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undertale】戏剧化 Part 1

臭不要脸的开新坑,我非常期待写这个,不能再忍啦!

非常攻的女福 兼任怪物大使和作家。

OOC sf 我想写成糖,但是也许有些困难

福的性格绝对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但是我不想剧透,具体怎样请大家期待后续!

【总目录】

 

大家看得开心!

—————————————————————————————

地上世界。

距离怪物们被解放已经过去了两年。

Frisk是一个孤儿,作为解放怪物的孩子,她成为了所有怪物的朋友。

在他们回归地上的时候,她担任起怪物与人类间的友谊大使,一直为怪物与人类可以和平共处的世界努力着。

但她同时也没放弃自己的梦想——她成为了一个作家。

不论是小说还是剧本,人们总能透过她细腻的文字细细品味她温柔的内心世界。

她的成名作——最初的小说是她在地下与怪物们交往的故事。

她的小说一经问世就得到了巨大的人气。狗狗卫队们,01和02,卖好棒冰的和汉堡裤……每一位怪物们都被人喜爱。更不用说 toriel,papyrus,undyne,MTT这样的头目。他们在人类中都有专属的粉丝团。

Frisk的故事也让大众偏向了接受与怪物生活的方向,甚至还有不少人提出,想要政府认可人类与怪物之间结合的合法性。相信再过不久,人类与怪物的婚姻也可以受到法律的保护。

一切的一切,都是frisk为他们带来的。所以不论人类还是怪物,都对这个女孩极尽追捧。

 

而现在,sans正挽着女孩的手走在街上。

“嘿,sans!”“看!是frisk!frisk你好啊!”路上的好事者在看到sans的时候,都会热情的向他们打招呼,却都不会过于接近。

他们都不忍心破坏sans与女孩亲密接触的时光。

“sans,你可真受欢迎。我都要嫉妒了呢,要是哪天你被哪个女粉丝拐走了可怎么办?”女孩看着害羞的骷髅打趣道。过了那么久,sans却还是没能完全适应热情的粉丝。

他不得不感谢女孩并没有用很多的篇幅来描写他,只是文中简单的提过几句。

他在所有怪物里都算是人气最低的。在大家发现他和frisk亲密的关系之前。

“少拿我开玩笑了,kid。这不都是因为你的书吗?”sans无奈的笑着,敲了敲女孩的脑袋“不过当我第一次看到你写的故事,我也觉得难以置信……”

你竟然把我们想得那么好,明明怪物们想要的是你的命!

Sans暗暗想着,frisk的书里没有出现任何破绽,甚至让那些人类的政客都找不到一丝漏洞来攻坚,她只是细细的写了和所有怪物们成为朋友的愉快瞬间,却略过了怪物们对她的伤害。

“嗯……没想到什么?”sans的沉思被女孩的疑问打断,sans摊了摊手回答到“没什么,只是我没想到你竟然写得那么好。”

“是这样吗?我是不是很棒?嘿嘿……总之,谢谢你的夸奖。”女孩自夸着,自己却脸红了起来,笑嘻嘻的摇晃着sans的胳膊。

“别晃了,别晃了,我的骨头要散架了。”骷髅懒洋洋的打趣,女孩老老实实的,甚至是有些惊慌的停手“抱歉,我太用力了?”

“并没有,sweetheart。你不用那么小心的。”

“真的吗?”

“嗯,当然。”没有体会到女孩话中的危险性,sans理所当然的点头。

“等等,你干什……”话没说完,sans就被frisk拉进小巷,被女孩细瘦的却充满侵略性的手臂锁在墙边。

女孩的力量出奇的大,sans一推之下竟没能推开。但他也不忍心使用更大的力道弄疼她,只能无奈道“你平常不是很文静的吗……”

Frisk俯身,给了sans一个热烈的吻“抱歉,sans。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你总是让我爱的发狂。”

不论多少次,sans都会被女孩热烈到极点的告白弄得面红耳赤,而他对于女孩也根本没有什么抵触“那么,你已经准备好让我们之间的关系更近一步了?”

“不,不!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frisk拒绝了,眼角却隐隐渗出泪水“我当然希望我可以,如果我能我一定会答应的。只是…我怕我哪天会控制不住自己伤害到你。”

她在sans的颊上轻轻一吻,后退了一步“而且,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隐瞒着你。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必须告诉你的事情……但是,我还没有准备好。你愿意等我吗?”

看着楚楚可怜的女孩,sans叹了口气“当然,为什么不呢?”他靠近女孩,把她搂在怀里“不要在意一些有的没的,不管别人这么想,在我眼里,你是最好的。”

 

Sans和frisk不是情侣,虽然所有的亲人、朋友和粉丝都那么认为,甚至他们自己都觉得对方是独一无二的珍宝。

但这份恋情,并没有水到渠成。

因为frisk永远无法释怀自己那充满了LOVE的身体。

*frisk:Lv 20

 

就像所有人看到的,曾经sans经历过屠杀。

那个时候,他身边的一切都消失了。

朋友,亲人,陌生人,甚至自己…

全都不在了,哪怕自己在最后站出来审判,也只是蝼蚁最后无力的挣扎而已。

努力没有任何作用,sans一直这么认为的。

尤其是在见过人类津津有味的欣赏怪物们的死相以后。

那个人类……眼睛里没有人性的光芒,只有一种让sans毛骨悚然的,对于某种未知事物的狂热。

 

所以,对于现在的frisk,他是喜欢的。

温柔,善良,强大,她尊重每个怪物的想法,每一个行为都有在认认真真的为他人着想。

还记得她在地下的时候,她好像在坠落地底时就已经满载着LOVE。比起数据的错误,当时sans更愿意相信那是人类将上个时间线的疯狂延续了下来。

也是因为这个,sans在见到她的第一个瞬间就让她下了地狱。

现在想起来,那也是让sans感到无比后悔的时光。

 

她没有还手,在一次次的死亡中,她甚至没有一次攻击。

她眼中温柔的光芒从未有过一丝减少,直到sans感到疲累,停止了攻击的时候,才缓缓上前,搂住了他“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你看起来不太好。你怎么了?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那个瞬间,sans觉得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被上一个人类(frisk)感染,自己就像是失心疯了一样,他甚至没有和女孩说上一句话,就使用了自己最强的攻击。

这样他岂不是和那个人类没什么两样?

他后悔,惊慌,不知所措。使用了所剩不多的魔法,他从她身边逃走了。

后来,sans勉强打起精神默默的跟着女孩,“审判”她的行为。但是事实上,sans觉得被审判的是自己。

 

女孩没有做过任何过分的事情。

不要说攻击,她甚至没有对谁说过一句重话。

她对地底的一切都抱有好奇心,友善的对待所有怪物。

直到审判厅前,他都没敢再在女孩面前出现。

甚至在审判厅,他都不敢抬起头直视女孩的眼睛。

“sans,你是sans对吧?你的兄弟papyrus向我说了很多你的事情呢。可惜在那之后,我都没机会看到你……sans,你愿意抬头让我看看你吗?”

女孩轻柔的声音在Sans身前响起,他像是准备接受死刑的犯人一般,认命的抬起了头。

女孩的眼里没有怨恨,只有着坚定。她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看着他,就像是在看她其他的怪物朋友们一样。

“我会通过你的,sans。然后我会让所有人得到自由,我相信我能说服你。”

Sweetheart,不用说什么,只是看到你的眼睛,我就已经不会再阻止你。

“对不起。”sans再次低下头,微微侧身将道路让开。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女孩再次拥抱了他,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谢谢你,sans。”

 

我怎么可能值得你的感谢呢?孩子……

你不止拯救了所有的怪物,也拯救了我。

在离开地底以后,只因为听到自己讲述的过去时间线的事情,她就已经泪流满面,当着自己的面毁去了reset按钮,那个她一直以来赖以生存的力量。

她就像是和上一个frisk完全相反的存在,也是他的憧憬。

要是没有她,sans永远不会在经历过那样充满疯狂的屠杀之后,还充满了梦想与希望。

是的,frisk就是他的希望。

但她总是被某些事情困扰着,总是在苦恼着什么。

不过他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向他坦白一切。

他们总有一天会得到幸福。

Sans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