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京剧传说】短篇 戏台

打deemo打到花水月,之后就不可抑制的想吸京剧传说

PE!是的,PE! SF OOC 刀

我对京剧的印象基本就停留于“国粹很好啊,但是不了解”的状态,为了写这篇查了些乱七八糟的,但有可能会出现很多错误,欢迎指正,只求轻喷

文风已死!京剧这么美的设定基本是砸我手里了!(暴风哭泣)

爱死鲵大大了!但是至今为止不敢搭话!甚至没敢开口问京剧设定!甚至喝酒壮胆也失败了!看了空的聊天框二十分钟!我没救了!(心疼的看着酒瓶)

再次深刻的理解到自己是个怂蛋(瘫

但是感谢亲家替我问了设定!国民好亲家!我爱她!

意念艾特(没可能的看不到的你在奢望什么)

【总目录】

 

曲未终,人已散……

————————————————————————————

“我们来唱戏吧!”初春的某个清晨,frisk召集了所有的好友,

不等抖落沾上衣袖的露水,她就微笑着举高双手,向着好友们提议。

“唱哪一出?”听到女孩提出这样的请求,怪物们的眼睛都闪闪发光。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frisk慌张的摆手“我,我的意思是,大家搭好戏台,努力的练习,准备好乐器……最后排成一整场演出。然后,让大家都来看演出……这样……”女孩看着怪物们瞪的越来越大的眼睛,声音不禁越来越小。

“唉?!!!”

“为……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惊讶啊。”被所有怪物用惊讶的目光注视,frisk脸涨得通红,伸手拿宽大的袖子挡住脸,只从留下的一丝缝隙中偷瞄大家的表情。

“可能……是因为,从来没想到过吧……”

“是啊,我们经常凑不齐。这里没有舞台……”

“也没有观众……”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聚在一起唱戏了。”

“那么,我们就更应该这么做了!如果一直没人做的话,什么都不会开始的。”女孩许下的,实在是有些任性的愿望,却也点燃了所有怪物内心的灯火。

 

也许是神明的精心安排,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一切都像是为京剧而存在的。怪物们干劲十足的开始搭建戏台,而没有魔法的人类就被赶到一边练习唱功。

“既然是你提议的,就要好好练习,至少要到达不输给我们的程度哦。”

“这要求也太严苛了。”震惊中,女孩总是半睁不睁的眼睛瞪得滚圆,愣了老半晌,才苦笑着应下“我会尽全力的。”

之后的日子,对于女孩来说,是痛并快乐着的。不论如何的天赋异禀,年幼的人类少女也不可能与将京剧刻入骨髓的,经历了漫长岁月的怪物们相比。

怪物们像是开了闸的水坝,将知道的一切都灌输给女孩。让女孩受宠若惊的同时也应接不暇。毋庸置疑,怪物中教导最严厉的,是sans。

“你这假嗓抖成什么样了?这样干嚎你还不如去菜场吆喝。”

“你是板眼都不懂的菜鸟吗?竟然走板了。”

“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吃了油腻的东西了?嗓子不干净,以后不许吃这种东西!”

……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但是frisk已经想要沉眠了。

好在和女孩不同,大自然中的一切都充满了活力。

 

入夜,终于得到了一点喘息时间的frisk俯身,认真的观瞧着路边一颗嫩绿的小草。像是要深刻的记住草叶上的纹路,女孩伸出修长的手指抚上草叶。触及草叶的瞬间,frisk被隐在阴影处飞腾而起的小虫吓了一跳,却毫不在意的咯咯笑了起来。

“歇歇嗓子吧,都哑了。”不知何时,深蓝色的身影就静静的站在角落,在听到女孩略微沙哑的笑声后,忍不住走近女孩。

过了许久,frisk也没能习惯sans悄无声息的接近。女孩如同受了惊吓的小动物般回头,看到是sans,不由的松了口气“呐,sans。京剧明明是彼此(我们)最爱的事物,为何会如此沾满血腥呢……”

“哼,你觉得,那样真的是爱吗?”sans冷笑,声音充满不屑“为何突然提起这个?”

“没,只是觉得,怪物们真的将京剧视为宝物啊。”女孩清了清嗓子,却发现声音没什么改善,冲着sans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许人类就是因为多了这份攀比的心思,无法全心全意的爱京剧,才做不到像怪物们一样,让京剧成为本能吧。”

“那么做不到这些的人类小姐,你是不是应该懂得努力练习而不是偷懒了?”摇了摇头,sans忍不住提醒“比起在这里放风,你应该早些回去。明天要是起不来练习,我可不会饶了你。”

“嗯,我回去了。”知道这是sans别扭的关心,女孩用尽全力才抑制住上翘的嘴角。轻轻站起身,一阵冷风吹过,初春时节的风仍然带着浓浓的寒气,让女孩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蠢,这种节点要是感冒了,还怎么上台?不合格呢。”无奈的叹了口气,sans背过身,向女孩伸出一只手“来吧,我带你回去。”

干燥厚实的手掌虽不像自己的手那般温热,却也并不寒冷。沉浸在异常高涨的情绪里,最后,女孩也未能有机会去仔细体会一直以来好奇的捷径是何种感觉。

 

舞台在一个夏夜上演了。

因着某个不成器的孩子,本应在春季开演的舞台被硬生生的延后到炎热的夏季。然而,恼人的蝉鸣和热风反而像是点燃了大家眼中的火种。

铜钹声伴着鼓点响起,大红色的厚重幕布被缓缓拉开。所有人根据各自的角色上场下场,交替着成为舞台的中心。

眼底隐有水光流转,sans抬眼看向众人,却发现大家的表情,和自己一般无二“啊啊啊……为何我们一直以来这么傻呢?为何深爱京剧的我们,会将这样至高的愉悦遗落了呢?”frisk并未看漏sans嘴角勾起的弧度,不由的让莹润的泪珠滚落潮红的双颊。

很开心的,对吧。

 

曲终,人散。

尽兴过后留下的。是满足感……和月光下的两人。

“呐,sans。从很久以前,人类和怪物就因为京剧产生了很多要命的问题呢。不过,不论是发生了多少事情,京剧都是没有错的,对吧?”

“啊啊,是啊。”sans微微眯着眼睛,一副满足的样子。让frisk忍不住露出满面笑容“能听到你这么说,我真的好高兴啊。Sans,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又会有着怎样可怕的可能性,我还是渴望大家能够幸福的在一起,愉快的唱戏呢。这样的愿望,会不会很傻?”

“确实是呢。我等与人类两族间的关系……不会轻易的改变吧。”sans抬起头,清冷的月光映入眼帘,让他也不禁感到些许惆怅。若是有机会教导更多frisk这样的孩子,和她们一起享受舞台的瞬间,应该会非常开心的吧。

打断sans思绪的,是女孩充满笑意的声音“没关系,我不会放弃呢。”女孩抬起头,向着sans露出了一个傻乎乎的笑容“很快,我就会离开这座山吧。但是明年,明年的明年,明年的明年的明年,我也会回到这里,到时候还要一起唱戏啊。你们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和最好的搭档。”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sans嗤笑,却没发现自己的笑容里也多出了几许真诚“想成为我们的搭档,你还差得远呢。说不定等你寿命走到尽头的那天,也无法与我们相比呢。”

“大概是吧。”frisk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看向sans的眼神中有憧憬,有真诚,也有着些许sans看不懂的感情。

但不论能否看懂,sans也能理解到,女孩此刻的笑容是多么美好。

“即便如此,我也最喜欢京剧。”

也最喜欢你了。

 

 

 

明月高悬

明明已是初春,积雪却还未完全融化。没有脚印的雪地在月光下微微发亮,如同繁星陨落。

没有乐师,没有观众。戏台上正上演的,是在人类世界无法邂逅的一出好戏。

夜,渐渐深了。

随着咿咿呀呀的念白,这出戏已然临近高潮。倏地,一切声音都在瞬间消失。停止在这令所有人扼腕的地方。

夜风袭来,高瘦的身影孤零零的站在戏台上。依仗着无法感知寒冷的身体,任由风撕扯自己的衣摆。直到黎明到来,将地平线染成绚丽的金红色。那道身影才如同冰雪消融般消失在戏台中央。

“今年,正旦也缺席了。真是不像话呢,小子……”偏僻角落的一座孤坟,插在土包前的破旧木牌上没有一个字,只有一条绣着紫色花朵的破旧发带孤零零的随风摇摆。

“如今,你却是连来与我搭戏的胆量都没有了呢。”

评论(18)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