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totem sans x sleepwalking frisk】cp线 初识 默契 金色物质(下)

Cp线已经完全超越了主线的进度了(丧心病狂的笑容

文笔正在疯狂退步中

写了一天,到了晚上又全部改掉了,就是为了甜一点

爱梦游爱太太


还有,最近sf要写吐了,我要疯狂吸骨!

等我下礼拜期末结束,就要发一车骨刀哇哈哈哈(不要脸的许愿)

【总目录】

 

大家看的开心!

————————————————————————————

Totem22层。

Sans在吧台后安静的擦着杯子,在他身前的吧台上,还摆着不少已经喝空的酒杯。

“sans,你这样看起来真像grillby啊。”

“什么像不像的,调酒本就是他教给我的,当然会看起一样。”

Sans本以为很难再见到她了。

本来从au来的frisk就很少来到这里,更别提像梦游这种没有重置能力也不会在地底死去的特殊存在。但是当她看见扒在吧台上犹自笑得欢快的女孩,不得不感叹缘分的奇妙。

她本身就像是被作者爱着的主人公,哪怕机会渺茫,她却总是能完美的抓住,然后理所当然的,她就在这里。

“要是她能一直待在这里就好了。”哪怕sans知道,人类灵魂很难长时间在totem停留,而女孩也有着自己的生活,但是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他渐渐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舍却这种想法了。

“最近总是能见到你来呢,这几天经常做梦吗?”

“是啊,都说春秋多梦,真是一点也不假。我最近梦到地底的频率变高了。”

“睡眠时间足够吗?不会觉得困吗?”

“并没有,每一次都很开心呢。而且,每次旅程结束,我就有机会过来,对吧?”女孩一只手托腮,另一只手拨弄着一只空了的酒杯。因为醉酒,金色双眸变得迷蒙。但是sans仍然能从这双眼睛中看到自己的倒影。被这双湿漉漉的眼睛凝视,sans不由的羞涩了起来。

深吸口气,sans努力移开了视线“是的。”sans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女孩泛红的脸蛋,不由得担心起自己是不是会养成一个酒鬼。

“说起来,我还没有见过其他的怪物呢,我只在第一次来到这里的那天见到了asriel,chara和河流人。要是可以的话,我希望和所有怪物们成为朋友呢。”

“哈,是吗。会有机会的。”sans微微一愣,随即转移了话题。

距离怪物与人类在totem进行的生存战争才过去没几年,裁定机制也是刚刚建立。绝大部分的怪物对人类的接受程度都不高,甚至还有些怪物对于人类抱有着憎恨。毕竟没有谁会喜欢杀死过自己的存在。

至今为止,frisk里的“特例”也只会由希望理解人类,也知道真相的sans来接待。不得不说,虽然sans并没有任何管理者头衔,却依旧是裁定者中的领军人物,也是最受怪物信赖的家伙。

“啊 ,所以这次也不可以是吗。”女孩有些失望,但是为了不让sans觉得难过很快就转换了话题“我还想见见你的兄弟呢。”

听到女孩提起papyrus,sans擦杯子的动作顿时停住了。微微叹了口气,sans将手中的杯子放了下来“相信我,会有那么一天的。”

怪物们虽然只经历过残忍的屠杀,但是也明白世界上存在着热爱和平的人类。他相信怪物们的善良,他相信仇恨的连锁会在他们这里结束,总有一天他们可以和人类和平共处。

“嗯,我相信你。”几乎没经过思考,女孩的信任就像是嵌入骨髓的本能。

“谢谢你的信任。”sans笑了笑,伸出手揉揉梦游的脑袋。要不是她现在正趴在吧台上,就sans的身高来说,还真没什么机会摸到她“梦游,你要知道,totem并不是喜欢才接待和裁定人类的。不管我们是否希望,人类都会来到这里。有些很友好,但也有些想要破坏这里,杀死怪物的人类。”sans沉默了一会儿,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梦游,你在做梦的时候,遇到过屠杀怪物的frisk吗?”

“……遇到过。”梦游神色一黯,低下头看着吧台,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深吸口气“sans,你们为什么会来到totem?”

“没有原因,只是机缘巧合下,asriel发现了这片空间,就建造了totem。看你的样子也许已经猜到了吧,这里的怪物经历的是屠杀路线。”女孩听到sans的回答,像是震惊又像是了然,她沉默了许久,终是红了眼眶“对不起。”

Sans看着这样的女孩,不自觉的心疼起来“怎么了梦游?不要这样啊,你这样我也会难过的。这不是你的错,你不需要道歉。”

“对了,你不是一直好奇为什么我总是自称人偶吗?你看。”Sans拍了拍女孩的脑袋,挽起一只袖子,然后将体内的魔法抽出手臂。在梦游泪汪汪的目光下,那只手臂从骷髅的骨架渐渐变成了人偶的球形关节。

“sans,你真的是人偶啊。”女孩睁大了朦胧的泪眼,好奇的上前戳了戳sans变成球形的手肘。

“看到了吧,现在怪物们的身体都是像这样的人偶。Asriel在这个空间找到了我们的灵魂,为我们制造了这样的躯体,然后创造了totem。现在我们都很好,我们不再活着,但是也不会再死亡。我们可以和自己爱的人永远待在一起,所有不要难过啊。”sans的声音很平静甚至轻松,梦游却做不到“砰”的一声,梦游猛的站起身,巨大的动作带倒了椅子。她前倾身体,将sans的头抱在怀里轻轻拍抚着“一切都结束了,结束了,大家都会幸福的。”

“梦游,你抱太紧了。”女孩胸前柔软的触感人sans脸颊发烫,他不着痕迹的推开了女孩,伸出一只手臂挡住脸颊。

梦游松开了双手,眼睛却依旧笃定的看着sans“sans,你现在就在这里,站在我面前,和我说话。你是活着的,你们不是伪装生者的存在,而是鲜活的灵魂。不死一定是世界给你们的补偿,你们的将来一定会被幸福环绕,我向你保证。”

“谢谢你,kid。我当然还活着,我也相信我们都会得到幸福,包括你。”

他轻轻敲了敲女孩的脑袋,嘴角翘起了好看的弧度,让女孩看得一呆“而且,非要说的话,你现在灵魂也在人偶里啊,来到totem的只会是灵魂,肉体和身上的物品可不会留下来。”

“哇,那怪物们为了每一个来这里的frisk准备了身体吗?”

“哈哈哈,是啊。我们也许还挺好客的?”

“当然,和怪物们成为朋友这件事可是永远不会让人后悔的。”

“梦游,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类,我才会认为,人类来到这里并不是一件坏事。很高兴能像现在这样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sans,我也到过很多地底世界,遇到过很多sans,但是像你这样尝试理解人类那样思考的,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在我眼里,sans就是一个旁观者,看着人类在地底的一切行为然后审判她们,却不会为了挽回什么而战斗。不会为了保护人类而努力。”

“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好,我也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sans自嘲的笑了笑,随即转移了话题“好了,不提这些奇怪的事情了。”sans从吧台走出,扶起椅子邀请梦游落座,之后自己也在吧台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介意我陪你喝一杯吗?”

“欢迎之至。”梦游看到身侧的sans,不禁有些恍惚。在地底的时候,sans通常只会对“frisk”这样做。但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会被当做“frisk”看待,淡淡的欢喜从心中涌起。

“sans,我们一直都会是朋友对吧?”

“当然。”

“我知道了,那么只要我可以,我每次都会来到这里找你的。你要小心你的酒了。”

“哈哈,求之不得。”

 

从那天起,梦游除了地底,又多了一个最爱去的地方。她待在totem的时间越来越长。终于有一天,梦游有了一种预感“sans,我觉得,我在离开地底的时候,可以自由的选择是不是要来到这里了。”

“真的吗?”sans沉吟片刻,有些迟疑的看向女孩“梦游,我有个很鲁莽的请求,如果你不愿意,我绝对不会强求。”

“当然可以。”女孩过于简单的回答让sans一愣“你都不问我要让你做什么吗?”

“我相信你,再说,我都白喝你那么多酒了,为你做点什么也是应该的。”

Sans深吸口气,又重重的吐了出来。女孩厚重又火热的情感让他动容。他扶额笑了出声“小梦游,你这是要我对你怎么办才好呢?”伸出手臂将女孩搂入怀中,轻轻的摇晃着。

女孩的突然进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瞬时脸颊涨的通红,这次却不再是因为酒精。她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羞涩却大方的看着身前的骷髅,冲着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Sans被这个笑容感染,也回敬了一个笑容。

女孩被sans的笑容迷的七荤八素,过了一会儿,她才发现自己因为激动快要有点喘不上气了,看着sans仍然搂住自己的胳膊,没好气的拍了拍“好啦好啦,sans,你刚刚想要我做什么?”

“小梦游,你可以让我看看你的灵魂吗?别担心,在这里没人能够伤害你。”

“不要这样说,我当然相信你。”梦游没有犹豫的让灵魂从胸口浮现,小巧的心形灵魂上,有着薄薄的一层金色。Sans目不转睛的看着梦游的灵魂,让女孩刚刚平复的心情再度雀跃了起来,脸上不由得也染上了淡淡的红色“sans,好了吗?”

“啊……嗯,嗯!好了。”sans看着害羞的女孩脸上也不禁泛起一层蓝色。他单手握拳挡住自己发热的脸,假意咳嗽了两声“咳咳,这种金色物质很特殊。因为每个怪物的灵魂上都有这样的一层金边。我和alphys曾经研究过,这应该是一种灵魂能量,看起来就是这种能量让灵魂和totem产生联系。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这种能量从何而来,又如何掌控。”

“是这样吗?”

“比起这些,梦游,恭喜你成为totem永远的朋友。虽然我们未能完全掌握这种能量,但是毫无疑问,金色的灵魂代表你已经得到了这里的通行证。现在,我们应该离开22层,让你去和所有怪物们认识一下了。”

“是啊,你终于舍得让我到22层以外的地方转转了?”

Sans无奈的摊了摊手“嘛,不管好坏,你已经成为了totem的一份子了。这座塔本身在欢迎你,这样的话怪物们应该也会接纳你了。走吧,你不是一直想见见这里的papyrus来着?”

Sans拉起梦游的手,带着她走近电梯,按下第一层的按钮“frisk,欢迎来到totem。”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