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undertotem】主线 裁定者sans 与NE frisk(上)

不更新简直对不起赏脸画画的晚樱大佬!

非完美NE!NE福的第一主线开启!

经历过GE和“屠杀”的sans绝不会随意对待任何一个灵魂

Totemsans的懒惰被自己强制压抑,虽说还是有迹可循啦~

自设没有OOC哇哈哈哈爽飞

房间配置是怪物们参照了人类世界,用魔法构造出来的

 【总目录】


大家看得开心!

—————————————————————————————

  叮——

钢索不断旋转拉伸的声音在狭窄的金属通道中响起,缓慢却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细细的回荡着。终于在一声清脆的声响后走到了尽头。

电梯的门缓缓打开,frisk才如梦初醒的发现自己不知为何站在一个电梯里。她缓缓的抬起头,不得不眯起眼睛去适应电梯门另一边对她眼睛的侵略。那里,散发着剧烈的光芒,将电梯门的里外分成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虽然frisk站在电梯间里发呆了很久,但是电梯门却始终没有关闭。看起来,白昼一般的另一个世界正在招手迎接着她。

“这里是…哪里?”总不可能是被绑架了吧?frisk暗暗自嘲,对着空气耸耸肩走出电梯。

 

“kid,欢迎来到Totem,我是sans,人偶sans。”一个穿着白色毛衣的…骷髅?!

这个骷髅静静的站在一个像是酒吧吧台前面,微笑的向着自己打招呼。

“额…你好…sans…?”frisk看着还没有吧台高的骷髅,努力让自己不发出诡异的目光。这个骷髅……为什么自称人偶?他长得很像某个自己很熟悉的人,但是frisk什么都想不起来。

 

Sans瞳孔中白色的十字形花纹缓缓的转动着,他的脑海中也经过着面前小孩儿的整个“人生”。

“hey,kid。”frisk觉得这个叫法有点熟悉“我不喜欢麻烦事,所以简洁点说。我是sans,却不是你认识的那一个,不过……我想你应该没有来这里的记忆。”

“sans……是谁?我还应该认识别的sans吗?”

“真奇特,你连我的事情也忘记了吗?”与话语所代表的意思相比,sans的语气里并没有太多的疑惑,甚至脸上的笑容也并未减弱“很快你就会想起来的,别担心。”

“好吧……”frisk挠挠头“那么sans先生,请问这里是哪里?你说的Totem……是什么?”

“噗!”sans忍不住喷笑出声“先生什么的,你可是第一次这么叫我。这真是有趣极了……”

“sans……”frisk脸微微泛红,向骷髅投来谴责的目光。

“这里是一个叫做Totem的建筑的22层,也是我的家,怎么样是不是很不错?”

随着sans的解释,frisk也终于开始环顾起周围的环境——足有两层楼高,两个篮球场大小的巨大房间,天花板上巨大的水晶吊灯frisk只在影视作品中见到过,而巨大的彩绘玻璃的窗子几乎占据了sans身后的整面墙壁。巨大的透明鱼缸里水母在随着柔和的灯光游着,frisk上方的,不知道如何才能到达的展望台上好像隐隐约约能看到人影。

“不得不说,这个地方真是太美了,sans先生。您一定是个有钱人。”frisk惊叹的欣赏着房间里的一切,对着sans赞叹道。

“你喜欢就好,因为你想要在这个地方进行一个游戏,赌上你自己的……性命?我不确定,也许是灵魂,或者自身存在的游戏?如果不完成这个游戏,你就不被允许离开这里。”

“额……什么意思,你要取走我的性命?”frisk有些疑惑,无论如何面前这个笑嘻嘻的骷髅也不像是一个残酷的杀人犯。

难道,他只是想有个人陪他玩吗?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frisk觉得眼前的一切更加熟悉了。

 

被骷髅的话搞得晕头转向,不过frisk好歹还是明白了玩完游戏就可以离开的事实“好…好吧,sans先生。我会玩这个游戏的。”

“那么我们现在就用轮盘来决定要玩的游戏吧…”一个巨大的方形九宫格屏幕从吧台后弹出,但上面的图案却是个穿着连衣裙的有着骚包大长腿的男性机器人。Sans努力低头想要无视frisk投来的奇异目光,但是失败了。Sans脸微微涨蓝,拿出一个大红色按钮示意frisk按下。

方形的“轮盘”闪动,最终在一个格子上停下“你的游戏是飞镖。飞镖在命中目标时会联动身体请注意。”sans介绍完规则就让frisk快点开始。这样的裁定sans已经见过太多,这一点点的与众不同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例子,也不能让sans打起精神来。

 

frisk的飞镖水平很普通,不过她还是好运的在第一次就射中了一块紫白相间的靶子。在身体的灼痛中frisk隐隐想起了一个温柔的母亲,为了保住你的性命她想要将你留下,而你却在火焰灼烧的疼痛中失手杀死了她。

而她在死前还在劝告你前方的危险……

frisk手一抖没有射中那块红色的靶子。这让她想起了一个一直精神百倍的友善家伙。谢天谢地,这次你没有做错。

第三镖她成功绕开了红色边上的格子,却让它正好扎在了一块红蓝相间的区域“我没兴趣和杀人犯做朋友。”爽朗的女声在耳边回响。那声音略带贬斥与失望,但那声音的主人却没有再伤害你。这让你觉得意外。

你不得不开始思考,说不定为了自卫而进行的攻击举动并不是正确的。

“为什么我脑海中多出了很多东西,这都是什么?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些事?”frisk双手抱头,她不想再继续下去。但是当她回头看向sans,骷髅略带严厉的眼神里没有纵容。

Frisk只能无奈的继续。

 

第四镖扎上了一个灰紫色的格子,你并没能相信机器也是有灵魂的。你以为那是博士的杀人机器,但是“杀人机器”却在死前点出你的手下留情来安慰你。

这让你感觉难受极了。

随着最后一镖的落下你回想起了一个你没杀却也没能保护的好好先生和一朵残破的金色小花。

“不,不!asgore,flowey……妈妈!我不应该伤害你们的!我不能再继续了,我不能!”记忆回溯,frisk的泪水滑落脸颊,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砸成碎片。

“想起来了?”sans幽幽的说道。

“是的,想起来了。”frisk勉强用衣袖擦了擦眼泪。

 

undyne成为了国王,mtt的死也让大家不同意对人类友善,但是怪物们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了。

离开地下后的生活和原来和原来并没有什么变化,除了与原来相比更加小心翼翼的,被内疚啃噬的自己。不知不觉间自己的决心也随着能力一起消失,她在一次意外中迎来了死亡。

“sans……你是sans对吧?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frisk冲进sans怀里哭着,不断的向他道歉。sans不想被接近,后背却已经顶上吧台退无可退。

他只得拍拍女孩的肩膀“好吧,kid,冷静。飞镖还有几枚,你不去射完吗?”

frisk摇头“不,我做不到。那是我的罪孽,我的LOVE……我不会再想去伤害我的朋友,绝对不会了。”

“是吗……”sans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揉了揉孩子的脑袋“好了,游戏结束了,kid你可以从电梯离开了。如果还能再见面,下次就挺起胸膛正大光明的和我说这句话吧。”

 

将孩子送上了带着纯白色面具标志的电梯,sans最后向frisk挥了挥手告别。

“真是的,还会有多少frisk过来啊?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裁定的尽头呢?”sans活动了一下肩膀,站回了吧台。

“kid,欢迎来到Totem,我是sans,人偶sans。”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