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undertale】短篇 祝福的救世主和ai之塔

勉强赶在元旦结束前写完了

是的,我是一滴神的迷妹

吃刀爱好者+双子厨,不喜欢是不可能的

要是能让大家也喜欢上这首歌就好了,写的时候单曲循环

伪全员向 团宠福 极轻微sf 曲梗 原歌词使用

凹糖失败,就是刀了

一滴神的世界观 toby的角色 只有ooc是我的(理直气壮

【总目录】

 

大家新年快乐!

———————————————————————————

很久很久以前,伊伯特大陆曾经是一片富饶的土地。

甚至曾经有这样的传言——伊伯特大陆是被神明祝福的乐园。

各种各样珍奇的动物,闻所未闻的美丽植物,在大陆上就像是理所当然一般存在在那里。大陆上的居民不论种族,都不曾需要为了活下去犯愁。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无所事事的居民们开始挑战神的权威。

自高自大的愚蠢生灵们不懂得珍惜现在的生活,反而肖想着不属于自己的智慧与魔法,跃跃欲试的想要将神拉下神坛。于是,在某一天,神明降下了制裁。

文明消失了,土地变得贫瘠,植物枯萎,走兽也不复过去的温和。整个世界就像是风中摇曳的烛火一般虚幻破碎。

地面上的生灵在绝望中挣扎求生,唯一让他们仍然没有放弃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只在古老预言中出现过的,拯救他们的“救世主”。

而就如他们所想,神并没有完全抛弃自己不成器的孩子们。终于在某天,从天上降下的神谕指明了“救世主”的身份——一个人类的小孩。

frisk,她是接近毁灭的小小村庄中最年幼的孩子。

 

连一个正式的名字也没有的,只有几个人的小小村庄收到了来自王城的任命书。

从王城来的使者,他们将frisk誉为“下一任救世主”崇拜,珍而重之的颁下了任务。

“在大地的尽头,守护着世界寿命的「爱之塔」里封存着神对我们最后的怜悯——可以重新点燃乐园生命的火种。”

被誉为“救世主”的少女,带着拯救他人的愿望,毫不犹豫的接下了任务。

“塔里封印着九个「祝福」,那是神赐于救世主的荣光。接受它们,就能点亮火种,将繁荣带回大地。”

紧握一纸薄薄的委任状,frisk眼神放空,看向「爱之塔」所在的方向。

 

“一个人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陪你一起去。”toriel爱怜的摸了摸女孩的脑袋,不等女孩反驳就与剩下的朋友们决定了同行。

“是啊,你一个女孩,怎么能去那么远的地方?”

“f…frisk让我帮助你吧。”

“小混蛋,你可不要想撇下我们一个人出风头!”

“kid,你难道不想搭我的顺风车吗?”

“捏哈哈!伟大的papyrus当然会和人类朋友同行!”

“亲爱的,不介意我全程实况转播吧?”

“哟!你不打算丢下我吧?拯救世界实在是太酷了!”

“神明留下的火种吗?听起来……非常非常有趣。”

“反正我们也没有可以称为家乡的地方了。就当做是搬家怎么样?距离神的祭坛最近的,住着救世主的村子。听起来很棒啊!”朋友们七嘴八舌的说着,收拾起行囊。

“这怎么可以?!”深知此行艰难的少女急得白了脸色,看着这样的少女,朋友们互相看了看,不由得大笑出声。

“喂!你们!”被朋友们的笑声激的恼怒的女孩不由的跺了跺脚,转过脸不去看他们。

“frisk,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朋友们微笑着向着女孩伸出手,提醒着他们之间的约定。

那是在制裁中幸存的那天,他们一同许下的约定“不论健康还是病痛……”

老老实实被朋友们拉住,女孩熟练的回答,一副无奈的语气并没能阻止眼中酸涩的感觉“我们都会互相信任。”

“让我们相互依靠着走下去吧。”

 

 

丢失了文明的世界自然没有时钟,而制裁后的天空永远都是阴云笼罩。没人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有几天,也许过去了几年,怪物们和救世主站在了塔的面前。

没有代步工具,没有充足的食物,还要躲避发狂的动物,其中的艰难不需要一一赘述。哪怕是最沉稳的asgore,眼中都隐隐含着泪水。

“frisk,点燃火种,找回我们的乐园吧。”

frisk看向身边的朋友,内心激动不已“嗯,只要有你们在,我就没什么好怕的。”

 

推开厚重的石门,眼前显现的是最初祝福。

涌动着生命气息的蓝色符文,gaster解读着被刻在石壁上的古老文字“繁华的波涛……这应该就是第一份祝福了。真是有趣,它们的运行方式是怎样的,又有什么效果,真是让人好奇……”嘴里喃喃的念着什么,gaster微微后退,让出空间让frisk靠近。

符文以违背了地心引力的姿态漂浮在空中,闪烁着柔和的蓝色光芒。

拉着toriel,女孩好奇的向闪烁着光芒的符文伸出手——

“frisk,等等。”温柔的母亲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大手覆在女孩的小手上。

在女孩看不懂的她的表情,正疑惑的望向她时,toriel狠狠的将女孩推开,夺取了最初的祝福。

“让我们一起分享吧。”

 

大门,重重的关上了。

 

“toriel……妈妈?”看着狠狠关上的大门,女孩膝行过去,将耳朵贴在门上。门里没有透出一丝光亮,也听不到一丝声音。

frisk执拗的敲打着石门,呼唤着母亲的名字。冰冷坚硬的石头上很快就留下了血迹。

“frisk,别敲了。”带着手洞的手裹不住女孩流下的血,也无法填上她像是破了一个洞的心“toriel背叛了。”

 

“已经够了吧。”frisk忍不住抽泣,大家都围了上去。而asgore哼了一声,打断了恼人的哭声,大步向着第二扇门走去“我不要再陪你们玩家族游戏了。”

“asgore你要干什么?!”众人惊怒,一直以来敬仰着asgore的undyne更是暴怒的举起了手中的长枪“我看错你了!”

“哼。”火焰魔法排开众人,asgore用三叉戟锋利的尖锐指向女孩“frisk,第二个祝福是我的了。”

asgore瞪着血红的眼睛环视一圈,嘴角挂着诡异的微笑。

“我看你们还能装到何时。”收起武器,asgore头也不回的进入了闪烁着温暖火光的房间。

 

石门关上的声音不大,却又一次重重的敲在女孩的灵魂上。

“爸爸……”frisk颤抖着双手,拳头因为用力捏的泛白。

不过不等她回神,身后就传来了undyne震惊的声音“alphys?!”

平常怯弱的怪物开心的着向undyne挥手的样子“我也得到了,祝福……”

女孩回头只在大门关上前看到一片耀眼的金光,

而看到这一幕的undyne一脸不甘的低下头,用最快的速度冲进了充斥着黑暗的门里,喉咙里压抑着细碎的喘息“可恶,竟然被你抢先了!”

 

大厅空旷了不少,frisk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一样瘫坐在地“被选上的,应该是我才对啊?”

她抬头看向剩下的五人,哪怕是sans和papyrus之间都保留着不小的距离,他们互相看着对方,眼里充斥着不信与防备,但没有一个人责备对方。反而像是约定好了一样向着不同的方向后退。

 

“有趣,着相当有趣。最后我应该尝试的,就是实验一下它的效果。”gaster的双手捧起岩浆般炽热的符文,露出了饶有兴趣的表情。

“哟,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当然要分享对吧。”

怪物孩子身后的,是代表大地的门。

不知道为什么,他显得有些窘迫,甚至在后退的时候摔了一跤,被mtt伸出的手臂扶住“亲爱的,独占可是不被允许的。”mtt得意洋洋的笑着,退进了闪烁着雷光的大门。

 

“我是救世主,我应该接受祝福,拯救这片大陆。”跪坐在地上的女孩拼命蜷缩着身体,不断的重复着。

papyrus动摇了,刚想要上前安慰女孩却看到自己的哥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frisk。”sans走上前搂住女孩的脑袋,frisk扑进他怀里失声痛哭。sans轻轻拍着女孩的后背,悄悄向papyrus使眼色。

papyrus深吸口气,用抱歉的目光看向女孩的背影“祝福就由我来夺走,frisk,我先走一步了。”房间里,从符文中吹起的狂风卷起了papyrus的披风。Frisk回头,只看见骷髅无情的背影。

“为什么连papyrus都……我的同伴在哪里?大家……都是敌人吗?欲望真的能让人改变这么多吗?”frisk紧紧拽住sans的衣角,泪水不断从脸颊滑落。

“frisk,你还有我。我是你的同伴。”

“真的吗,sans?” 

“你可以相信我,就像以前一样。”sans拥抱了女孩,就在frisk惊喜的抬头看向他的时候,sans一个瞬移进入了最后的房间“谢谢你愿意相信我,相信我们。”他没有去看房间中的符文,只是在大门关上前认真的注视女孩的泪眼。

 

“sans,你们……为什么?”每当她想前进哪怕一点,都会被他的魔法传送回原先站立的地方。

最后的房间,写着「银色庭院」的式样,frisk看向房间的里面,猜想着门里大概是冰雪的符文。

因为从骷髅的眼窝里,落下了晶莹的冰珠。

 

闹剧过后,整个大厅回复了之前的空旷黑暗。

Frisk静静的跪坐在阴影中,她一直以来最亲密的同伴背叛了她,所有的祝福都被夺走,火种大概无法再被点燃了吧。

Frisk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也许应该难过,也许应该憎恨,也许应该后悔。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什么都想发都没有。眼泪已经哭干了,和同伴幸福的回忆却并没有消失。

“也许,对我来说,被他们拿走也无所谓吧……可是,为什么呢?”

 

从窗口看了看昏暗的天空,frisk百无聊赖的想着也许再也没有看到太阳的那天了。

“对了,在得到所有的祝福以后,我好像该去塔顶来着。”也许是因为使命感,frisk机械的顺着阶梯向上,直到踏上塔顶。

 

映入眼帘的,是如同繁星般美丽的火光。

“唉?为什么?”frisk冲向塔顶的九座烛台,雕刻着骷髅的烛台被不知名的力量点燃。

“奇怪,明明这之前都没有点亮的。”frisk伸手触碰“火焰,却发现它们好像并没有温度。

 

「你终于来了。你就是新一任的救世主吧。」

Frisk抬头,火光的中间,漂浮着一位和自己有些相似的女孩。她被浓重的黑暗包裹着,向着她露出微笑。

“你是谁?”

女孩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张开双臂,感受着吹响塔顶的狂风。

「在这个塔中封印着的所谓“祝福”,其实是要救世主承担的赎罪。只需要区区一个人承受痛苦,这个世界就能继续生存下去……呵,多划算的买卖?你说是不是。」

“你究竟是谁?”frisk的声音颤抖起来,像是要逃避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可怕想法,她急不可耐的上前,想要抓住女孩的衣袖。只是,她扑空了。

 

「在波涛中溺亡。」

「在火海中起舞。」

「在残酷的光明下崩溃。」

「在无止境的黑暗中疯狂。」

「在炎热中匍匐。」

每当女孩高声叫喊,她身上的黑暗就消失一分。符文随着她的声音亮起,在对应烛台的缺口中,像是鲜血一样的东西流了出来,顺着提前篆刻好的凹槽滑向祭坛的中心。

“什么,不,不会的。怪物是没有血的,不是吗?”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frisk努力想要挤出一丝笑容,却只做出了难看的扭曲表情。

“大家……这个玩笑不好笑,一点也不好笑。不要再耍我了,都出来啊。”

「被大地吞噬。」

「被制裁的雷电击中。」

「被狂风撕碎。」

「连心跳也被冻结。」

 

“他们比我强大得多,所以他们一定还活着,对吗?”

「只要人类还是人类,这愚蠢的连锁,就会永远不断的重复。」女孩的眼中浮现出悲伤「好运的救世主,恭喜你。你与“贡品”们一同跨越了困难,乐园复苏的条件已经聚齐了。」

Frisk无法停止哭泣,再也不需要压抑,frisk大声的号哭着,回想起同伴对她说过的话。

让我们一起分享吧。

祝福就由我来夺走。

谢谢你愿意相信我们。

脸上的泪水还未擦干,救世主的嘴角就扬起了疯狂的弧度。

“哈……哈哈哈,你们早就知道,你们一直都知道,对不对?你们都是骗子,是骗子!”

被同伴们救下的祭品踉跄着走向祭坛,祭坛上的火种已经被点燃,明亮的火光像是一道闪电划破了云层,拂晓的阳光与神的恩惠再次回到了地面。

“无论是在健康的时候,还是生病的时候。都要相信彼此……”

“相互依靠着走下去。”

 

心中充斥着九种哀伤,小小的救世主,将手伸向了祭坛。

评论(2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