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undertale】短篇 你相信圣诞老人吗

PE sans和asgore假扮圣诞老人的梗

强行全员生存设定(就当做是圣诞节的奇迹吧

给礼物鹿送礼物的熊怪物真的很温柔呢(嘿嘿

OOC sf 糖 车只在梦里有

两个群的作业共用了

【总目录】

 

大家圣诞节快乐!

————————————————————————————

12月24日,平安夜。

早在一个月之前就被装饰在城镇里的彩灯,闪烁着专属于节日红色和绿色。从每家每户窗口泛出的温暖灯光照亮了昏暗的地底城镇。

明明没有天空,鹅毛般的雪花却从未知的某处飘落,让地面变得更加难以行走。

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哪怕是frisk也想要窝在温暖的壁炉边上,趴在窗口欣赏雪景和彩灯。不过,现在的她却缩在熊怪物温暖的毛皮里,在圣诞树下放上自己的礼物。地下的圣诞节是为了安慰礼物鹿而开始的活动,但是现在,所有的怪物都很享受这个活动。

高大的圣诞树上挂满了各种装饰,看着在自己怀里仍然冻得发抖的女孩,温柔的熊怪物张开毛茸茸的手臂,把女孩小心的裹紧“希望礼物鹿会喜欢这些礼物。”

“要是还有讨厌的家伙给他乱加装饰,我一定会教训他们的。”女孩抬头看着熊怪物,认真的伸出小拳头,却因为毛皮外的温度冷龇牙咧嘴的缩了回去。

“是啊。”站在他们身边的sans微微抬头,看起来像是在寻找雪花的源头。不过当熊怪物搂紧孩子的时候,他白色的眼珠像是短路的灯泡一样,剧烈的明灭着“因为有frisk在,今年的圣诞节一定会更开心的,包括他。”

“sans?!”缩在毛茸茸里的女孩惊讶的探出头,看向身边的骷髅。

“我觉得,所有的怪物都是这么想的。”

“……sans,讨厌。”

“哈哈。”sans愣了愣,看到女孩的表情,突然喷笑出声,伸手拍了拍女孩的脑袋“怎么样,调情大师”

 

“frisk,sans,你们在这里啊。”身后传来了厚厚的积雪被踩踏的吱嘎声,asriel和chara正向着他们走来“frisk,你的事情办完了?差不多该回去了,妈妈烤了派在等你呢。”

“嗯嗯,大家都过去了,就差你了。”

Frisk的视线被熊挡了个严实,没等她发话,怪物就抱着女孩转了个圈“嗯,我这就回去了。不过……就差我,那sans呢?”

明明说着回去,frisk却完全没有离开毛茸茸的打算,和善的怪物看着这样的孩子,无奈的笑了笑,将女孩抱了起来。

“喂,frisk你都多大了还要别人抱着啊?”

“chara,不要这么说话。啊啊……抱歉frisk。”asriel向抱着自己不撒手的chara发射谴责的目光“sans的话,他有别的事情要做。”

“唉,什么事情。”

“哈,还能是什么事情,这是圣诞节啊,当然是假扮圣诞老……喂你要干什么?!”

Chara的惊叫让frisk忍不住回头,看到身后的骷髅一如既往的摆着滑稽的笑容,不由的疑惑了“怎么了,chara?假扮圣诞老人是怎么回事?”

“喂!你刚刚不会是真的要动手吧!变态萝莉控!哇!你不会以为frisk这个年纪还相信圣诞老人吧?!”话没说完,脚边的雪地上就多了一个小洞,chara咋咋呼呼的叫唤着,把asriel当作掩体左跳右跳的躲避起来。

“sans?”frisk惊讶的转头,看到的又是和刚刚一般无二的滑稽笑容,不开心的撇嘴“我都已经看到了啊……真是的,你和chara的关系为什么不能变得更好呢?”

“嘛嘛~大家都冷静一点。Frisk,每年爸爸和sans都会扮成圣诞老人的。等明天我们就可以受到礼物呢。”

“哎,是这样吗?原来圣诞礼物是sans和羊爸爸给我们的啊……”像是遗憾又像是释然,frisk低下头,轻轻的笑了出声“那么,我这边也要……”

“你说了什么吗?”asriel挠挠头“算了。不过frisk,这件事可不要说出去啊,还有很多怪物,像是papyrus他们都还相信圣诞老人是存在的。所以拜托你保密了。”

“嗯,当然!保护大家的梦想也是圣诞节的义务嘛!”frisk再次挥了挥拳头,露出了奸诈的小表情“不过,要我保密可以,我也想帮圣诞老人送礼物,可以吗?”

“你不是怕冷吗?”sans看着赖在怪物怀里的孩子“而且tori他们在等你……” “拜托拜托拜托~”咬了咬牙,frisk从温暖的怀抱里出来,紧紧搂着sans撒娇。

“……”要是sans有汗腺,他一定已经满头汗了“今年asgore会扮成圣诞老人在雪镇和孩子拍照,如果只是这样的话……”

“嗯,sans谢谢。”frisk把脸埋进sans怀里,意外的发现sans的身体在微微发亮。

大概是彩灯吧。

这样想着,frisk紧了紧怀抱。不知道为什么,抱着sans的时候,好像会觉得浑身发热呢。

 

“吼吼~孩子们圣诞节快乐!”asgore发出了奇怪的笑声,站在他身边准备拍照的sans听到立刻喷笑出声。

“圣诞节快乐!来,笑一个~”瞪了sans一眼,女孩的眼中也存了笑意。从骷髅手里抢过拍立得相机,frisk露出好看的笑容按下快门。

照片出现,上面映着的,是满面笑容的asgore和monster kid……还有礼物鹿。

“圣诞节没有驯鹿怎么行。”礼物鹿的鹿角上挂着个小小的铃铛,随着脑袋的晃动发出脆响。

“你又被强行挂上装饰品了吗?!说,是谁,我去教训他!”女孩愤愤不平的开始挽袖子,看着这样的女孩,礼物鹿笑得大跌,铃铛也乱响个不停。

“是我自己带上的。”礼物鹿笑了半天才终于缓过劲儿“你们每年都在给我礼物,我都记得,也都好好的收着。这个铃铛也是某位怪物给我的吧。为了你们,我也想要更努力一点了。”

“成为最棒的圣诞节展览品!”

“吼吼,想要比圣诞老人更有人气吗?有志气,我看好你。”sans学着asgore滑稽的笑声拿回了相机“kid,这边差不多结束了,你现在回去的话,说不定还能吃到tori的派哦。”

“呜,我还想……”frisk想要反驳,却猛的打了个哆嗦“嗯,我回去吧。”

“乖孩子,来,抓住我的手,我知道一条捷径……”

 

“frisk回去了?”蓝光一闪,sans回到了asgore身边。

“嗯。”

“今年有她在,真的很开心啊。”

“哈哈哈,是这样呢。”

“那么,我们该去给孩子们送礼物了。”

“嗯,快点搞定吧,不然懒骨头明天就起不来看kid拆礼物了。”

“哈哈,那么快些走吧。”

 

地底是封闭的空间,当你熟悉了这个地方以后,你会发现,这里意外的狭小。

但狭小的空间里,意外的却拥有不少的人口。

至少是让sans觉得自己快要散架的程度吧,直到午夜,sans才终于轻手轻脚的摸进了frisk的房间。

“你来得真慢,我等得都快睡着了。”sans一惊,看到女孩正抱着被子,眼睛睁得大大的,向着自己抱怨。

“真是的,我这样可是很冷的啊……”轻轻把被子掀开,女孩的小脸涨的通红。

Sans惊讶的说不出话了,面前的女孩的身上没有一件衣物,只在身上粗粗的缠上了红色的丝带。

“kid,你这是干什么?!”sans大喊,声音中颇有些气急败坏的味道。狠狠的按住胸口,他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飞出胸腔了。

“chara说,礼物是要缠上丝带的……”

发现自己的音量有些大了,sans赶紧捂住自己的嘴“你知道你是在干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啦!”压抑着音量,女孩也恼羞成怒的吼了起来“你当我没看出来吗?刚刚熊先生抱我的时候,你的眼睛闪的像坏了的灯泡。”frisk被自己的比喻逗笑,咯咯咯的笑出了声“好了,sans,圣~诞~老~人~你不打算来拆礼物吗?”

“嘿,看来今天懒骨头真的要散架了。”

评论(1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