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undertotem】支线 分离与冷战

骨兄弟之间的故事

时间点是背景故事中sans不允许pap加入皇家卫队之后

Totemsans也只经历过一次ge,但经历过flowey的重置,也隐隐约约拥有其他时间线的记忆

【总目录】

 

大家看得开心!

——————————————————————————————

“我不会再管你了……”

在与papyrus吵架以后,sans离开了与兄弟同住的家。

他没有麻烦asriel再去为他安排一个居所,而是比alphys更疯狂的投入到人偶的研究中去。当然,他也以此为理由赖在实验室里过夜。

“呜……sans你要是在这里过夜,大概就只能待在资料室了。”alphys犹豫的看着面前的同事,她与sans并不是第一次共事了。到现在,她也清清楚楚的记得被sans住过的房间是怎样的狼藉……

“说实话,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可以和papyrus重归于好。”

“我还以为你会明白我的。”sans摇头“看着最重要的人死在你面前的那种恐惧,那种悲伤……我不理解为什么你还能允许undyne加入皇家卫队。”

“因为那就是undyne啊。”alphys笑了“强大,率直,充满勇气。她一直是这样,如果我只是把她囚禁在身边,那她就不再是她了。”

“而且,我相信她足够强大到保守我们之间的约定。她绝对不会再被打败。”

Sans微微一愣,在他不知道的时候,alphys竟然也拥有了和女英雄如出一辙的自信笑容。他不禁问道“要是她不能呢?”

“我会和她一起赴死,绝不会再独留她一人。”

Sans被alphys震的半晌说不出话,最后终是轻轻叹了口气“好吧,如果那是你的选择……我想我还做不到你这样的豁达。”

“好吧,我也能理解。”alphys耸耸肩“说实话,如果可以我希望我能陪你在这里过夜。但是……我果然不能放undyne一个人在家。”和刚刚不同,alphys的笑容有些憔悴“而且,要是我看不到她,也许我就无法入睡了。”

Sans苦笑着回应“我们也是难兄难弟了。”

Alphys微微放松,笑着回应道“我只拜托你千万不要把资料室搞得太乱,资料室里的文件到底有多重要,你也是明白的吧。”

“当然,我明白的。你先走吧,我们明天再见。”

“……无法入睡吗。Alphys,我们还真是相像呢……可惜,我做不到你那样,papyrus……我从未放手过,他可不像undyne,他太过天真了。现在却要他加入战斗……我无法允许。”摇了摇头,sans嗤笑到“我不允许又有什么用呢?我阻止不了他。”

他看着有些凌乱的资料室,慢腾腾的站起身子“长夜漫漫,我还是做点什么吧……这种时候,我还有什么资格偷懒呢。”

 

Alphys在一周以后才终于鼓起勇气进入了资料室,但当她看到里面的景象时惊呆了“怎么可能,为什么比之前还整洁?!”她转头看着sans,像是今天才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嘿,不要这么看着我。有这么值得惊讶吗?”sans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把偷懒的借口用光了而已,没什么的。”

没什么的……

没什么的。

 

从那天开始Alphys的龙生就充满了惊喜,但当三个月后sans微笑着揉着不存在的黑眼圈把他昨晚完成的最终成果给她的时候,她也禁不住担心起这个曾经的懒骨头来。

“sans,你还好吗?”

“为什么这么问,我很好啊?你看,我们的实验结果出来了,快去试试效果。”

“好,好吧……”alphys还想说些什么,却被sans阻止了“我们现在在做最重要的事情,不要这样拖沓,快一秒大家会遇到的危险就会少一秒。”

“是的。”

 

“你和papyrus,还在闹别扭吗?他这段时间可一直闷闷不乐。”undyne趴在吧台上斜睨着坐在她身边的sans。

过了这么长时间,Grillby's也早就恢复了正常营业。

“他现在怎么样我比你清楚的多。”与undyne的懒散相比,sans却正襟危坐。第一次见到这个景象的怪物大概会目瞪口呆吧。没办法,在皇家卫队还没完全建成的现在,undyne他们并没有什么活儿干,也只能帮后勤做些杂事。不过,过了这么长时间,Grillby's的常客们对于这些也都见怪不怪了。

“哈,对哦,你这个变态弟控。”undyne干脆转过头懒得看他“还在用魔法偷偷看着他?真是个跟踪狂。”

“他不像你。”sans毫不犹豫的反驳“而且,就算是你,不也……唉,算了。”他举起身边的杯子,小心的闻了闻里面的味道。

“为什么不和原来一样喝番茄酱了?我看着你这鸟样就觉得难受。”

“切,你懂什么?人都是要改变的。”sans斜了undyne一眼,终于和上刑一样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液体“好像还不错?”

“哈~是吗,那太好了。”undyne完全没有感情的附和着。

又过了许久,她突然一拍吧台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sans“sans,我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是那个时候……我知道你在我之后阻挡人类了。我对你重新改观了。不过,我想我的心情也许和papyrus更加相近。他……一定是希望你能活下去的……”

“够了,undyne……”sans的瞳孔悄然消失。

“papyrus他已经足够强大了,他不会再像之前一样了,我向你保证!”

“我说够了!”sans重重把杯子放下,惊了undyne一跳“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papyrus没有我这种兄弟拖后腿才更好。”sans低下头隐藏自己的表情“我说过,我比你了解他。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什么,你什么时候变成这种窝囊废了?你怎么会拖后腿?”

“就因为我是那种眼睁睁看着他去死却没能救得了他的混蛋!”sans也忍不住拍案而起,却发现了店里异样的气氛。

“p…papyrus?”sans回头,看到了呆站在那里的高挑身影。

“你……你不是讨厌来这里吗……”sans的声音沙哑着,勉强问出一句。

“捏,就像你刚刚说得,人都是要改变的,不是吗?”papyrus苦笑“而且就因为这样,我才有机会听到你的真心。”

“sans,跟我出去一下吧。”papyrus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随着他离开的,还有一个佝偻着的矮小骷髅。

 

“所以,为什么要来这里?”sans环顾着四周的黑暗。没想到,papyrus竟然带他来到了totem的外面。黑暗中,他只能勉强看到papyrus魔法发出的橙色光芒。

“sans,我们来战斗吧。”sans不敢相信,他有一天竟然能在自己的这个兄弟口中听到“战斗”一词。

“我会向你证明,我足够强大。”橙色的裁决眼亮起,papyrus召唤出两根骨头那在手里,毫不犹豫的攻向sans。

sans立刻召出骨头格挡,审判眼却没有亮起“为什么?我…我知道你足够强大的,你不需要向我证明什么。”

“不,你还不明白。”若是只有近战,papyrus绝对不会输给sans,更何况他还在留手“拼尽全力吧,sans,我不会手下留情的。”papyrus手中发力,打碎了sans格挡用的骨头。

“如果这样能让你开心的话……”sans的瞳孔变成了蓝色。

 

骨兄弟的战斗打响,他们互相对对方使用着魔法。sans的灵魂被papyrus变成了橙色,而papyrus成为了蓝色。sans仍然没有使出全力,却也开始用起了远程攻击。

他们都没有召唤出自己的骨炮。

“sans。”终于,papyrus的攻击蹭到了骷髅的脸颊,他拿手中的骨头抵着自己的兄弟让他停止了动作。

“终于满足了吗?papyrus。”sans气喘吁吁的看向papyrus,他已经很累了。他不得不庆幸自己换上了自己研制的新型人偶的试做版,不然他说不定早就被打碎了。

“看到了吗sans。”papyrus看向自己的兄弟流下眼泪“我很强,我足够强。我不会再像原来一样被简单的杀死,也不会再留下你一个人。我不会对我原来的选择感到后悔,那是我自己的选择。而且,现在的我比你强大的多……所以,你就算没能救得了我,也没关系。因为我一直比你强大。”

“所以,我已经对你没用了对吗?你已经不再需要我了。”

“你为什么会那么想?!”papyrus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我不是为了这个与你战斗的!”

papyrus的手微微颤抖,意外的让手中的骨头蹭向了sans刚刚伤到的脸颊。

轻微的碎裂声响起。

在papyrus震惊的目光下,sans脸颊部分的人偶裂开了一个缝隙,露出了里面的一块深绿色的晶体“sans,那个是什么?”

“什么?!”sans慌忙捂住脸颊“什么都没有!这……这是我的新研究。对!这个人偶是我和alphys新作的,过段时间你应该也能换上。”

“sans,你知道你骗不了我吧?那是什么?”

“你不会知道的。我总是很神秘,对吧。”sans放弃了撒谎,不再遮掩脸上的裂缝,他耸了耸肩站起身来。papyrus甚至看到他恢复了一如既往的笑容“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承认你足够强大。我的兄弟,其实你早就足以进入皇家卫队了,你一直都是最棒的……不过,你也该长大了,我不会再回去住了,但是我还是祝你在皇家卫队那里过得愉快,再见。”

“sans!”不等papyrus说完,sans就瞬移离开了。

“你这个家伙,还是以前一样不听我说话,还总是瞒着我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papyrus叹了口气,叉起腰来“好吧!那么伟大的papyrus就要继续努力了!”

 

“这样没关系吗?sans,大家一直都在关心你们。”

“没事,我和他都该学会独立了。”sans的语气轻松,拳头却握紧着“不允许我进入皇家卫队的,是他对吗?”

asriel默默的点头,sans不禁朗笑出声“看,他比我适应的快得多,竟然已经开始保护我了。”

asriel叹了口气看着sans的脸,至少现在,只有他能清楚的知道那抹深绿里面装着怎样惨痛的回忆“没想到你会对自己做这种事情,虽然人偶确实能在某种程度上改变形态……不得不说,虽然我是人偶的创造者,但你的研究却早已经超越我了。这个……是你所说的新型物质对吧?没想到竟然可以装载记忆。”

“呵,多谢了,asriel。不过不要这样妄自菲薄,你是我们的国王呢。国王就要有个国王的样子。”

“别再打趣我了。”asriel再次叹气“你的脸,要我帮你修好吗?”

“不用了……”sans摸了摸脸上那道裂缝,颇有些自豪的笑了“这可是我兄弟留给我的,看,他是不是很强?他已经比我这个‘审判者’都强很多了。”

asriel被他得意的笑容感染了,他轻轻的笑了起来“真是个麻烦的弟控啊……”

在那之后……
“undyne,拜托你帮我看好papyrus,别让他犯傻。”
“死弟控!不用你说我也会那么做的!”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