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undertotem】支线 颅骨 家庭成员

交代猹的支线 轻微羊猹

时间点是裁定建成一段时间

自己脑补的关于猹的性格和经历

我个人觉得猹是这样的,她很有主见,很偏执,但她并不是坏人,人生观也许不是很正确,但她确实非常善良,也有责任心

比起憎恨人类,她算是恐惧排斥人类社会

5000硬生生的删到2600,我心情复杂

【总目录】

 

大家冬至快乐!

————————————————————————————

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chara还没有死去的那段时光里。那时她的她不知为何,对于人类世界有着奇妙的厌恶。作为国王的养女,也没有特别奇怪的个性,chara自然是很受怪物们的宠爱。只是,在与怪物们相熟之前,chara也从没想要回到人类世界。她对于地上世界毫不留恋的做派,反而让不少怪物对于地上的渴望降低了。从种族的角度来考虑,她这样的存在大概是足以被称为“怪物的希望”了。

国王一家以及与chara相熟的朋友或多或少都能感觉到,chara非常讨厌自己。而她对于自己在地上的经历总是避而不谈,所以他们就这样认为了——chara在地上过得并不好。

因为有了这样的怀疑,朋友们对chara更是极尽体贴。

而不知道何时开始,chara的地上经历就有了很多“版本”。

以讹传讹的结果就是,怪物们得出了一个结论“chara讨厌人类。”

 

这件事情在被chara知道的时候,她也没能忍住,露出了目瞪口呆傻样儿。

 

chara的父母关系非常好,对于chara也非常宠爱,对待他人友善,乐于助人。在所有人眼里他们是完美的夫妇,而chara会是最幸福的孩子。当然,chara也认为他们不是坏人,他们一直很温柔,除了会掌控chara的一切。他们总是会想着chara,给她最好的。chara总是很感激他们,但是她无法爱他们。

 

“chara,你活着需要的东西,花销,乃至生命都是我们给你的,不要想着反抗,只要你顺从,你将来就一定会得到幸福,你是我们最完美的作品,你明白吗?”

“这就是你存在的价值。”

这样的话不是一次,不是两次,而是无数次。只要她拥有了独立的想法,或者势头的时候他们就会不断的重复这句话。

 

“他们是最爱我的人,所以我不能恨他们。”

“他们给了我一切,所以我应该顺从。”

不断重复着自我欺骗,chara惊恐发现自己的心被浓稠的恨意腐蚀着。她如同黑色的泥沼里挣扎着,却无法脱身。

“你们要是能消失不见就好了。”

 

恨一个人是很累的,尤其是在自己被好好对待的时候。所以每次当恨意消退,chara不得不面对被自责和内疚审判的心。

一次次一次次。

于是从某天开始,她再也无法喜欢自己,也再也无法喜欢他们了。

 

但是她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实现他们的所说的价值。

“我必须,必须要体现自己的价值。”

只是,不知何时,chara被叫做了“没用的孩子”。

如果chara是个不知感恩的人的话,也许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吧。

“我的价值,是什么?”

 

“你这个混账!乖乖听话!”又一次,chara有了与他们相反的意见,他们在这种时候总会像是变了一个人。无论几次,chara都无法习惯暴怒的父母。

将自己的存在隐藏在离他们最远的角落,chara双手抱头,希望责难能快些结束。

但是,为什么这么漫长?

 

“我已经受够了!我要离开你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chara还是个小孩子,她没有独自生存的能力,胆量也早在顺从中消磨殆尽。哪怕她自己,也没有能够自己活下去的信心。但她已经明白,继续和他们生活的话,她的自我就要消失了。

 

她已经无法承受更多了。

 

“你一个人要怎么生活下去,别傻了!跟我们回去,乖乖听话,今天做你最喜欢吃的东西。”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只是把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好的东西都给了chara而已。他们不明白chara为什么会反抗,他们惊怒着,悲伤着,却也没忘记拿自己认为的,最好的方式安慰她。

“啊!”他们看到的,是双手抱头发出尖叫的孩子“不要了,我不要更多了,求你们,求你们恨我!”女孩泪流满面,颤抖着后退“不要再对我这么好了。”

 

逃走的女孩走到了街上,寻找着愿意雇佣她的人。

结果当然是失败。

“抱歉,雇佣童工是犯法的。”

“哈,你这小屁孩,你觉得你能做这种工作?”

 

找不到工作,她不得已开始寻找愿意收留自己的人家。

“走开,我们会被当成拐卖的。”

“哪儿来的野孩子。”

没有人当真,但是哪怕是玩笑,也没有人同意收留。

 

chara在街上直到傍晚。她依旧执拗的努力着。

“孩子,天快黑了,你快回家吧。”一位心地善良的妇人询问起了她家的住址,却也成为了毁灭女孩内心最后一道防线的人。

 

“干脆,还是我消失掉吧。”chara谢过妇人,向她保证了自己这就回家。向妇人友好的挥手道别,chara转过身,慢慢的走上了前往伊伯特山的道路。

 

“大家都是好人,但是,为什么有的时候,人类会那么可怕呢?”chara拼命的甩了甩头“不对,不要再给自己找理由了,自私的东西!他们都很好,非常好!所以,只有我是坏的,只有我是不对的,所以只要我消失就可以了嘛。哈哈,这么简单的道理,我竟然现在才明白。真为我自己不值……啊啊啊,讨厌!果然我是个不长心的,到了现在,竟然还在怜悯自己。”

 

快些走吧。

 

chara觉得自己是被神爱着的…又或许是恨着的。

 

她从没想到过地底有这样的一个世界,这样友好善良的一群怪物。她爱上了他们。

 

她必须为他们做点什么。像是被恐慌扼住脖颈的老鼠,她努力的思考着自己的价值。

对,对了!我来烤个派吧!我的料理水平还是不错的!虽然完全不能和得到的相提并论,但是总有一天我可以还清,我不能再欠别人什么了。我不能,我不能……

她像是慌不择路的逃亡者终于找到了迷宫的出口,去向toriel询问了菜谱。

 

然后,她做了些什么?

因为自己的独断,她差点毒死了自己的养父!

 

不行,不能再给他们添麻烦了!

这样想着,她拼命忍住绝望的尖叫,从养父的房间逃离。

 

“chara,我们该怎么办?”小羊啜泣着,询问起身边的chara。

“只要我们能做一件能弥补错误的事情就可以了。”

“哦,是什么?”asriel来了精神,用泪汪汪的眼睛看向chara。

“把耳朵凑过来……”chara脸上摆出胸有成竹的笑容,内心却如同死水一般平静。

 

“抱歉,asriel,我只能这么做了。”

……

“chara,喂chara,你在想什么?”打断chara思考的,是asriel关切的声音。比起记忆里的样子,现在的他是让人难以置信的强大可靠。

“嘿嘿,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流言这种东西,真是意外的不准呢。”看到asriel不满的眼神,chara讨好的笑了笑。

“哼~这样吗?”asriel鼻间发出若有若无的哼声“那么你现在可以解释一下你脑袋上的东西了吗?”他指着女孩脑袋上怪异的“装饰”,那是一只山羊的颅骨。

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能看见前面吗?”

“嗯~谁知道呢?”

“喂!”

“嘿嘿嘿,这个是必要的装备哦,这样我也是山羊家族的一员啦。”女孩伸手抬起颅骨,冲着asriel呲牙。

“我不是山羊!我爸妈也不是!我们是怪物,怪~物~”

“哈哈哈,是这样吗?”

“不要想着蒙混过关!”

 

“呐,asriel。就算是我这种人,也会想要和你们成为家人,这样是可以被允许的吗?”

 “哈,就凭你害死了我,还害死了父亲?”耳边突然响起asriel的声音,chara剧烈的颤抖一下,惊恐的看向asriel。

“asriel?!”

“chara,你怎么了?”小羊和小羊肩膀上的小花都一脸疑惑的看向女孩。只有在chara的事情上,他们的想法才是一致的“你怎么发出那样的声音,出什么事了。”

 

“没,没什么。”chara这才明白刚刚的质问只是自己的臆想。她低下头,把表情深深的藏在颅骨的阴影里。

 

“Asriel,你恨我吗?”

哈,我大概永远都不会有胆量问你了。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