眨眨眼,却拒绝了对方快些回程的提议,反而笑了起来。

“怎么了,小姑娘,你冻傻了吗?”sans有些恼火的捏了捏女孩的手,触手的柔软感觉让他有些恍惚。不多久,他就迎来了女孩更大的笑声。

“哈哈哈哈……没有呢,不过我好像确实听说过冻死的人都是笑着的?那样也许也不错呢。”女孩摇晃一下骷髅的胳膊,笑着回答。

不等sans生气,女孩靠近了骷髅,将自己埋进他的怀抱“我只是在笑,懒骨头最后也没有逃脱我的掌心。”

骷髅的脸微微泛起蓝色,刚想说些什么,就感觉有更大的风袭来。他不禁将女孩搂紧,并微微调整角度,让自己挡在风吹来的方向。

女孩舒服的蹭了蹭,替他拂去肩头上的红叶,抬起头看着sans傻笑“你看,我说得没错吧?”

“对对对,我有什么可反驳的呢?”骷髅无奈的笑了笑,让胸口微微升腾起蓝光。

“那么,我们回家吧。”

 

后来,frisk与sans在一个深秋结婚了。

虽然sans以天气很冷拒绝过,却也不舍得拂了爱人的兴致。

尤其是看到心爱的女孩身着白无垢,站在枫树下的样子后。

女孩笑着将骷髅扑倒,一起靠着树干。

“frisk,你都多大了?真是不像个新娘子。”sans敲了敲女孩的脑袋,却反而让女孩变本加厉。她抱住骷髅,和他在草丛里打了个滚。

当他再次掌握到平衡的时候,女孩的身上沾染着草叶,冲他露出傻笑。

“这样……好像也不坏。”sans想了想,终是学着frisk的样子,露出了一个同样的傻笑。

瞬时,他发现女孩的眼眸中闪烁着浓浓的喜悦。伴着夕阳与红叶,她金色的大眼睛被渲染,成为了绚烂的橙红色。

“sans,我爱你。”

“我也是,傻瓜。”

 

冬季,降临了。

 

围绕着温暖的火炉,frisk靠坐在sans身上。

曾经她最喜欢的,就是将身后的爱人抱在怀里,轻轻的摇晃着,笑闹着。

只是,现在的她已然连这种程度的事情也做不到了。

“呜~还是秋天好啊。到了冬天,天气就变得很冷了。” frisk不再是个女孩,但话语却一如既往的轻快。

“你这个怕冷鬼。”sans不再去敲frisk的脑袋,只是有点恼火的揉乱了她的头发“有机会稍稍锻炼一下如何?”

“你知道我做不到了吧。再说了,我可是个懒骨头!比懒骨头还懒的懒骨头!”自从发觉到sans不再会去敲她的头,frisk变得更加有恃无恐。她甚至比还是孩子的时候更加闹腾了。

“……frisk,你不怕吗?”sans的声音小到基本听不见,frisk却完美的捕捉到了“不怕。”爽朗的声音里没有一丝阴霾,她自然知道自己的恋人问的是什么“我什么时候缺少过决心?sans,你可不许小看我哦?”

“哈哈哈,我怎么敢小瞧你。你比我强太多了,你看,我什么时候逃出过你的手掌心?”

“哼~那倒也是。”frisk得意的翘起鼻子,两人对视一眼,再次笑得开怀。

frisk,只是依畏著你,我们就能够互相理解。我想,在那时,所有的悲伤也会消散吧。

 

悲伤,并没能消散。

当真正来到了不得不说再见的那天,却是sans像是个孩子般哭泣着。

“不要……离开我。”再也无法保持冷静,sans紧紧的抓住frisk的手请求着。

这种时候,他却回想起曾经。那些对女孩冷眼旁观的日子,那些漠视,放任女孩独自挣扎的日子“我真是个混蛋。”sans的声音里充满后悔,frisk却没能明白他在说些什么,只是尽力扯出无奈的笑容。

想着想着,sans的心里不可抑止的出现了一个想法,一个自己一直以来堪称憎恨的,现在却无比渴求的东西。

“frisk,你……你可以重置吗?”

“你这么说,我会生气的哦?”frisk的眼睛里闪出严厉,却立刻软化变成愉悦。

“不过,竟然能从你的口中听到这种话……我真的好幸福啊。”

sans愣了愣,从frisk的眼眸中,他看到了犹如那天一般的橙红色光彩。

他试着对她露出一个傻笑“抱歉,我不会了。”

frisk也想跟着傻笑,却没能做到。喘息了许久,她才说道“sans,你知道吗?其实关于枫叶,我还有件事情没告诉你。”

“哦?是什么事情?”

“枫叶象征着永恒哦。它会穿越时间与空间,代替我一直爱着你。”

评论(20)

热度(50)

  1. 瑞比-rabbit难忘旅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