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undertale】Bob的奇妙历险 GE线 P3

北极圈的取暖日常QWQ

咸鱼王的突然诈尸,甚至觉得自己能双更(做梦!)

Gaster元素真好用(嘿嘿嘿)G语不用了,太难搞。

这里的老G算不上是好G,不过大概不坏?不予评价。

Grillby和Bob的互动大概在下章,不过GE线他们算不上cp。

我是真的喜欢Bob,然后我就这么给写毁了(吐血)


大家看得开心!

——————————————————————————————

Bob出现在一个黑暗的空间。

“你好啊,孩子。”一个声音出现。

“谁?”Bob的眼睛还没适应黑暗“这是哪儿?”

“这里是世界的夹缝,寻常的怪物根本无法来到这里,包括我的蠢儿子……”话落,奇怪的黑白色怪物出现在Bob身前,他正心虚的打量着什么都没有的四周“总而言之,恭喜你来到这儿,特殊的孩子。”

Bob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发现这里是一个灰色的房间,除了他身后的门,房间里没有任何物品。而他自己正前倾着身体,防备的打量着站在他身前的怪物。

“你看起来不太好。”

如果让Bob来形容他身前的怪物,他只能说,那像是一只融化的蜡烛。这个怪物特别极了,Bob敢肯定,他从没见过一个同样的怪物。

怪物裂开的眼眶里没有瞳孔,Bob不清楚怪物的四肢在哪里,怪物的手无视着重力,就那么漂浮在空中。他的身体像是一个整体,但仔细看过去就能发现,组成他身体的细小粒子在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频率颤抖着,想要散开一样,却好像被一种奇怪的力量强行收束着。

“小伙子,别这么紧张。我是gaster,是王国前任的皇室科学家。”

“前任?实验失败后失踪的那位?”Bob并没有放松警惕,不过语气里却多了几分尊敬“您怎么会在这里?而且我到刚刚为止应该在雪镇的啊?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你果然很特殊。我曾经见到过提米,不过他们和你相比更加的……活泼。”

“抱歉我一直是个异类。”Bob自嘲。

“不不不,感谢你的特殊。不然我也无法见到你。”gaster努力的摆了摆浮在空中的手“那个人类,她拥有一种叫做【决心】的力量。那是一种强大的,可以操纵时间……乃至世界的力量。”

“操纵时间?所以她经过雪镇的速度才异常的快吗?”

“是的,她和我们不是生活在‘同一时间’的存在。而现在,这个人类选择了杀戮,而且只要她想,她可以无数次回到她第一次来到地底的时间,并重复杀戮……事实上,这也不是她第一次选择屠杀,只是除了极少数的头目以外,其他怪物甚至连一点点印象都不会留下。”

“确实是那个人类做的吗……”Bob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也消失不见“那我就更应该赶回去阻止她!”

“你无法阻止的。”gaster再次摆手“至少现在的你不行。”

“人类只要拥有【决心】,就无法真正的死亡。哪怕你杀死她,她也可以在之前save的地方读档重来。更不用说她一路杀了那么多的怪物,你并没有足够的LOVE去打败她。”

“那我们就这么看着吗……等等,你说现在的我无法战胜,难道你有什么办法?”

“【决心】。”gaster沉默了一瞬“怪物也可以拥有【决心】。”

“那么……”

“但是怪物的身体是由魔法组成,并不像人类那样可以承载很多决心……如果你拥有了过多的决心,你的身体会融化。”

“然后,你会死。”

“……”Bob沉默了,他并不是那么无私的怪物。他对于地上,自由并没有特别的渴望,隐居的他与大部分怪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友谊。

“【决心】就是那个四角星一样的东西,你曾经碰到过的那个。除了你,我只见过flowey,那朵花碰到过那个。”

“能阻止人类的只有你们,你们要夺走人类的决心,并且使用它。”

“你也知道那朵会说话的花?”而且可以毫无限制谈论,这让Bob再一次感觉到对面怪物的特殊。

“但是那朵花……”Bob回想起见到flowey时的情景,他明显对于人类的到来感到非常高兴,而且也安然无恙的活在被“屠戮殆尽”的废墟。

那么,只剩下我了?

“多谢您告诉我这些,gaster先生。”无形的力量压的Bob喘不过气,他低着头向gaster道谢“我知道了……我会考虑的。”

 

Bob一离开房间,那扇灰色的门就像是谎言一般消失了。Bob回身去触了触变得普通的深蓝色石壁,认出了自己的方位“这里是瀑布,我回来了?”

“Bob,你到哪儿去了,我刚刚亲眼看到你……消失在空气里。那真的很奇怪。”sans在第一瞬间就出现在Bob身前,这一条时间线已经带给了他太多的“惊讶”。

“你到底是什么?”

“我就是个普通的怪物,比起这个,我刚刚遇到了一个叫xxxxxx的怪物……”看起来gaster也是被“世界”限制的话题,他无奈的转移了话题“人类呢?现在怎么样了?你的兄弟……”看到骷髅黑了眼眶,Bob立刻住嘴“我很抱歉。”

“这不是你能改变的。”sans的声音里听不出感情“我早就见过无数次了。”

“所以,人类真的不会死?而且可以让一切轻易的重新来过,并且不断的杀死我们吗?”

“你从哪里知道这一切的?不过是的,如果你在意你们‘之前’的结果,我可以告诉你,隐居的提米绝大部分都可以幸免……只是,人类在杀戮结束后,会销毁整个时间线,所有的生命,物品都会消失,不论你躲在哪儿。”

“然后一切都会重新来过,不论是躲藏还是反抗,其实都没有任何意义的。”

如果所有人都无法躲过,那么自己的家和那群提米……如果只有我可以,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那不是我放弃的理由,我要去阻止人类。”说完这句话,Bob看到sans用有些怜悯的眼神看了过来。

在放弃之前,他也一定尝试过很多次吧……

以同情的目光回视,Bob却不得不开口请求“你愿意帮助我吗,sans?”

sans叹了口气,看着面前的小小怪物,就像是看着过去的自己“为什么不呢?只是,在‘终结’之前,我不会被允许进入【战斗界面】。”

“足够了。”

 

Sans带着Bob在瀑布里瞬移“等等!”Bob突然打断了sans,他走到一颗闪闪发光的四角星前面。

这个就是【决心】了吧。

再次触碰了“星星”,Bob的心态却和原来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不禁想起了那个和他一起看过星星的朋友“你能杀掉星星吗?”

“小伙子,你在做些什么?”sans无法看见【决心】,只是看着Bob停在某个地方触碰着什么。

不过,这个地方……

Sans发现了这是人类死亡后会重新出现的地方“这里有什么吗?”

“嗯,是让人类强大的东西。”Bob回应道,他张嘴叼住了【决心】含糊道“所以,我打算拿走它。”

“well,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

“好了,我们快走吧。”

 

“人类,你不会成功。世界将会延续下去的。”再次见到人类,Bob就看到了高大的战士死在他眼前的样子。像是融化的蜡烛一样,Bob透过她看到了自己的死状。

他狠狠的咬碎星星吞了下去,然后挡在了人类面前“现在,轮到我来组止你了,人类。”

*什么,怎么可能?Bob?!他不应该在预定目标里。

真正的站在人类的身边,Bob听清了她身边传来的另一个声音……和一个若隐若现的绿色身影。

Frisk看了看已经进入黑白的战斗界面和对方可怜的攻击力嗤笑到“有什么可担心的,chara。他这么弱小,而我们充满了决心。”

“你身边那位朋友是谁?”Bob摇头“无所谓了,我会打败你们。”

他能看到chara?!和frisk开始的震惊相比,对面发出的攻击却过于弱小了。她很快就对Bob失去了兴趣,举刀将他的HP清零“真是让我失望,你就只有这种程度。是什么让你有胆量站在我面前的?”

“是什么?”Bob笑了,他的身体开始融化,那感觉真的很糟糕。但就像是拼命的要在强烈的硫酸里握紧什么一样,Bob充满了决心,他努力将融化的身体收束成原来的样子,就像那位皇室科学家。“和你一样,我充满了决心。”

——game over——

不等人类反应过来,Bob就发出了自己最强的攻击。刚刚结束与undyne战斗的人类在猝不及防下被杀死了。而Bob看到人类的死亡,一瞬间像是松开了疾驰马车的缰绳,在sans震惊的眼神下融化了起来,只在最后拼尽全力,说了句“sans,离我远点。”

我的朋友,看起来我没能杀死星星,反而是要被星星杀死了呢。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