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Nightmare x Frisk】 短篇 过去的模样

SF产粮群 遗忘题材 
sf OOC 刀子 私设有 略黑注意! 时间点是frisk掉落地底前 
关于Nightmare的设定资料主要来源是Dreamtale起源,同时其中的Nightmare台词使用 
说到遗忘,就不能不提Nightmare的过去与现在呢 
可爱的Nightmare我永远不会忘记哒! 
与其说是恋爱,不如说是萝莉养成(不! 
但是不是什么痴汉衫请不要怼我呀(怂爆! 

【总目录】

大家看得开心!
——————————————————————————————
有的时候Nightmare会感叹,永生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没有想做的事情,也没有想去的地方,只是漫无目的的闲逛。即使有什么想要达成的目标,因为实在是有太多的时间,所以也提不起什么干劲儿来做。
哪怕对别人来说,是和生命一样的长度,对于他来说,也只是可以随意遗忘的一块碎片而已。渺小到甚至他不会提起一丝兴趣来记录。

但是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人,哪怕她与他所经历的日子,只如同碎片的碎片一般短暂。

那是在一个还算和平的世界里。Nightmare百无聊赖的闲逛着,忘记是从哪里开始,也没有目的地。只是本能的在某个昏暗的小巷里,发现了一个内心充满了黑暗的孩子。哪怕在负面感情的浓雾中,她的灵魂也像是一颗星星般耀眼。
“看起来是个收集负面情绪的好材料。”产生了这种想法,Nightmare转瞬就进入了小巷,在地上不知道放了什么的箱子上坐下,好整以暇的观赏起面前的好戏。
小小的孩子被一对青年男女踢打着,她的身体已经遍体鳞伤。面目全非的脸上只有一双灿金色猫瞳闪烁着恨意。
“小混蛋你那是什么眼神。”虽然完全没有反抗,但孩子凌厉的眼神足够让伤害她的男女感到不满“像你这种孩子,我们就不应该生下来。废物一个!”
终于,人类的孩子找到了机会,在女人打累了,俯身休息的时候,女孩突然从箱子的缝隙间抽出一根充满铁锈的铆钉。铆钉的一端有着打磨过的痕迹,孩子将尖锐的钉子顺着女人的眼窝用力扎了进去。红白污物迸射而出,溅了女孩一脸。女人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已经横尸当场,只有微微抽搐的四肢证明了她刚刚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孩子的眼睛眨都不眨的走到女人身边,费劲的想要抽出铆钉,却发现自己过于用力,铆钉已经拔不出来了。
“你这个恶魔!”剩下的男人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喘了两口粗气,在看到孩子去拔尸体上的钉子时才突然醒神,冲上前去掐住了女孩的脖子“去死吧!”女孩剧烈的挣扎起来,却没有什么效果。她和男人的力量相差太过悬殊了。眼前渐渐发黑,女孩的灵魂渐渐的脱离了身体……
“决心?!”Nightmare惊讶了,在人类社会里,拥有决心的人类,绝对是凤毛麟角。不由的,Nightmare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要让她成为我的东西。”
轻轻挥动一根触手,男人的身体就像是豆腐一样被轻易的切开。扼住女孩脖颈的力量瞬间放松,她摔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谢谢您救了我……先生?”抬起头,女孩感激的眼神在撞上箱子上坐着的黑色身影时凝固了。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物种,也不知道对方的性别,迷茫了老半天,女孩才终于搜索出“先生”这个称呼。
“噗!我还是第一次被称作‘先生’。”Nightmare笑出了声,从箱子上下来“我是Nightmare,你身上有很稀有的特质。既然我救了你的命,你就是我的东西了,老老实实的为我做事,我就允许你继续活下去。”
“您的意思是……您需要我,对吗?”拿衣袖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女孩的眼睛突然变得亮晶晶的。
“这是交易,和你的性命交换,你的一生都要为我工作。”
“也就是说,我的生命对您来说是有价值的,对吗?”女孩眨了眨眼,向着Nightmare露出了笑容“能够成为您的所有物,我觉得非常荣幸,Nightmare先生。”
话音未落,长长的黑色触手就如同鞭子一般讲女孩抽飞出去“那么第一件事,不要在我面前表现出任何正面情绪——高兴,兴奋,乐观,自信……这些都不需要出现。”
“我知道了。”抓紧被抽碎的衣服,女孩挣扎着爬起来“那么我需要为您做些什么呢,先生?”
“你只需要让这个世界充满负面情绪就可以了。我会教给你你需要知道的一切,你灵魂的特质,LOVE,还有让他人产生负面情绪的方法。没问题的,你很擅长这个,我能感觉到。”
“我知道了,谨遵您的吩咐,Nightmare先生。”大大的猫瞳在夜晚中闪着妖异的光,被第一次肯定了自身价值的人类,找到了自己的主人。

对于Nightmare来说,和人类在一起的日子意外的不太好过,也许是因为习惯了被厌恶防备,突然被人类尊敬崇拜让Nightmare感到古怪极了。
明明教给她的,都是最恶劣的,玩弄人类内心的方法。人类却一点都没有觉得恶心,每次他来找她的时候,她都会像是在等待大人回家的孩子,用大大的猫瞳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她金色的瞳孔清澈见底,就连Nightmare漆黑的凶恶形象,在金色的镜面里都被镀了一层金,变得神圣了起来。
“看起来就和dream一样。”看着金色的倒影,Nightmare不自觉的吐出了这句话。
“Dream是谁?”人类好奇的看了过来“我的死敌,一个讨厌的家伙而已。” 
也是我最嫉妒的人就是了……
“是这样吗,那么我一定不会喜欢这个叫做dream的人,因为他是您的死敌。”女孩过于单纯直白的回答让Nightmare动容。
「他可是被所有人喜欢着哦?」想要反驳人类的Nightmare张了张嘴,却在看到女孩认真的表情后,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Nightmare好笑摇了摇头,嘴角勾起了一个自嘲的弧度“嘿,到了现在,我还在想什么呢……”
我真是恶心,刚刚差点就要产生正面情绪了。要是让dream知道了……
“蠢货,少说这些没用的。”Nightmare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看起来我教的你都学会了,我走了,你给我好好‘工作’。”
“我明白,先生。”人类轻轻挥手,向Nightmare告别。

“刚刚Nightmare先生脸上的,是真心的笑容。”虽然Nightmare刚刚的表情非常奇怪,但是善于感知他人心情的人类还是理解了那个过于生疏的笑容,并且真心为对方感到高兴。
突然,人类像是想起了什么,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不对不对,Nightmare先生喜欢的是负面情绪,我不能觉得开心。”甩了甩头,人类脸上的笑容消失,冷肃的脸上浮现着淡淡的恶意“接下来我要去收集怎样的负面情绪呢……对了,城郊的地下实验室!”
一直居住在城市最黑暗的角落,人类自然不会忘记那个地方。城郊的第二实验室——他们进行着某些非法的人体实验,曾经和女孩一起在街角游玩的同伴们,也有不少被抓去做了实验体。
当然,活着回来的案例,是零。
“如果他们知道了我灵魂中【决心】的特性,在触手可得的时候失败,甚至一直努力收集的试验资料全部毁于一旦的话,大概就会有很多负面情绪了吧?”想到了就立刻行动,决定了接下来的目标,女孩转身离开,准备起需要的道具。

Nightmare没有再去见人类,或者说,他不敢去。和她在一起,自己总是会变得奇怪,甚至,会觉得……开心?
不过,哪怕不见面,从远处传来的负面能量,由那颗黑色的明星指引,不断向着他流动过来,让他无法不去注意“那个孩子是怎么做到的呢?”偶尔,Nightmare会待在什么都没有的空间,猜测人类的行动。只是这样,对于他来说,就足够打发时间了。
直到某一天,他突然发现人类的位置已经很久没有改变过了。
“蠢货,你竟然被抓到了?还要麻烦我来救你。”黑暗中,Nightmare的身影悄悄出现,看着被开膛破肚却仍然无法死去的人类,眼睛隐隐泛出红色“我教给你的东西都让狗吃了吗?竟然这么没用!”
“先生,您是来救我的?”和语气中的不确定相反,人类灼热的眼神吓了Nightmare一跳,他甚至觉得人类的视线在触到自己时像是要把自己烫出了两个洞。
这是……正面情绪吗?Nightmare第一次觉得自己不明白一种感情,这让他觉得很难受,他在这种感情中没有感觉到危险。
但他很快就不这么想了。
“谢谢您,Nightmare先生。”Nightmare挥动触手,连同束缚一起将人类劈成两半,决心碎裂再恢复。人类支撑着身体,艰难的想要爬起来,Nightmare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搀扶,却在手伸到一半时楞住了。
“这是什么诅咒?!”被自己下意识的行为震住,Nightmare惊怒不已,不由的向后退去,与人类拉开了距离。
不行!他不能这样下去,这个人类很危险!
“Nightmare先生,您还好吗?”Nightmare沉思良久,才在人类担心的询问下醒了神。
Nightmare狠狠摇了摇头,甩走脑海中不必要的情绪。不论如何,如果它是正面感情,只要我用负面感情侵蚀它,这种感觉就会消失了。
“人类,你灵魂中有种奇妙的感情,让我觉得很难受。你的心里有什么不是负面感情的东西吗?不论如何,我要用负面感情侵蚀它,你把灵魂显现出来。或者,我动手把它弄出来,不过到时候你就不会觉得很好受了。”Nightmare看着人类,向她提出了展现灵魂的要求。他没有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已经不会防备这个人类,甚至能毫无芥蒂的向她表达自己的感受。
“我让您感到痛苦了吗?”人类这是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难过的表情。
Nightmare莫名觉得心酸,明明这个人类的负面情绪一直都只会让他觉得舒服。为什么?没有找到理由,Nightmare不知怎么的扭头逃避了人类的视线“没有那么……少废话把灵魂展现给我。”
得到了答案,人类低下头,沉默了许久。
“也是,任何拥有灵魂的存在,都不会随便把灵魂展现给别人的。”就在Nightmare这样想着,准备自己动手的时候,人类深吸口气,抬起头露出了自己最好看的笑容“好的,如果是先生您希望的。我无不遵从。”身体微微颤抖着,人类的灵魂浮现,心形的红色灵魂小小的,闪烁着温暖的红色光芒。
Nightmare的触手伸向灵魂,人类完全没有反抗,Nightmare的触手只是轻轻碰触了她的灵魂,她就简单的被负面情绪侵蚀了。
“先生,我请求您……请一定不要忘记,我过去的模样。”被负面情绪彻底侵蚀的人类努力睁大了蓄满泪水的猫瞳,向着Nightmare说出了最后的请求。Nightmare愣住了,人类的话开启了久远过去的记忆——哭泣的Nightmare被漆黑的“自己”抱住怀里,他承诺他会保护Nightmare远离任何危险。Nightmare接受了那个“自己”。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己”成为了新的Nightmare。

不知道过了多久,Nightmare才猛然回神,他的触手仍然保持着与人类灵魂的接触,那个灵魂哪怕被负面情绪侵蚀,却没有变成如他所想的纯黑,仍然顽强的闪烁着微弱的红光。
仔细的感知了一下,人类的灵魂中确实没有了正面情绪,Nightmare松开触手,红色的灵魂瞬间回到了女孩体内。
“啊啊啊……”发出了不似人类的声音,人类像是没有知性的野兽一般咆哮。她体内的负面情绪并没有增加多少,只是,她保持人性的最后一根线,被Nightmare剪断了。
Nightmare立刻发觉不对,用触手绑住了人类。不再是人类的女孩在地面匍匐着,挣扎着,用女人特有的刺耳声音发出嘶吼。Nightmare显然不喜欢这种声音,松开了触手,她就手脚并用的飞奔出去,打破了实验室的门,毁灭着眼前能看到的一切。除了呆站在原地的黑色身影。
警报声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和人声接近,很快碰撞就开始了。Nightmare心里有些不舒服,这样的杀戮不是带来负面情绪最有效率的办法,女孩的攻击早已失去了章法,很快就会再次被简单的抓住。为什么人类会坏掉?负面感情之外的那份感情,到底是什么?想到这里,Nightmare不禁握紧了拳头。
“够了人类,过来。”出声叫住了女孩,Nightmare就看见女孩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就不管不顾的向着他冲来。人类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都被她撞开,女孩的身体也变得伤痕累累。
Nightmare眼神闪烁,人类浑浊的金色瞳孔再也不复原来的美丽,让Nightmare的心里不禁浮现出“可惜”的情绪。
“那双眼睛……我再也看不到了吗。”看着向他靠近的丑陋野兽,Nightmare微微皱眉,挥动触手将向他跑来的女孩拦腰斩断。
腰斩的疼痛不需要过多的解释,人类刺耳的尖叫很快就变得沙哑,但她仍没有放弃前进。她伸出双手勉强向前爬动着,体内的脏器随着爬动流出,遗落在身后的地面上。
哀嚎着,哭喊着,丑陋的野兽终于挣扎着爬到了主人的脚边,心满意足的断了气。
红色的灵魂渐渐浮出身体,不等它再次通过决心恢复,Nightmare伸出手抓住灵魂,微微用力把它捏碎。刚想甩手将脏手的灵魂丢弃,Nightmare低头又看到了那双金色的眸子。
丑陋浑浊的瞳孔里,依旧充满着他看不懂的灼热感情。奇妙的视线依旧刺的他浑身难受,他却并不觉得讨厌。
“即使是这么丑陋的灵魂,也有着我不知道的感情吗……”注视着手中残破的灵魂,Nightmare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难过。将灵魂小心的收起来,Nightmare身影一闪,离开了这条世界线,只在光滑的地面上留下一摊黑色的水渍。

什么都没有的白色空间,Nightmare坐在地上思考着什么,表情一会儿轻松,一会儿复杂。
“nightmare,你又去搅乱au了!”在那之后的某天,dream的出现打破了诡异的平静。他大声的质问Nightmare“你为什么要杀掉frisk?对你来说,那样有什么意义?你知不知道,这样那个au的怪物就失去被解放的机会了……”
“哈,是这样吗?她是frisk吗……她果然是‘frisk’啊。我一直这么怀疑了……哈哈。”听到dream的话,Nightmare笑了,低沉的笑声不断的在什么都没有的空间里回荡着,再伴着回声共鸣着。
他低沉的笑声在dream听来,就像是没有眼泪的号哭。或者,他是流泪了的,只是那张脸上的混浊液体,让dream无法分辨他是不是在哭。dream第一次见到这样的Nightmare。至少,是在他变成现在的“他”之后 。dream不由得慌了起来,他向前几步,想要接近曾经的兄弟“Nightmare,你还好吗?”
“别靠近我!”Nightmare巨大的触手在身前挥动,急急后退两步“你的正面情绪令我恶心,不过,我也是。”身形一闪,Nightmare就消失在了空间里,只有呆呆站立的dream听到了空间中最后的回音。
“为什么,我们不能死去呢?”
“Nightmare,你刚刚说了什么?”

在那个还算和平的世界线的,那个昏暗的小巷里。Nightmare坐在了那只不知道装了些什么的箱子上。
和白色的空间不同,这个世界已经是夜晚了。
Nightmare手里的残破灵魂散发着微弱的红光,代替了远处的霓虹“嘿,kid……你真不愧是frisk,不论是怎样的性格,都会将决心坚持到底呢……”
“我不会忘记你的,我保证。”

评论(26)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