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undertotem】支线 papyrus的夜晚,孤身一人的夜晚

沉迷支线的老尘(已经没救了(说好的福厨呢?填坑呢?!

帕是天使!疯狂吸帕!这是帕的单人支线!

时间点是与sans战斗分居之后的某个夜晚

这个支线属于我对totempapyrus的理解,papyrus其实什么都明白

【总目录】

 

希望大家喜欢吧!

————————————————————————————

我从不认为睡眠是必要的,尤其是对一个骷髅。

如果说原来我进行睡眠是为了与我的兄弟sans显得更加接近而开始的例行公事,那么现在已经与他分开的我就更没有什么原因继续了。

但是不知为何,我好像在过于漫长的时间中养成了睡眠的习惯……这也是多亏了我的好兄弟。

哪怕到现在,我们已经经历了死后复生这种奇妙的情况,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sans会如此的热爱睡眠。

 

这里是我的家,但这里不再是雪镇,我也不再与他住在一起。

“唉……”在床上翻了几个身,我无可奈何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对于需要睡眠的生物来说,现在的这种情况,大概就叫做失眠了。

谢天谢地,至少……现在我不会打扰到sans。

拉开了椅子,我拖沓着脚步坐在了房间的桌子前。

 

我一直相信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我很清楚的明白,我们的国王,undyne,甚至我的兄弟sans都认为杀死人类是正确的。对于从地上掉落的前六个人类,他们也是那么做的。

他们杀死了人类的孩子。

我没有资格说他们做错了什么,因为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解放怪物,保护怪物。

虽然我不认同他们的做法,但我也明白他们从来都没有做错什么。

所以,我的梦想是加入皇家卫队。

如果我无力改变他们,我就去成为他们中的“特例”吧。哪怕仁慈是条危险的道路,但只要我去坚持,说不定就可以去挽回一些很坏的情况。说不定……我会有机会创造出一种不会再有谁死去的结局吧。

不过我最好的朋友undyne,她是个体贴的姑娘。她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我的想法,也许也是因为我没有刻意遮掩的原因,但我不得不感叹她的敏锐。

她虽然狂野,还有点粗枝大叶,但她绝不是那种不会思考的,野蛮的人。

她并没有允许我进入皇家卫队,并且为了不伤害我,一直花时间与我做些“训练”。

意大利面,我对它并没有特别喜欢或讨厌,但是我挚友的心意让我觉得它是个可以温暖人心的好东西。如果我有机会,就做给下一个来到地下的人类吃吧,捏嘿嘿。

虽然没有成为皇家卫队的一员,但是我身边有着真心为我着想的人,我一直都很幸福。

在那之后,我也一直训练着料理技术,还开始在雪镇巡逻。后来,我还建造了为人类准备的“牢房”和“围栏”。憧憬着人类到来的那一天。

如果那一天到来了,我也许会有机会,和她成为朋友吧。

 

但是,当那个人类满身灰尘的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知道那“最坏”的情况已经到来了。

“真该死,为什么这一天来得这么快。”我自言自语的咒骂着,感觉过去自己对于今天到来的憧憬成为了一个笑话。

但是,如果我不能在这里挡住人类,其他的怪物们……undyne他们不会给她机会的。所以,我将心中的恐惧强行压下,来到了人类的面前。

“嘿,人类。你现在站在一条危险的道路上。”在人类离开雪镇之前,我叫住了人类。我试着不去注意她手上握着的刀,但是我失败了“但是没关系,伟大的papyrus会帮助你的。我会成为你的朋友和向导,将你引上正确的道路的。”

不等我说完,人类脸上就挂着诡异的笑容接近了我。

这是我骨生中最大的挑战……十死无生的挑战。

但是哪怕是已经糟透的情况,只要有一丝可能,我都愿意去尝试。

因为这是我所思考的,最为正确的道路。

 

 

“哈,也就是现在,我才可以说这些漂亮话。”我自嘲的一笑,趴在了桌子上。

“伟大的papyrus愿意给你一个拥抱。”明明在那个时候,我连自己身体与声音的颤抖都无法掩饰了。连我自己都觉得,那一定滑稽透了。

“我仍然相信你,你一定可以做得更好,哪怕你自己都不这么认为。”失败是早就预料到的,现在我只期待自己的死亡能够唤回人类。

当时的结果,现在我也知道了。当然是失败了,怪物们还是死了,甚至强大如undyne也没能避免。

幸好,幸好现在的国王asriel和chara阻止了人类。不然……

我摇了摇头,轻轻的摸了摸脖子,现在我的脑袋当然好好的在那上面“很快就感觉不到疼痛了算是唯一的好事吧。”

 

我对我的选择并不后悔,那是我曾经相信的道路,也是我当时能做到的最好。

但是我还是不能原谅,原谅那个独留sans一人面对人类的自己。

所以,我绝不会再被杀死,哪怕是为了帮助偏离了人生道路的人类。

“唉……希望他现在还好。”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凌晨四点。Emmmm真是个好时间,让我突然想起在凌晨去骚扰undyne的时光。

捏哈哈,让她总是不让我加入皇家卫队,现在可是我去“回报”她的好时候。

伟大的papyrus突然有了干劲儿,他换好衣服,在脖子上系上自己的红色围巾,跑去了undyne的家。

“喂,undyne你在吗?我要加入皇家卫队,这次我会更加的‘充满决心’的,捏哈哈哈!”

评论(1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