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undertale】短篇 猫

SF产粮群的作业 兽耳题材 

臭不要脸的当作点梗 @班得瑞 我记得我好像许诺过一个糖

彻底跑题了QWQ

又是一道送命题,丧心病狂的我选择兽化!

我认为把福脑补成猫咪或者猫娘都可以

猫奴衫和高傲的猫咪福 sf糖 OOC

惨痛的事实告诉我们,永远不要尝试自己不擅长的风格(哭唧唧

【总目录】

 

大家看得开心!

————————————————————————————

你第一次见到这只橘猫的情景并不很愉快。

也许是因为怕生吧,她背后的毛随着曲起的背部根根竖起,冲着你龇牙咧嘴。

“嘿,不要这么拮“橘”,要不要来点番茄酱?”你并不确定她能否理解,但你还是露出笑容,向她讲了个烂透了的笑话。

最后,你还是无法避免的在胳膊上留下了三道伤痕。

对方看起来比你还疼,在地上打了两个滚,逃到了家里最高的角落。

她现在还对你当时的笑容耿耿于怀。

 

她是只懒猫。

就像所有的橘猫一样,她肥肥的。

就算你敞开了家门,她也不会出去。

比起在草地上疯跑,她更喜欢将自己团成一团。

不过偶尔,她也喜欢趴在你的怀里,在阳光下睡懒觉。

你无法确定你和她谁比较懒,要是你这么问她,她一定会斜你一眼,打着呼噜把你的衣服蹭满猫毛,并美其名曰“对主人的宠爱”。

幸好,你早就放弃了衣服的整洁。

 

她曾经和你说,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只神秘,纤细的,能够通灵的黑猫。

如果可以看得见幽灵,那一定很有趣。

你欣赏着直直看向你的双眸,她琥珀色的瞳孔就像是流动的树脂。

你不得不承认,这双眼眸,真的像是可以通灵。

“我会把它撕成碎片,然后将它展示在家门口的!”

但是你从不会乖乖顺从她的想法。

你对她说,你跳不了那么高,你现在肥的连桌子都上不去。

“那样,我就让你送我上去。”

她生气的给了你一个耳光,没有伸出爪子,这个巴掌肉肉的,将你的脸挤成滑稽的形状。

你们都笑了。

 

你们都很讨厌虫子。

但她总是装作若无其事,只是躲在最高的橱柜上,远远的嘲笑你。

直到看到你打不到虫的笨拙样子,她才会慢吞吞的爬下来,以光速将虫子拍扁。

后来,你看见她支棱着耳朵在拼命的洗爪。

 

你说她这种家伙,被人们叫做“傲娇”。

“并不是呢,蠢货。”

她笑着将肉垫按在你脑袋上,对你说“我蛮喜欢和你住在一起的。也很喜欢你。”

你脸红了,你抓住她的肉垫按了按,承认了她是一只坦率的猫咪。

 

自从你带她回家,每一件家具都没能逃过她的魔爪。

你身前摆着断了一条腿儿的眼镜,而她和你对面而坐。

你不打算苛责她的天性,只是叉着腰,无奈的看着她。

她比你想象的更加自责,低垂着头,不敢看你。

“抱歉。”她变成了橘黄色的团子挪了过来,讨好的轻咬你的手指,痒痒的触感让你心猿意马。

你伸出手,摸了摸她耷拉下来的耳朵。很明显,你的手法很棒,她的耳朵随着你的指尖一颤一颤的,可爱极了。

“我没有在生气。”轻叹了一声,你伸手搂她入怀。她轻轻的用肉垫拂过你的手臂——她曾经挠伤你的地方。

“抱歉。”

那里根本没留下任何痕迹“我没有在生气。”

 

一开始,你可完全不是这样的呢。

某天,你和她回忆起过去。

你一开始小小的,总是比现在可爱些的。

“哈,是这样吗?”她不在意的哼哼着,尾巴一甩一甩“我对这些不感兴趣呢,不过我妈是个美人儿,你也见过的。”

当然,你回答。她的母亲是你见过最漂亮的猫,柔亮的毛发,纤细的腰身。

“不过,我可比她柔软的多。”她斜睨着你放在她肚子上的手“把你的脏手拿开。”

你没有听从她的指示,反而变本加厉的在她肚子上捏了捏。

她没有生气,反而大声笑着“看吧,你被我柔软的肚子俘虏了!”

 

猫咪不都是高傲的吗?

有时你无法抑制自己的好奇心。

“当然,所有猫咪都是高傲的。但我是‘宠物’啊,亲爱的。”趴在你腿上的她漫不经心的回答“也许,我们早就失去了高傲的资格。不过这样不好吗?比起所谓自由,我更在意安全和舒适。”

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她却没有停下诉说。

“我很高傲哦?猫咪是生命,你是生命,那天被我拍死的虫子也是生命。我们是平等的,这就是我的高傲了。人类里不也有低人一等的家伙?”

你告诉她你也平等的看待她,虽然也许你并不真的这么想。

“哈哈,有什么关系?对我来说,只要能继续把你迷的神魂颠倒,这就足够了。”她扒住你的胳膊,伸出舌头舔了舔你的手背。

你觉得刺刺的,但你喜欢这种感觉。

“你喜欢这种感觉,对吧?”她向你眨眨眼,笑得得意。

你觉得你并不在意让她继续得意下去。

对于你来说,她已经足够可爱了。

 

她与她给你的第一印象不同,她擅长做很多事。

养花种草,料理裁缝,她无不精通。

但是就像你知道的,她实在懒得去做那些事。

“sans!你的猫就和你一样懒!”有一天,她听到你的兄弟这么评价你们。

“这是夫妻相哦。”她这样回答以后,你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兄弟涨红了脸,闭着眼睛落荒而逃了。

“没想到他这么羞涩。”你耸耸肩。

“你没想到的是,我这么擅长搞定你的兄弟。”她没好气的回答,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噗嗤笑了出声“所以说,我合该做你的伴侣。”

你认真思考了一下,随即郑重的点了点头。

她却像是被惊到了,通红的脸颊和逃跑的兄弟有的一拼“你是认真的?”她紧紧的盯视你,不打算放过你的任何一个表情。

“当然是认真的。”

再次确认到答案,你看到她眼眶中涌起泪水。

这是你第一次看到她哭的样子。

 

几十年后。

“你这是什么表情?”她用一如既往的嫌弃眼神斜睨着你。

“你不会是以为我快要死了吧?”看着你蓄满泪水的眼眶,她充满嘲笑的否定“想得美,要摆脱我,你至少要再等200年。”

“猫,可是有九条命呢。”

评论(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