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undertale镜像】第一期 心口不一

大家好!这次有幸和可爱的兔子太太 @温柔的兔子 开始了不定期的系列搞事!希望大家喜欢!

这个系列的搞事主旨在于相同的背景下,完全相反的角色或者结果!(兔子会和我写相反的故事)

系列主sf,但偶尔会写其他cp的主题

Undertale sf ooc

题材:只会嘴上说说的誓言  背景限定:雪人、酒店

———————————————————————————

“旅行者,我有一件事想拜托你。捎上我的一部分身体,把它带到遥远的地方去。”寒风里,一个雪人向frisk请求。明明没有嘴巴,它在说话的时候胡萝卜的鼻子也会翘起,微微的随着话语抖动。它杨梅做成的眼睛像是有着焦距,而焦点就直勾勾的放在frisk身上。

“当然没问题了,亲爱的,怎么可能拒绝你的请求呢?我会一直带着它的。”frisk爽朗的笑着,给了雪人一个拥抱。

“啊……嗯,谢谢,祝你好运。”雪人有些惊慌,frisk的体温让它开始融化了。

“哎嘿嘿,雪人你可真可爱,我都不舍得放手了。”不理会雪人越来越急促的拒绝声,frisk拿小脸儿蹭着雪人的脸颊。

“我们要一直做朋友哦?再见。”蹭了好一会儿,frisk才不舍的放开,向着雪人挥手。

雪人惊恐的看着女孩的身影,像是在看一只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

女孩的背影消失在雪地里,一个矮小的身影磨蹭着走了过来,看到雪人,轻轻的叹了口气,拢了一把积雪把雪人补好,又像是没事人一样离开了。

 

人类钻进了昏暗的小路。

“银类,提米没前上大鞋,你药帮提米么?”

“当然了,可爱的小提米。”frisk怀里抱着满脸红疙瘩的提米,打着喷嚏点头。

“哇哦!提米蟹蟹人类!”小小的白色怪物高兴到表情扭曲,frisk开心的笑着,完全不顾Bob皱眉看过来的眼神,把身上的提米脆片不停的高价卖出。

“看,现在你有钱了。”frisk摸了摸提米的脑袋,一副施恩者的样子离开了。

 

带着雪人块的frisk一路走到了瀑布,在山洞的前方,undyne拿着闪光的长矛从天而降“人类,我要杀了你。”

Frisk拼命的在甬道中狂奔“不好。”膝盖突然弯曲,frisk摔倒在地。刚刚,她的腿被长矛打中了。

“回复道具……切,用光了吗……等等,不是还有这个吗?”看到静静躺在口袋角落的雪人块,frisk开心的笑了。

“朋友,可是多亏了你哦。你的梦想,就让我珍重的使用了。”

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蓝色的闪光。

“sans,你来了?”frisk惊喜的转头,眼前却只有冒着泡的岩浆。

“哼,看错了么。”鼻尖发出不满的哼声,frisk将水泼在undyne身上,随手扔掉了杯子“再往前一点,再一点就要到了。”

 

“嘿,kid。要陪我走走吗?”矮小的骷髅和善的笑着,笑意却不达眼底。

“当然乐意了,我亲爱的sans。”收到了期待已久的邀请,frisk脸涨得通红,愉快的声音里充满了殷切,听起来,她像是期待这一刻很久了。

Sans没有说话,带着frisk走进酒店,绅士的为她拉开一把椅子。

Frisk也乖巧的为sans拉开椅子,低头想了想,又满脸通红的把自己的椅子拉到sans身边拉着他的手臂坐好。

Sans活动了一下,却没能从frisk怀里抽出手臂。

“你,放开。”皱了皱眉,sans的眼中带着拒绝。

“不可能。”不顾sans的拒绝,frisk流氓似的拽紧sans“我可是等待这一刻很久了。”

脸颊轻轻蹭着手臂,frisk像是喝醉了一眼傻笑“嘿嘿,sans,最喜欢你了。”

“喜欢我?”sans嘿嘿的低笑两声,用鄙夷的目光看向frisk。

“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

……

“我不能仅凭你在地底的旅途就判定你是不是个好人,但你做了正确的事。你没有得到LOVE,却收获了love……”sans温和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里回荡着,frisk的心情也变得飘飘然了起来。

所以,充满决心的女孩毫不犹豫的决定告白。

“sans,我爱你。” 

“唉?!”sans被突如其来的示爱惊得脸色通红,恼羞成怒的喊道“你,你在说什么呢?!!”

“当然是爱的告白啊!”女孩爽朗的笑着,上前抓住了骷髅的手“亲爱的sans,我发誓,我会一直爱你,绝不会做任何让你感到难过的事情。”

“你看,0EXP,我这不是做到了吗?我会好好干的。”

“是,是吗?”sans伸出一只手遮起发烫的脸颊“你该走了,国王就在前面。”

“嗯,我知道了,等我,亲爱的。”frisk微微一呆,被sans的反应逗笑“我会很快回来的。”

“你,为什么不像我一样放弃呢?”迷失的灵魂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和使命,只是向着身前的孩子发问。

“别怕,我的宝贝儿。我一直都充满决心,你知道的。”

屏障,打破了。

……

 

“不会做我不喜欢的事……吗?”

“孩子,你吃掉了雪人的身体,用提米的钱资助提米,偷偷扔掉了undyne的信件……”

“还有……没完没了的重置世界。”

sans摊了摊手,声音里充满嘲讽“孩子,你看起来并不是个会遵守诺言的家伙。”

 

“噗……噗哈哈哈哈哈!”frisk喷笑出声,她松开了紧抓sans的手,趴在桌子上捶着桌面,砸的桌子上的碗碟哐哐作响。

“嘿,sans,我问你。”frisk打破了平常“友善”的假面,突然靠近跨坐在sans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谁会喜欢想要杀死自己的怪物啊?”软软的女孩口中说出像是小混混一样的挑衅语调,这种反差显得女孩可爱极了,也别扭极了。

sans的眼中闪过一丝心虚,他想要把女孩从身上推下去,却反而被搂紧了脖子。

“当然,亲爱的,你是个例外,我爱你哦。”

“你觉得我会相信?”sans双手抱肩,鄙夷的看向女孩。

“哈哈,sans,你知道吗?能来的地底真的很开心。决心真是太棒了!我从没想到我会得到这种好东西。只要有了决心,我就感觉……自己像是可以掌控一切的神。”

“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你这样的人?我从没想到过充满决心的孩子会这样的虚伪丑陋。”

“哈?你凭什么拿决心来限制我的行为?”frisk疯了般的大笑,直笑道胸腔里的空气都被挤了出来。

“就跟你sans是‘诚实’一样,灵魂特质和性格是狗屁不通的,你这个虚伪的混蛋。”

“你根本,就没喜欢过我,对吧?”剧烈的大笑之后,frisk的眼角闪烁着泪花。她在心里坚持是自己笑得太厉害,因为,她不想被那个虚伪的混蛋嘲笑。

Sans的眼眶渐渐的变黑。

“我亲爱的sans呦。”女孩喘着粗气搭上sans的肩膀,缺氧的身体让她的手臂发软。指间轻轻颤动着,frisk的手指用力,更加强硬的抓紧“决不放弃这种特质啊,换句话说,就是没有满足的那一天。”

“我的贪欲……我想要的是什么,你明白的吧?”

“你已经不正常了。”sans低头,压抑着音量咒骂。

“那么怎么才算正常?”frisk从来不是会顾虑场合的孩子,她歇斯底里的尖叫,大堂里所以的客人都皱着眉头看向他们的桌子。

“向不会帮助自己的,虚伪的‘朋友’展示爱意,到最后还要受到拒绝和鄙视的目光?!!你当我是泥捏的?”眼睛微微发红,女孩从怀里取出了一把刀子。

“你知道我的力量的,你知道的,就算这样,你也想反抗我?”

“你想横尸此地吗?”sans再也无法忍耐,眼睛放出了蓝色的光芒。

“少在那里惺惺作态了。”frisk不屑的嗤笑“我可一个怪物都没杀过,就凭一把没粘过灰尘的刀,你就想审判我?”

frisk把玩起手中的刀子,她的手指顺着刀刃划过。

“啧……”frisk闭了闭眼睛,刚刚她的手指不小心被划破,鲜红的雪珠儿滑落,砸在了光滑的地面上。

“要不然,我就只杀了他吧,你最在乎的那个。或者……还个老太婆?我想,只是这样并不足以让你有权限攻击我。”

“你敢!”

“你猜我敢不敢?”向着sans伸出受伤的手指,frisk犹自笑得开怀“来,帮我舔舔伤口吧,亲爱的sans。”

蓝色的舌头卷走了红色的血珠,sans屈辱的瞪着对面的女孩,眼中的怒火像是要把她千刀万剐一样。

“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所以,乖乖听话吧,我的宝贝儿。”

“我可是一直一直爱着你呢。”

评论(13)

热度(44)

  1. 白云黑兔难忘旅尘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开心!旅尘超棒!!![开心到升天.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