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undertale】黑色?白色?红色?

幼时alphys性格的猜想,说不定她小时候并不是一个内向的孩子

Frisk的PE猜想,她其实对于不断攻击的怪物有心里阴影

百用不厌的alphys黑科技梗(还偷偷玩了个阳炎梗)

水熊爸爸要的sf鱼龙互相秀恩爱 @23333水熊 

还债还债(还不上了)

PE后 OOC 鱼龙 sf 点梗私设多炸

【总目录】

 

大家看得开心!

—————————————————————————————

夏日的午后,结束了怪物大使工作的frisk来到了alphys的居所兼实验室。她从几年前就开始协助alphys进行关于决心的实验。

“alphys我来了。”Frisk轻车熟路的绕到了位于后门的实验室,过了一会儿,又从正门进入了alphys平常居住的地方。意外的是,不论哪里都关着灯。

“咦,人到哪儿去了?”frisk疑惑的巡视着房间。

“嘿,kid。”sans摊在alphys的懒人沙发上和女孩打着招呼,吓了女孩一跳。

“啊!是sans啊,下午好。”Frisk的视线扫向四周,寻找着alphys的身影“alphys出去了吗?怎么没看到……”话没说完,frisk就感觉到有谁拽了拽自己的衣角。

“天哪,你…你是alphys?!”frisk低头看到了令人震惊的景象——一只小小的,软软的橘黄色怪物,她甚至还没有自己一半高,这只小怪物正一手拿了个奇怪的瓶子,一手拽着自己的衣角“下午好,frisk。”

“天啦!这是天堂吗?!你太可爱啦!!!”Frisk蹲下身子抱紧了alphys,alphys拼命伸直胳膊护着手里的瓶子“小心,小心frisk,药水要撒了……天啦你的胸部,好软……不对!快放开我!”

“好好~”frisk松开手“不过alphys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这又是什么新实验?”

“嘿嘿!这是我研发的变小药剂……我打算给undyne来个惊喜而已,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因为怕实验失败会有什么奇怪的后果,我就叫sans过来了。不过,实验很顺利,alphys我是不是很厉害?”

“是吗,厉害厉害。”看着高兴的alphys,frisk揉了揉她的脑袋,没能忍住又开始揉起橘黄色的小脸。

“哦!不要再摸了,呜……停下!可恶!你那么喜欢的话,就自己尝尝吧!”

“喂,alphys我怎么觉得你的性格和平常不太一样了……等等?!?”sans急步走向两人,却没来得及阻止alphys。

“住手!”frisk慌乱中推了alphys一把,却只是推得对方一个踉跄。

“你干什么?!”alphys不满的大叫,用尾巴甩向变小的frisk。Frisk后退,却忘了已经变得不合身的衣服,她踩到衣摆摔倒,咕噜着撞到了桌子腿上。

*HP -3  frisk被带入了黑白的战斗模式。

frisk本能的后退。她想要找到刚刚撞到自己的桌子腿,却发现一切的障碍物都消失了,她的世界变成了被白色墙壁围住的狭小世界。

“不要!”到了frisk的回合,但她没有选择宽恕或者战斗,只是抱头缩在一角发抖。

“都冷静下来。”sans乱入阻止了战斗,他抱起了frisk查看情况。

*HP 2/5

可能因为变小,frisk的血量上限少了很多。“幸好。”sans松了口气,用魔法回满了HP。

“kid,你还好吗?”骷髅这时候才有机会询问女孩,她将脸从sans的怀里露出来,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Sans安抚的拍了拍frisk,转头瞪向地上的“熊小龙”。

“alphys……”

“瞪我干什么?是她先推我的!”

“你差点杀了她。”

“什么?!真的吗……”alphys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即低下了头“对不起。”

“没,没事。”frisk伸出脑袋看向alphys“抱歉推了你。”

“不,请不要在意那个了。”

 

“所以……是什么情况?”undyne怀里抱着不安分的小龙,橘黄色的小龙一点也不老实,undyne拼尽全力才把她按在自己腿上。

“alphys所谓的变小药剂,不知道为什么连心智也变得像小孩子了。估计让alphys自己研制解药……比较困难了,我们只能等药效过去了。”

“是这样吗?”undyne无奈的挠挠头。

“才不会,看我的吧undyne!带我去实验室,我一会儿就搞定它!”alphys晃着胳膊喊道。

“……别指望我们再相信你,刚刚带你去实验室你就砸了自己的药剂。”sans无奈的看着undyne快拖到地上的红发“话说……你做这种东西真的有用得上的一天吗?除了折腾我们……”

sans叹了口气“总之,我们不能就这么扔她们俩单独待着。Undyne,alphys就拜托你了,你带她去你家。Frisk能在这里先待在这吗?我家有paps,你家有tori都不太方便……对了,undyne,千万不要让tori发现这件事。”Sans的眼眶变得黑洞洞的“她要是知道了,我们会怎么死……你大概能想象吧?”

Undyne不禁打了个寒颤“当然,我当然不会让她知道的,我会照顾好alphys的,frisk就拜托你了。说起来……frisk明天还上班吧?只能请假了?”

“不可以!”扒在sans肩头的frisk挥起拳头想要反驳,却因为抬起手从骷髅的身上滑了下来。

“小心,kid。”sans及时接住了她,暗暗松了口气。

Frisk伸手拍拍骷髅的脸蛋“sans,谢谢。不过工作不能缺席,堆积起来就做不完了!”

“但是你就这样出门会有很多问题吧……你的HP也相当危险。”sans无奈的看着frisk只有5的HP上限叹了口气“我可不能让你随便出门。”

“唔……那就在家里做,你帮我把文件从单位里拿出来好不好?求你了,sans。”frisk像软糖一样黏在sans的胳膊上,软软的触感让sans有些飘飘然。

自从女孩成年,sans很久都没有像这样接触frisk了。他不禁猜测起她现在的触感是不是仍然和小时候一样好“好吧,好吧,你先放开我,我答应了。”想着想着,sans的脸微微泛蓝,阻止女孩继续向他撒娇。

“咳咳……”undyne看不下去了,她清了清嗓子打断他们“好了别在这里腻歪了,真不害臊。Sans,frisk,我们就先走了。”

 

向undyne她们告别,一人一骨回归了大眼瞪小眼。想起刚刚undyne的话,他们都有些不好意思。

还是sans先打破了沉默“kid,你还好吗?”

“为……为什么这么问?”

“刚刚与alphys进入战斗的时候,你变得完全不像你了。我可是第一次见到你那样害怕……frisk,你真的没问题吗?是不是alphys的药还有什么更多的副作用?”

“不,不!没有,并没有那样的。我只是,只是……”frisk慌忙摆手否定着,却看到sans黑了眼眶。显然他不打算让话题就这么结束,而那黑洞洞的眼眶也像是打开了frisk心中封存的某些东西。她颤抖着捂住眼睛,将整张脸埋进骷髅的怀里“求你……别这样看着我。黑色,白色……好可怕!你,你上次这样看着我的时候……”

……

Sans紧紧搂住女孩,轻轻拍抚着她的后背。

他当然记得,那个时候他说过什么。

“如果不是那个保证,我会让你横尸此地。”

他深深的叹了口气,对于当时的怪物们来说,第一时间杀死来到地底的人类是最正确的决定……

然而,这对于拯救了整个地底的frisk来说,也是最不公平的决定。

“抱歉……我是不是离开会比较好?要不……我还是找tori过来吧?”说着,sans打算将frisk松开,可是不等他这么做,frisk就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臂“不,不要找妈妈来!”frisk再次轻轻颤抖了一下“sans,你在就好,只有你。只有你,我没见过你‘黑白’的样子。”

骷髅的手停住了。

“sans,只有你没有和我战斗过。不论你说过什么,你都是对我最好的那一个了,不要离开,求你。”

“哪怕当时我并没有帮助你?”

“我不在意。sans,我喜欢你。只喜欢你,因为你在,我才可以坚持下去,和大家成为朋友。”

“……”sans没有回答,他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就像是一个真正的,没有生命的骷髅。

是啊,只有自己没有攻击过kid。没想到对于frisk来说,竟然连自己的那份冷漠都是值得感谢的。

如果当时在那里的不是这个孩子,不是frisk的话,怪物们究竟会是什么结果呢?而在那个时候的frisk心里又是这么想的呢?

思考了许久,sans再度叹气“frisk,谢谢你。不过对于你的事情我……”frisk并没有回应,直到sans听到女孩平缓的呼吸声,他才发现女孩已经睡着了。

“嘿……喜欢我吗?”sans用魔法把frisk移到沙发上躺好,再轻轻为她盖上被子“那么我也要做点什么,好配上你的喜欢了。”说着,他瞬移离开了。

 

Undyne抱着alphys走在街上,但是她必须拼尽全力才能把alphys箍住。她的红发长到了脚踝,微风吹过的时候,红发挡住了她的视线,她也没有精力去管。她不由的微微叹了口气“alphys,老实一点。”

Alphys却完全没有听话,她在undyne的怀里乱动 “嘿嘿,undyne你的头发真美。你知道吗?我在漫画里见到过一句话,红色是主人公的颜色。所以红色的你是一个英雄。” 她一只手攀上undyne的肩膀,另一只手伸出拨弄着undyne的长发“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第一次听到你说要成为战士的时候,我就有预感,你一定会成为最棒的英雄。我的憧憬,我亲爱的人。”

“alphys,我没有那么好……”

“你有,undyne。我知道那有多难,因为我也做过一模一样的梦,成为英雄,成为故事的主人公……”alphys呵呵的笑了起来,undyne感觉到怀里的爱人不再闹腾,不由的低下头看她。

却看到她朦胧的泪眼“哈哈哈,不过……不是红色的我,完全没有能够成为和你一样的人呢……undyne。”

“alphys?”

“憧憬的意思就是,自己无法成为的存在呢。所以我想着,要是能成为主人公身边的‘支援角色’是不是也算是实现梦想了呢?但是……从过去到现在,我又成功过几回呢?哈哈……真,真是……滑稽呢。我,我至今为止伤害过多少人?asriel,融合怪们……今天我甚至差点杀了frisk!”

Alphys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语气渐渐的恢复到了一如往常的那样,胆小、怯懦,带着一点点结巴。

Undyne没有再禁锢alphys,而是轻轻抱住了她“alphys,听我说。你是asgore亲自认定的皇室科学家,你拥有着我没有的知识,你也一直为怪物们更好的生活努力着。我一直都看着你,大家也都把你的努力看在眼里。”undyne摸了摸alphys的小脑袋“你维持了核心里机械的正常运作,你为MTT制作了他心心念念的身体,你让asriel和融合怪们拥有了第二次生命。而我……只是追杀了frisk,那个想要和所有人成为朋友的友善家伙。”

“不,undyne你不是……”

“而且,alphys哟。”undyne爽朗的笑了起来“如果你认定我是主人公,那么现在与我相爱的你,就是万众瞩目的女主角了。你的愿望并没有落空,你现在就是你所憧憬的人,alphys。”

看着undyne的笑容,alphys不由的呆住了,她不自觉的摸了摸有些发热的脸。

“是啊……这就是我的憧憬,我的爱人。”

傍晚的街道,一对情侣的身影渐渐的融合在了一起。

 

次日清晨。

“嗯……头好晕啊……”frisk伸了个懒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早上好啊,kid。你变回来了呢。”还没等女孩睁开惺忪的睡眼,一直坐在她身边的骷髅就向她笑着打招呼了。

“哇,sans?!吓了我一跳。”frisk拍了拍胸口,胸前的柔软随着她的动作颤抖着,让sans连忙撇过头去。

“sans,你怎么了?”frisk歪头,看着有点奇怪的sans询问。

“咳咳……没什么,kid。”sans清了清嗓子,为了不让女孩看出自己的尴尬,他用手遮在脸前“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哦?”

“呀!不好了!我的工作!”frisk抱头呻吟起来“完了完了,今天我要通宵加班了……”

“emmm,那倒不用。”sans将茶几上的一摞文件推到女孩面前“它们在昨天晚上自己被整理好了。”

“哈哈,什么啊?”frisk被sans过于烂的解释给逗笑了,她前倾身体,给sans的头骨上印了一个轻吻“谢谢你,sans。”

“哈,不用客气。Kid……昨天的事,你还记得吗?”

“你想我忘记吗?”

“不……不,我只是。”

“回答呢?”

“yes。”

“很好。”女孩伸出双臂,搂紧了身前的爱人。

“那么,我今天也许就真的要请假了呢。”

评论(10)

热度(74)

  1. 瑞比-rabbit难忘旅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