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fellswap】短篇 名字什么的无所谓了

给二式大大点梗的失败作 GE 红莓大狗 刀

OOC 各种垃圾二设

想写车却连个轱辘都写不出来,难受!

从未在被点梗时见过那么详细的设定,想必这真的是大大热爱的CP,为了不辱没它,我会努力。

努力重写!(瘫

 

大家看得开心!

——————————————————————————————

雪镇真是个混账般的地方。

万年不化的寒冰,凛冽的狂风,还有充满灰尘的浑浊空气。

还有一大群虎视眈眈准备狩猎灵魂的怪物。

所幸,在骷髅的字典里,没有“寒冷”这一说法。

“蠢狗,少在那里慢吞吞的,快跟上。”矮小的骷髅暴躁的叫喊着。

“yes, lord.”走在后面的高大骷髅瑟缩着,向着身前的主人露出顺从的笑容。

“收起你那卑贱的表情!”

“yes, lord.”身后的忠犬显得更加的顺从。

“见鬼!”狗主人显然不满意宠物的表现,他狠狠拽住了连接在宠物脖颈的项圈,把他的脸拉近“好好听我说话。”

“如你所愿, lord。”看见自己兄弟的脸突然拉近,papyrus的视线努力的偏移开来。

像是回想起自己的兄弟对红色没辙,sans松了松手中的力道“你知道就好。”

 

Papyrus讨厌血,连带着,对红色也没辙。Papyrus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本能,也许……是因为理智告诉他,只要接近那些,他就会失控的想要去接近那片红色,将他吞噬殆尽。

在那个人类坠落这里,被Lord杀死的时候,papyrus才明白,那种感情叫做爱。

 

那是他第一次在那么近的距离看到lord染血的样子。

他纤细的手臂轻轻的挥舞着,为人类带来死亡。

他是那么的高傲,温热的血液喷溅到了他的脸上,他却不屑于去擦上一擦。让某只狂犬的眼中映满了红色。

“my lord,你不应该让我看到血的……现在,我已经无法压抑自己的感情。”

Papyrus眼睛发红,他终于无法忍耐,将心中的信仰扑倒在雪地里,给了他一个狂热的吻。

可能是没想到豢养多年的忠犬会有噬主的一天,sans呆愣了半晌,终是轻蔑的笑了起来“蠢狗,起来,我们回家去做。”

Papyrus的身体一顿。

“你勾起了我的兴致,只限今天,我不介意给你点奖励。”

不等主人的命令落下,他的狗就已经摇着尾巴,满足了主人所有的愿望。

“这种时候就不要温吞吞的了,蠢狗。”

和刚刚热切的吻相比,papyrus进入sans的动作显得过于拘谨。

无视了身下人儿的嗤笑,papyrus的动作仍然温柔与谨慎。但只有他微微颤抖的关节告诉了身下的人儿,他只是在极力的压抑着自己。

Papyrus轻轻的搂着sans,像是对着憧憬的神袛,或者世间最精美的艺术品。为了不伤害对方,谨慎的奉献着自己炽热的爱意。他将吻细密的印满了sans的全身,看着身下满脸潮红的lord,愉悦的笑了。

 

他从未想过自己唯一珍惜的红色会泯灭在人类手上,或者说他从未去试着思考过这种可能。

因为他永远不会做好准备去适应它。

当他在雪地里见到属于lord的灰尘时,papyrus明白他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被切断了。

这种感觉轻松也绝望。

他缓缓的坐下,看着那团灰尘。

哪怕人类举着利刃靠近,他也没有在意。

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什么值得他在意了。

Papyrus这么想着,却如同魔怔了一样抬头瞥了人类一眼。

如同诅咒一般的一瞥。

那个人类,有着一双红色的眼睛!

papyrus的感情像是被那双红色的眼睛点燃,红色的眼睛,红色。那是只属于lord的颜色!

他站起身,小心的收好了lord的围巾“人类,来和我做个约定吧。”

“只要你不会放过你遇到的任何一个怪物,我就向你保证,会给你一段好时光的。”

人类貌似觉得这个提议很有趣,思索了一下就点了头。

Papyrus离开了那双眼睛,开始了并不漫长的等待。

 

“和我来一段好时光吧,你这个弑兄手。”

金色的长廊,papyrus对面的那孩子身上载满灰尘。只要她微微活动,那些灰尘就会扑簌簌的抖落。

啊,不好。我要在灰烬从她的身上消失前用鲜血浸湿它们,为我的主人送葬。

因为这个世界的怪物们最喜欢的,就是血与死亡。

“说实话,我一直担心你不会走到这一步。你遵守了承诺,没有放过人和一个怪物……真是太好了。”骷髅深深埋在兜帽毛领里的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笑容“要是你放过了谁,我就不能像现在这样杀你了。”

骨刺,骨炮。魔法与刀刃交织的协奏曲真是美丽,自从lord的眼睛受伤以后,就再未享受过的快感回归了身体,却让papyrus深感空虚。

审判?我的字典里从没有那种高尚的词语。

我在这里的理由,只是作为一个疯狂的怪兽为人类带来死亡,再由她的手将我毁灭,让我去寻那心心念念的红色。

-9999999

刀刃轻松的切断了骨头,寒冷的风搅着别人和自己的灰烬灌入裂缝,并把它撑的更大。

意外的,这种感觉比起刚才的杀戮更让自己满足。

破碎的骨架失去了魔法和平衡,摔在地上。他眼前的视线已然模糊,只剩下充斥在眼中的红色。

没有你的世界让我感到恐慌。my lord,别丢下我。

评论(9)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