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Sleepwalking (番外二)

我就从来想不出这种好笑话,真是羡慕。
甜,真的好甜!打爆太太的电话!

温柔的兔子:

Sleepwalking in Totem


敲敲门


又名#论敲敲门的活用。#
#论套路和反套路。#
对象是我家的梦游福和旅尘家的裁定衫~最后,怂巴巴地 @难忘旅尘


    又是难得的休息时间,没有工作,没有裁定。Sans坐在吧台里一只手把玩着一支精巧的玻璃杯,百无聊赖地看着灯光经过玻璃的折射,在深色的吧台上投下层层叠叠的彩色幻影。
    已经成为这里常客的Frisk坐在吧台前,时而用笔杆抵着额头沉思,时而抬手笔画着什么动作,认认真真地不知道在写些什么。笔尖随主人的心意在稿纸上游动,发出轻微的难以察觉的沙沙声,在这样安静的空间里扩张成清晰可辨的旋律。
    Sans用手撑着脑袋,注视着在灯光下显现出异常温暖色彩的Frisk,思绪却不知道随着那有规律的细响飘到了何方。莫名的,Frisk在灯光下静静写作的身影与记忆里环绕着酒瓶的样子重叠,那个记忆里温柔美好的场景悄悄地铺展在他眼前,把他的思绪拉回到了那个弥漫着美酒醇香的时刻。[让女孩子主动可真是……]不知是出于被动方的些许羞恼,还是雄性本能驱动的不甘,Sans突然想到了什么,种族自带的公式化笑容里带上了跃跃欲试的兴奋。
    骷髅放下托着下巴的手,屈指叩响了木质的吧台。白骨和实木轻轻地相撞,发出类似于敲门的声响,那种熟悉的声音与骷髅低沉的嗓音呼应,共鸣合奏出沉稳厚重的旋律。“knock,knock,knock.”
    听到声响的Frisk从笔下的世界抽身出来,抬头看向了Sans。她放下手中的笔,没有细究Sans突如其来的“敲敲门”笑话,从善如流地接上了话头。“Who's there?”
    见鱼儿上钩,Sans眯起了一只眼,稍稍敛起了快要满溢出来的得意。似乎是看到了他设想的景象,他的话语里忍不住带上了丝丝缕缕的气音。“Marry.”他坏心眼地在这个单词的尾音上细细研磨,簌簌地在两人间落下暧昧的粉末。
    Frisk隐约意识到了其中的“套路”,但她没有阻止,反而笑眯眯地接了下去。“Marry who?”她冲Sans眨了眨眼,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挑衅的意味。
    Sans挑了挑眉骨,没有在意Frisk隐含的挑衅。手中的玻璃杯转了一圈稳稳地放在吧台上,又被小心地斟满果汁,填上剔透绚丽的色彩。“Marry you ,Frisk.”他笑着把杯子推到Frisk的手边,期待着她的应对。
    薄红染上Frisk的脸颊,平静宁和的金色湖泊在这样有些玩笑色彩的告白下,漾开层层波澜。到底是女孩子,即使Frisk的少女心谈不上有多泛滥,面对心上人(骨)的时候,难免会有些小羞涩,但是,历经无数个世界调情大师的洗礼和“言传身教”,Frisk岂是那么容易被套路的?只见她收敛笑意,正色说道:“你说错了。”
    “哪错了?”Sans愣了一下,没有料到事情的走向有点脱离他心中的剧本。事实上,被那双蕴萦着温柔的金色眼眸注视,任谁都无法说出抗拒的话语,生怕那些可能包裹在话语里的锐利划伤那份柔软。没有办法,Sans只好装作没有看到Frisk晶亮晶亮的眼睛,顺着她的意愿继续下去。
     Frisk凑近身,把距离拉进到几乎要跌进吧台。她开口,眼里满是计策得逞的狡黠笑意,“你应该说……”在说话间,Frisk身上款式单调的白色长袖变换成了纯白的礼服,笔挺的女士西装把她的线条修饰得简洁流畅,仿佛光落在上面都会顺着脊背滑下,勾勒出精致优美的轮廓。
    她笑着轻柔地托起Sans的手,骷髅纤细的骨掌躺在她的手心,拱起一个自然的弧度,和谐而美丽。“Marry me.”她低头,作势在骨掌上落下一吻。轻柔平缓的吐息带着真实的温意扑拂在指骨上,似乎有热意如浪潮般漫上,为骷髅瓷白的颅骨晕染上浅淡的蓝。
     Frisk直起身,金色的眼对上白色的光,他们相视片刻,同时笑出了声。那其中的快意和欣喜在风中打着旋儿,悠然向上投入层云。


    作者有话说:这篇的时间点是在之前Sleepwalking的番外后。由于之前是福主动捅破了窗户纸,衫出于某种微妙的和赌气的心理,打算找回场子,于是使用了“敲敲门”。本来效果拔群来着,但是,我家的福可是见多了套路,无所畏惧的调情大师(bushi),又一次反套路了衫。当然,真的结婚还是要再过一段时间的。
    我家的福慢热,一旦熟悉起来又确定了心意,就会是很主动的呢~(๑•̀ㅂ•́)و✧

评论(9)

热度(36)

  1. 难忘旅尘白云黑兔 转载了此文字
    我就从来想不出这种好笑话,真是羡慕。甜,真的好甜!打爆太太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