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旅行者sans】 时光机 Part 1

 @奶味鹹魚 太太的衫,要到授权高兴得手舞足蹈

sf OOC 私设多炸 糖

是小故事合集,打算写两对福衫ww

本来想一次性写好发出来的,但是最近事超多(暴哭)

挖的坑我会填的,真的!

一对是善于钻bug照顾衫的福阿妈with想出游戏的熊孩衫

一对是偏原衫性格的黑客衫with笨手笨脚的幼龄饲养者

总之,呱娃砸们被吃的死死的(奸笑)

 【总目录】

大家看得开心!

————————————————————————————

 (一)行囊
“唔……用力,快塞进去了!”
漂亮的小屋里,FRISK踩在凳子上,正熟练的用全身的重量往一个比自己还高的双肩包里塞着东西。
暗黄色的背包入手粗糙厚实,乍一看,没有一丝特殊的地方。已经习惯于打包的FRISK也经常感叹,这个背包永远不会损坏的“事实”。
“唉……”随着桌子被推动的声音,FRISK听到了头顶上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叹息。FRISK抬头一看,她一直“养育”着的那个孩子正一只手拿着和旅行没有半分关系的“旅行日记”,一只手拿笔在上面写着什么。
他是FRISK饲养的骷髅,虽然不知道是谁起的名字,但从FRISK认识他的那天起,他就叫作sans。
看到FRISK看向自己,骷髅sans放下了手中的笔,整个人斜靠在床脚伸手指向那个大的可笑的包裹“哈,我真是服了。你每天都要这样不累吗?也亏的你能把它塞的这么满……很重的好吗?”
“你指这个包?”FRISK扣上背包,状似认真的拿起来掂了掂“真的重吗?你的力气真小。比起重量……我倒是希望它能再多装一点呢。”
“你!”骷髅被噎的说不出反驳的话,只偏过头去,不让女孩看到他脸上泛起的红色“短途旅行才不需要这么多东西,你是笨蛋吗?”
“有总比没有来得好。”女孩不为所动,好脾气的笑着,把背包放到了壁橱旁“那么,今天就到这里了?我先去睡了,明天见。”
“哦。”骷髅闷闷的答应了一声,短短的鼻音中听不出他的感受。
FRISK抬起头,sans的脸仍然别扭的对着墙壁看不清表情,她也没有继续探究。吹熄了摆在桌子上的蜡烛,FRISK用自己也听不清的声音轻轻的向sans道了晚安。
殊不知,在她进入深处房间的刹那,楼上的孩子也和她做了同样的事情。
“FRISK,晚安。”

看着女孩的身影消失在门帘的对面,sans轻手轻脚的从床上爬起来,拿起他的“日记”爬下楼梯。
不敢开灯,sans只靠着眼窝中微弱的荧光照亮,悄无声息的来到了门帘的前面。
“看来,门帘是我无法打开的。”掀了掀门帘,明明是轻飘飘的布料,对于sans来说却如同两块钢板。气恼的紧了紧手中的纸张,骷髅弯下身子,向里面观瞧“咦?”
sans惊讶的叫出了声,顾不上是否被发现,快步走掉桌前点亮了烛台。
随着摇曳的烛火,sans清楚的看见,深处的房间里并没有刚刚进入的女孩身影。
“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一直都有怀疑,但这里竟然是这么诡异的地方吗?”使劲儿眨了眨眼睛,小小的骷髅再次确认了里面空无一人的事实。
“等等,我可以钻进去。”身材娇小的骷髅灵活的顺着门帘下方的空隙钻了进去。
房间比想象中还小,里面没有床之类的可以睡人的地方……或者说,这里小的根本放不下一张床。
“这根本不是能住人的地方。”sans环顾四周,心中不知为何隐隐的有些安心“要是她住在这里,会受多少的委屈呢?”
等等!我为什么要在意那个混蛋!
狠狠的摇头,将不必要的情绪甩走,sans开始调查起房间里的物品。
房间里只有两件东西——一个全是方格的展示柜,和一张小桌上静静躺着的相册。
相册里的都是些他出门旅行时的照片,虽然并不是没有朋友,但照片里的自己总是孤身一人,摆着一张好似欠了钱的臭脸。
“这样的照片,值得你这样收起来吗?”无奈的嗤笑两声,骷髅轻轻的捏起照片的一角摩挲起来。
“哼,我也是着了魔。”狠狠的敲了敲脑袋,骷髅再次逼迫自己回神,走近了柜子。
柜子里空空如也,只有最边角的空格里放着一个竹制的篮子。
这是他送给她唯一的礼物。
这甚至不是自己准备的,只是把在旅途中得到的,不需要的物件转送了而已,却没想到被这样珍而重之的收藏了起来。
“啧,她到底要干些什么!!”没有发觉自己咒骂的语气像是恼羞成怒,也没发现自己的脸在微微泛红,sans不知不觉间就在房间里呆到了睡着。

再次回神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sans发现自己正拿着那本日记坐在床沿上发呆,纸张上仍然留着昨夜被他蹂躏过的褶皱。
“唔……用力,快塞进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