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旅尘

永驻undertale,死亡游行圈的渣渣写手。抱着轻松的心情来找我玩吧ƪ(•̃͡ε•

【underswap】短篇 NO MORE NIGHTMARE

全然不信蓝莓 OOC 骨兄弟刀

给太太的配文(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互相伤害了)   @偽りの黒猫さん

我图个啥呢,我图个啥呢?(吐血)

我不能确定我有没有被av10902509的印象带跑,毕竟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还是姑且写一下吧。

 

大家看得开心!

——————————————————————————————

半夜,咚咚的敲门声把我惊醒。揉了揉眼睛,我从床上爬起来打开了门“papyrus?”

打开门,我就看到我的兄弟有些憔悴的倚在门框上,嘴里还叼着一支烟。

“papy,我说过不要抽烟……算了,你进来吧。”今天晚上,华丽的sans就原谅我的兄弟吧。因为papyrus在这种时间把我叫醒只有一种可能……

他又做了那个噩梦。

“你又做噩梦了?今晚就让华丽的sans陪你睡觉吧。”强行把papyrus的烟抽走,把他塞进我的床里,我也钻进被窝盖好了被子。

我刚刚躺下,就感到身后有一双有力的手臂搂进了我。

感受到身后骷髅的颤抖,我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臂“没事的,华丽的sans在这里呢,我保证你今晚不会再做噩梦了。”

“嗯。”身后传来闷闷的一声应答便陷入了安静。

所以……今天也不打算告诉我噩梦的内容吗?

我的兄弟,今天也向我隐瞒了什么。

不过我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个噩梦可能与我有关。

那么华丽的sans只要一直这么强大,papy应该也会放心了吧?

这么想着,我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今天的雪镇弥漫着异样的死寂,自从那个人类出现,所有的怪物都像是不见了踪影。

我没看漏她身上沾满的灰烬。

“嘿,人类。”压抑下内心的恐惧,我张开双手,走向了那个人类“我知道你可能做错了一些事……不过你依然有机会改正,华丽的sans相信你。”

人类孩子走近了我,我渐渐的看清她通透的红色眼眸和嘴角戏谑的笑容。

我强忍着恐惧稳住自己的脚步。

我是华丽的sans,我是强大的怪物!如果我不能证明这一点……papy就又要做噩梦了。

“来吧,让我们成为朋友吧。”

*Sans在宽恕你。

人类在我身前停在了脚步,我暗暗松了口气“我的新朋友,让我给你一个友好的抱抱吧。”

“呲——”人类的刀子并没有快到我看不清楚的程度,但是在这种距离下我没有躲开的可能……

可是我却活着。

“papyrus!”橙色的身影在我眼前倒下,明明是生命的终结,这个混蛋脸上却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人类砍完那刀,看也不看我一眼就走向了前方,像是将我……和我的兄弟当成了一个笑话。

“别伤心,兄弟。至少我的噩梦结束了。”

我狠狠的攥紧橙色的上衣,里面的人却不见了踪影。

“是啊,这是你噩梦的结束。是我噩梦的开始。”

而且,是永远不会完结的噩梦。

作为没有皮肤的骷髅,我第一次觉得雪镇是那么的冷。寒风吹走了灰烬,也向刀子一样刮着我的心。

下雪了……

 

黑夜悄悄的降临,我就那么呆坐在那里直到雪将眼前的橙色埋起。我打了一个激灵,连忙站起身将自己和那抹橙色从雪里带出。

“不能再待在这里了!那个人类……说不定会去伤害其他的怪物!”我知道我察觉得太晚了,但是也许我还能挽回些什么。这样想着,我向着地底的深处走去。

 

伴随着一路尘埃,我来到了金色的长廊。

“sans。”一只白色的小兽突然出现叫住了我,不知道为何,我觉得他有些熟悉“那个人类……很糟糕!她会杀了我们所有人的。”

提米明白事情已经失去了控制,原本他打算作壁上观,却突然发现自己也属于人类杀戮名单里的一份子。

那个橘黄色的混蛋,明明一直把他当作绊脚石一样的存在,当他不在的时候才感觉到他是多么可靠……啊啊啊!为什么留下来的是这个爱做梦的家伙?

提米的心里不知为何冒起了无名的怒火“不过真没想到,你竟然逃到了这里?”提米讽刺着眼前的骷髅,期望能看到对方恼火或恐惧的表情。

但是他失败了。

Sans笃定的看着提米“不,我不会逃走。我要去阻止那个人类。”

“哈,你能杀人?就凭你?”

“杀了她就可以阻止这一切吗?”

提米语塞,他当然知道答案是否定的,但他们还是要像白痴一样去阻止,哪怕希望早已不存在了。

“白痴,你会死在这里的……”

“当然不会,我会阻止人类的。”

“用你的善良和仁慈?!”

“别这么看着我,说不定它们会比杀戮来得有用的多。”

提米低下头,他终于明白眼前的怪物是个无可救药的白痴……可是只能依靠他了“我要去说服女王陛下吸收那六个人类灵魂,你能在这里挡住那个人类吗?”

“我知道了。我相信你,你也把这里交给我吧……快去找女王陛下!”

“你确定吗?”

“相信我,华丽的sans是无敌的。”

“祝你好运……”提米深深的看了sans一眼,离开了金色的长廊。

留在这里,就要直面最可怕的敌人……说不定被简单杀掉的家伙才比较幸福。

真是个白痴。

“不害怕……才是骗人的。”像是要为自己鼓劲儿一样,我把橘黄色的上衣紧紧的系在了脖子上,不存在气管的脖子被勒的生疼,但是现在的我却渴望这种感觉“好想逃走啊……”

脑海中名为“理智”的小人不断催促着自己逃离这里,不过我早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我不可能逃走,哪怕是为了papyrus。

我的兄弟,我要向你证明,我是最强大的。

THERE IS NO MORE NIGHTMARE!

评论(6)

热度(101)