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京剧传说】短篇 再会

sf产粮群,重逢题材
sf ooc 刀 pe线 请配合之前的戏台食用
某些不自然,或者矛盾的形容词是刻意出现的。。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京剧衫不知道为什么,总给我一种常服是中山装的错觉
京剧sf不喜欢太甜太腻,就淡淡的,冷冷的,很不错
最喜欢pe线,因为是无法实现的幸福,才更让人想要替他们实现(所以pe寿命论也一定是糖!(凑不要脸

【总目录】
——————————————————————————
frisk是个很普通的孩子。
她像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孩子没什么不同,好动,天真,毛手毛脚。喜欢听故事,听长辈们吹牛。
但她是也个不可思议的孩子,因为她总是能单纯的,执着于感兴趣的东西。京剧如此,决心如此,对某人的感情,也是如此。

这里,是对于人类来说,经历一次都是九死一生的危险幻境。对于这片无数次夺走过他人生命的幻境,这个孩子却能如同鱼儿在水中般轻松穿行。
不过,老马也有失蹄。这次的女孩好像搞砸了。没有重置,也没有战斗……总而言之,她貌似变成了幽灵。
“所以,你怎么搞成这样的?”sans快步向前走去,看也不看身后的女孩一眼,女孩则像是跟在鸡妈妈身后的小鸡亦步亦趋的飘着。以他们为中心,方圆五里内的怪物们和现在的女孩相当同步,连交头接耳的声音都没,只悄悄跟在两人身后傻眼。
“呃……好,好像?在入口的幻境里睡着了?起来以后……就这样了。”女孩一脸傻气的回答,说完连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低下头用袖子遮住脸。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器官,但sans只觉得脑仁生疼。用冰冷的眼刀将围观群众逼的退了退,他才用眼角的余光瞥向女孩,微不可见的叹了口气“有试过重置了吗?”
“呃……我……”女孩的脸涨的通红,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低着头不敢说话“重置……该怎么做来着?”
“哈?!”sans猛得转头,就像是第一次认识frisk一样蹬了过来。Frisk退后几步,直勾勾的眼神逼得她移开了视线,咽了咽口水,才摆出一副上刑场的架势回答“那……那个……我想不起来了!呜……我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蠢。”sans转身,脚步迈的更快了“走。”
Frisk轻飘飘的跟上了sans“如果不是幽灵,也许现在根本跟不上他的脚步,更不用说像现在这样走神呢。”用长长的袖子遮住翘起的嘴角,就像是想要连幽灵的呼吸都遮住一样,frisk悄无声音的,伸手牵向身前的那只手。
“果然……是碰不到的啊。”失落的女孩能没听到身前近乎无声的叹息,就这样到达了toriel家。
“这段时间你住toriel那里,反正就这鬼样子你也回不了家。”sans丢下这句话就消失不见了。
女孩露出了有些寂寞的表情,不过很快就被toriel打断了“好久不见,我的孩子。看起来你要和我们一起生活一段时间了。”距离这对温和的怪物夫妇重归于好已经过去很久了,让frisk真的有些怀念他们。
但是……“说起来,我们有分开很久吗?”
才刚刚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sans就不得不被再次叫了回来。
“小子,你所说的忘事可是不一般的严重啊。”sans紧皱眉头,看起来像是在生气“我和怪物们讲明了你的情况,他们会去幻境边缘找‘你’的。这段时间你不许乱跑,不许单独行动……省得不知道在哪儿连小命都丢了。”
“嗯,我知道了。”frisk乖乖点头应允,为了sans难得的话痨窃喜。
“嗯,还有,小子,很高兴再见到你。”话落,sans再度消失,没看见女孩因为震惊而瞪圆的眼睛。

作为一名有修养的幽灵,生活就是简单的睡觉、起床、在toriel的小院子里散步。既没什么需要做的事情……貌似也没什么可以做到的事情。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怪物们像是看珍稀动物一样,藏在toriel家附近的树林里,远远的看着她。
“说起来,已经快要夏天了吧?今年的戏台也搭起来了?快要开始了吧?我今年可没练习,能不能分我个角色呢?哪怕侍女也是好的啊。”frisk喋喋不休的向sans发射祈求的目光。
“戏台是每年初春开始,夏天的只那一次,还是因为你不顶事闹嗓子,忘了?”说到底,她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sans撇了眼身边的女孩。因为缩成一团,她看起来很小。或者说……更小了。
“是这样来着?唉,好可惜啊。”frisk遗憾的叹息,低下头小声呢喃“明明是为了这个才过来的。”
所以,你就是为了这种事情……只是为了……才……
“不过,如果是为了明年的练习,现在也不算早,你还需要好好操练操练。”sans狠命的吸了口气,直到胸腔像是要炸开般难受,才顶着有点发红的眼眶若无其事的提议。
“唉?!”sans的提议让女孩感觉到一丝危险,打了个寒颤,frisk忍不住稍稍挪远了一点。
“说起来,你现在这样子是不是不会累?嗓子也不会哑?稍稍进行点加强特训应该也没问题吧?”
“等,等等!鬼也是人,也要喘气的!”无从反驳,frisk再次体会到了被京剧狂信徒支配的恐惧,还有想要在春天永眠的心情。

从那天开始,frisk过上了每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生活。只是虽然要她自己说有点不好意思,她的水平貌似和原来比高出了很多。像过去那样被sans不停训斥的惨痛回忆终归是没有发生。
接着,练习变成了彩排,最后就如同两位戏友一样,随心所欲的享受着喜欢的曲调。
“现在,才终于是像点样子了。”sans难得舒展了眉头“褒奖”自己的小学生。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出师了?sans师傅?”frisk高兴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这傻样让sans伸出手想要敲她的脑袋。只是手伸了一半才突然惊觉无法触到,才背转过身,不着痕迹的收回了手“哼,狂妄。什么时候我认你做徒弟了?我可不会收无法超过我的徒弟。”学着frisk的样子用袖子遮住脸,sans发出嗤笑,掩盖真心的笑容。
“唉?怎么这样!好过分啊!Sans师傅!!!”
“没个正形。”sans轻斥,视线下移,女孩前平后平的身材连半点女人味都没,更别提她现在正摆出个“大”字摊在地上。“像你这样的孩子,给你个小姐你都能扮成小厮。”
“既然这样,我干脆转职做武生怎么样?”
“白日做梦。”
“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Papyrus,papyrus是最棒的,对吧?!”
“算你有点自知之明。”

夏季。草地里,树丛中没来由的多了些虫鸣。在欲望的驱使下,frisk尝试给自己烧了个捕虫网,而且成功了。只是,toriel雅致的小院里多了一小块焦黑的土地……而frisk也被强行栓在了sans身边。
“你还真像是流着鼻涕的臭小子。”
“sans,这可不是该对女孩子说的话哦?”frisk大言不惭的反驳,现在的她像是个穿跨栏背心,在门口吃瓜的大爷一样,大马金刀的蹲在草丛里,开心的观察着一只蚂蚱“真好,就算离这么近,都不会把它吓跑。”女孩的声音中尽是满足,也正因为如此,才更是让sans无奈“你连女孩的残渣都没有。”
“什么啊!”女孩不满的噘嘴“你就不在意吗?明明一直听得到叫声,却根本不知道它们在哪里。就……无端的很在意嘛!”“不在意。”
“sans你绝对没有朋友!”
“哎呦!疼!你这是恼羞成怒!恼羞成怒!”

“变得好吃吧!变得好吃吧!”秋季,落叶堆的上空,frisk对着埋在里面的红薯发功。
“你这是什么诅咒吗?”
“哼,因为我吃不到啊!所以你来替我吃!答案只有一个‘比以前变得好吃了!’你的明白?”
“没什么变化。”
“鬼,sans你是恶鬼!”
“我是骷髅。”

到了寒冬。之前一直喊着要趁着不怕冷好好欣赏雪景的孩子突然安静了。她开始窝在家里,帮toriel做些家务,负责一日三餐,最后甚至大展身手在家开起了小型派对。邀请怪物们来尝尝她的手艺。
Frisk变得居家了……或者说,变得有女人味了。不论是什么原因,frisk的好静终于为怪物们赢得了在一起相聚的机会。
“frisk……一直都是那样吗?”
“不也挺好的嘛。”
“最近好像有些不太一样了?”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呢。”怪物们众说纷纭,直到这样的声音出现“干脆就不要离开,一直留在这里好了。”
“你觉得那样对人类来说,真的是件好事吗?”toriel在sans之前发怒了,这让他深刻的明白了平常温柔的人生起气来是最可怕的。Sans后退半步让出了空间,冷眼看着toriel抓住了那名怪物的衣领“我们都知道那样的事情最后会导致什么结果,我们都知道。”
“这种话,不要再说第二遍。”气氛陷入了诡异的沉默,最后不了了之。
结果就和之前一样——不要让人类离家太远,不让她单独行动……
不许带她去那个地方。

“不是一直想看雪景吗,怎么一直窝在家里?”toriel的家,女孩坐在巨大的窗前。虽然没有开灯,但雪地反射的阳光把房间照的透亮。
frisk不好意思的笑笑,熟练的拨了拨炉火“哈哈,其实已经去看过了。忘我的追了野兔呢,不过真是比想象中跑得还快,我都跟丢了。”女孩转头看向窗外,像是想要寻找之前野兔的痕迹“虽然不能自己在雪地里留下脚印,但是寻找小动物们的踪迹非常开心啊。”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那你一直待在这里如何?”sans说出这句话就发觉不对了,他第一次想要逃避看向自己的视线,而他也真的那么做了“抱歉,当我没说。”
“你说什么了?”frisk愣神,没能掩盖住脸上的一丝悲伤。幸亏sans并没在看,frisk侥幸的拍拍胸口,随即露出了一脸奸笑“怎么了,师傅,是不是不舍得您的大弟子了?”
“哼。”
“哦!这是默认了吗?”女孩转着角度的想与sans对视,而sans就躲得更远。这样转了两个圈儿,骷髅才惊觉自己孩子气的行为,抬头看向frisk。
frisk也正看着他,脸上挂满了笑容。sans觉得这样的笑容很好看,心情也没来由的好了“真能做梦。”

戏台并没有什么意外。
年龄最幼的人类在怪物们的疼爱下,得到了最重要的角色。而她也有着不愧于自己角色的本事,演出非常成功。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剧目尽是些家庭圆满,破镜重圆的内容。当然,这也是些无伤大雅的事情。frisk很开心,大家都很满足。
“戏台结束,我差不多该离开了。”
“嗯……”
“到时候还要拜托你送我出幻境了。”
“嗯……”
“喂!别这样一脸寂寞嘛”女孩笑得有些复杂“我们还会再见的,相信我。”
“……好。”sans郑重的点头,在心里琢磨女孩的话。
突然,sans发现frisk走的方向正是那个要命的地方,他表情复杂,伸出手叫住女孩“frisk。”
“哈哈,真有趣啊,sans这样的表情。要是平常也能这样表情丰富就好了。”女孩转过身,却没有停下,慢慢的倒退。
“?”sans疑惑的看向女孩,让女孩笑得更加开心“噗……不过,我真没想到sans也会露出那样傻乎乎的表情呢。‘哈?!’什么的,真是笑死我了。”
“……?!”sans的脸突然爆红“你!”
“还有幻境入口……sans竟然会为了我露出那样的表情呢……那种……像是要哭一样的……”
“……你看见了啊。”
“当然!自从我回来以后,你的表情一直都奇怪死了。在toriel家的时候怪物们也都藏的远远的,用看死鬼的样子看我……虽然我确实是鬼啦……嘿嘿。”
sans低下头,没再掩饰哀伤的表情“抱歉,是我们太过傲慢了。因为你总是很坚强,所以就想当然的认为你没有问题。
“没关系没关系。”女孩豪气的摆手“我也以为没问题来着呢,你们就更不可能怀疑了。”
“你还是再有点自觉比较好。”sans无奈的摇头。
现在已经是黎明时分,瑰丽的金红色从地平线升起,在那只上的,是快要消失的蓝紫色星空。那样的颜色也映在两人身上。
Frisk不由的看呆了,努力的抬头,对着天空发出满足的叹息“天空总是美得让人震撼,哪怕每天都有,却怎么都看不够呢。”
“是吗?我觉得你也是这样。”sans看向女孩,眼里充满了笑意“每天都像是在变化,却也完全没有改变。总是认真的,满足的活着。”
“我觉得你这样,很美。”Frisk说不出话了。她也许幻想过sans有一天会用看待异性的目光看向自己,但她从没想过他会对她说出这种话。Sans的眼神太过认真,像是要把她洞穿一样,定定的看向自己。
“啊……糟糕了。这样的话,我貌似,会更加不舍了呢。”
“别哭。”sans伸出衣袖想要替女孩拭泪“蠢,不管多大都是这个样子。”
“这能怪我吗?谁知道做了鬼还是小孩子。明明我早就成年了啊……”frisk努力的发出笑声,她没去擦眼泪,sans也无法替她擦去,它们就这样留在脸上,像是一对漂亮的玻璃珠子“那么,再见了?”
“嗯。”sans虚抓了一把空气,然后头也不会的走了。
半晌,他又再次出现,在刚刚那人消失的土包上,放上了一朵野花。
“再见。”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