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undertotem】番外 裁定?审判!

Swapshift联动 屠杀线 审判者frisk 点梗 女福  @sd1230567z 

这个frisk的资料真的巨难找(吐血)不止少,还千奇百怪各不相同…我也许没有完全照着写,脑补了一大堆东西( ` ﹃`)

OOC我只能尽力 感觉我有点偏人类组了

幸好点的屠杀线,其他线根本找不到啊

再次重申,此au屠杀线和猹没有关系,她也没有参与过任何一次杀戮(只对自己下过手)

【总目录】

 

大家看得开心!

—————————————————————————————

Totem22层。

叮——

Sans正倚在吧台前面发呆,却被突如其来的电梯声惊的差点坐到地上。

他赶忙将手从裤子口袋中伸出来找回平衡,但是电梯里的两个身影还是看到他大大的出了个洋相。

“pffffff!sans你这是在杂耍吗?”河流人喷笑的声音传来“这可比你的烂笑话有趣20倍。”

“闭嘴!”sans恼羞成怒的叫到,但是他更惊讶于河流人会与frisk同时出现在电梯里“你不是从来不会和被裁定的家伙进同一间电梯吗?通知和记忆也没有传过来,果然……”

“是的,我又给你送来一个‘特例’。”

“哈,在我这里,普通的frisk才是‘特例’,你们总是把最麻烦的事情丢给我。”sans无奈道。

“能者多劳嘛。Sans,这孩子不是被裁定的对象,你不需要裁定她,上面的意思是,让她直接去转生就可以。说起来,她可能和你有些渊源……如果想知道更多,你就直接问她吧。”说着,河流人伸手将frisk推到身前,自己关上电梯离开了。

 

女孩眯缝着眼睛冲着sans笑了笑“嘿,sans你好啊。”

Sans看着眼前的女孩,只是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在不依靠记忆的情况下去认识一个frisk了。这让他觉得有些怀念。

说起来……frisk一直都是个难懂的孩子,哪怕一路跟着她走完地底,他也经常无法理解她们想要的是什么。

“嘿,kid。我虽然是sans,但是我和你认识的那一个sans却不是同一个。就像我认识的frisk,她们每个都不一样……所以,我想我们是新朋友。”

“确实是这样,你也和我一直认识的亲王大人不太一样。至少……你看起来比他勤快多了。”frisk认真点头,他们决不是同一个人,哪怕名字、长相,乃至灵魂都是一样的,frisk也不会承认他们是相同的存在。尤其是在见到sans之后。

“那么,对待新朋友要怎样做,你总该知道吧?”frisk向着sans伸出手。

Sans对此感到好笑,曾几何时,他也曾对着frisk说过这样的台词。只可惜,已经成为人偶的他们都没有带着屁垫这种东西。

他回握frisk伸出的手“好吧kid,我大概猜到你是怎样的存在了。怪不得……怪不得你不需要被裁定,我们是一样的,kid,我们都是‘审判者’。不过比起这个,我更在意你刚刚说的‘亲王’是怎么回事。这感觉会是个很有趣的故事,介意和我说说吗?”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你在你的世界里也是‘审判者’。”frisk没有放开骷髅的手,反而抓向他的手腕。她缓缓睁开一直眯缝着的绿色眼眸看着sans“那么你的LOVE是怎么回事?”

Frisk展开了自己的魔法,无数的树枝从虚空中出现。它们伸展、纠缠着,最后形成了一只木制的巨手“或者说,你们所有怪物身上都有着堪称异常的LOVE,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世界是疯狂的吗?sans,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解释,我想我就不得不进行一个‘大工程’了。”

 

“嘿,冷静kid。”sans冷汗直冒,他过去审判过人类,现在更是不间断的裁定着人类……被审判,不得不说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光景。

不过……

“也许我们确实应该被审判,这里的怪物,或多或少都有直接或间接的伤害过人类。作为人类的审判者,你也许有资格审判我们。”sans的目光没有躲闪,就那么直视着面前的人类“但是你要知道,这里不是你的世界,也不再是我曾经存在过的世界。这里没有重置,没有战争,没有审判。我们会犯下错误,而且不会像过去一样,我们的错误不可以被随意重置和刷新。”

Sans挣开了frisk的手“这个世界不是游戏,也不是个玩笑。我们会犯错,但是无法被审判。因为我们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Kid,你对totem还太不了解了,这里不是错乱或者堕落的世界,怪物们仍然向往和平。”

“这听起来也许有些道理,但是你如何让我相信你?”

“那么你也许要去见见asriel,我们的国王大人。”

“asriel?那个喜欢在雪镇乱跑的、中二病晚期的孩子?”frisk的眼神变得怪异起来“我觉得你们的世界大概是完蛋的。”

“那么你们世界的国王是谁?”

“当然是papyrus,那个友善的骷髅,他是最好的国王了。而你sans是他的兄弟,但是因为不同意他不得不杀死路过孩子的行为隐居在废墟不再见他。”

“我的天哪……”sans不禁呻吟出声“这个世界大概是疯了,为什么会有这种世界存在?”

Frisk仍然警惕着,但是这个插曲确实的缓和的气氛,她叹了口气“确实我对你们的理解实在是太少了……甚至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Sans,我会试着相信你们,因为怪物们……是养大我的亲人,哪怕你们只是拥有相同的长相。”

“谢谢你的信任,kid。”

 

Sans带着frisk来到了totem的顶层,在那里asriel和chara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howdy,sans。”asriel向着sans打招呼,肩上的flowey却并不怎么友善“哼,微笑的垃圾袋。”

“flowey礼貌。”半空中的chara提醒着。flowey连忙点头,对于他来说chara的要求永远都是第一位的。他转过头,向sans打招呼“额……你好,sans。”

“呵,chara你很会调教这朵花吗?”sans调侃着。

无视了flowey之后抓狂般的反应,frisk紧紧的盯着asriel身后的那抹绿色的身影“chara。”

“是我,frisk。”

巨大的颅骨遮住了女孩的脸,但她的声音frisk化成灰都认得。她艰涩的开口“不,你不是她。至少你和她不是同一个chara。”

自从来到totem,frisk这是第一次遇到没有LOVE的灵魂。

“呵,真是讽刺。我的世界里最疯狂的杀手在这里确实最纯净的灵魂。”frisk想起了她来这里之前,那时她正站在金色的审判长廊。

这个世界,果然足够疯狂。

 

在她的世界,chara是“第九个人类”,frisk是“审判者”。而她们也曾有机会成为朋友。

但是chara毫不犹豫的践踏了这份可笑的友谊。

“chara,我不禁注意到窗外。不得不说,今天是个晴天……虽说这并不适合我。”LV1的女孩拿着小小的树枝,挡在LV20的杀手前面。

她身后的大门,是去向国王身边的唯一路径。

如果可以,frisk真希望那个天真过头的王能一直那么天真下去。这也是她还站在这里的唯一理由。

“你看,小鸟还在歌唱,花儿却已经开始枯萎了。虽然没有下雨,但是我能感觉到萧索的气氛……也许是因为天也承认因果报应,你说是不是?”

“在这样的日子里,像我们这样的人……已经在地狱里了。”

战斗打响。意外的,进入黑白的战斗界面,谈话时的痛苦就已经像是要被自己抛弃掉了一样。Frisk讨厌这种感觉,于是她开口说起什么“与朋友相互厮杀的感觉怎么样?呵,还是你早已经不当我是朋友了?”frisk的树枝刺穿了对面和自己拥有相同面容的女孩,让她不禁诅咒起命运。

“感觉就像是在杀死自己呢,真是恶心。呐chara,我不想和你战斗,停下吧。现在还来得及……”压抑着几欲作呕的感觉,frisk向着女孩张开双手。

-99999999

如她所料,走到这一步的人类不可能回头。

曾经有一个时间线,我认为我们能成为朋友,最好的朋友……

我们早已经是挚友了,不是吗?

为什么……

Frisk红色的灵魂渐渐碎裂……但是,她拒绝了!

将隐隐作痛的“决心”收回,frisk将自己的真心揉成碎片“我就知道会这样,你知道吗……我的仁慈,不可能会向你展现。”

“你这个肮脏的挚友杀手。”

 

……

Frisk没有说话,但是Chara能感觉到frisk透过她看着什么人,一个和自己极为相同又完全不同的人。

“真是缘分,在我们的世界,‘frisk’才是最大的杀手……当然,只限于那个‘frisk’。”chara缓缓飘向frisk。

Frisk本能的戒备起来,虽然她并不能攻击到一个幽灵。

“我们都知道,你并不是。”

她得到了一个拥抱。

“frisk,这里的所有人都经历过屠杀,大家都是你的同伴。我们曾经伤害过无辜的‘frisk’,但是我们后来也遇到了更多善良的frisk。我们知道错了……frisk,你愿意原谅我们吗?”

那个拥抱没有温暖柔软的肉体,frisk得到的只是近乎没有的触感已及淡淡的草茎气味。

Frisk抬头看着chara,终是从巨大山羊颅骨的下方看到了那张日思夜想的脸庞。

就像是她们还是朋友的那个时间线。

Chara就以那样的表情微笑着。

Frisk没能忍住眼泪,伸手搂住身前的女孩,frisk不停的向着她道歉。

“对不起,我明明应该是人类与怪物的未来……我却让chara的决心超过了我……对不起……我撒了谎,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

“嘿,chara。frisk,我是说那个frisk……她离开这里了吗?”后来的某天,sans在回想起那个姑娘的时候询问了chara。

“嗯,asriel送她回去了。”chara点头。

“她真的适合回去吗……”sans反而显得很犹豫“她其实无法狠下心来审判人类吧?她知不知道进行过一次屠杀的时间线从此就会被污染无法到达‘完美’呢?我们是不是应该……”

“sans。”chara打断他的话“她都知道的,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们只需要裁定,而不是支配人类的意见。不然,我们总有一天会出大麻烦的。”

“……我知道。”

“而且,你就那么确定,那就是个完成了的屠杀线?”

“?!”

就在sans还想追问什么的时候,chara却轻笑着离开了。

“frisk的世界其实没有能够完成的屠杀线,因为审判者拥有决心啊。”asriel替chara补完了解释。

Sans无奈的笑了笑,chara喜欢恶作剧的性格过了多久都没有改变“真是拿她没办法。不过,这个frisk可比我倒霉的多啊……竟然连被杀死都做不到。”

“不过,我现在好想也在这种情况里?”sans活动下肩膀,缓缓向电梯间走去“哎呀,不想了。我回去干活喽。”

 

雪镇。

“嘿chara,你还记得怎么向一位老朋友打招呼吗?”话语未尽,frisk的怀里就多出了一个小小的身影。frisk把那个身影搂在怀里轻轻拍抚着。

“……欢迎回来,我的朋友。”

评论(1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